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格局未变(求收推呀)

    正是关键时刻,这一声小元子吼的刘元心神慌乱。手一抖,差点把小册子掉在地上,还好是反应及时。

    “咦,你小子神神秘秘的藏啥呢?”

    本来有些着急的三叔,跨进大门之后,隐隐约约的看见刘元在看个什么东西,接着就藏了起来,顿时大为好奇。

    “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刘元打了个哈哈,说着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把正要走上前来瞅瞅的三叔用双手给拦了出去。

    “不对,别想骗你三叔,我看的真真的,你小子刚才是在看什么东西。”三叔摸着下颌说道,手中的白帆放到了一边。

    “哪有。”

    刘元刚说了两个字,三叔突然好笑的看着刘元说道:“你小子该不会是在看什么春宫图册吧,恩?藏着不好意思给三叔说呢。”

    三叔这么说着的时候,面上露出十分善解人意还略有几分猥琐的笑容。

    人才啊,他三叔真是个人才,居然这么快就连理由都给我想好了,刘元心里想着,面上装作尴尬的样子笑笑。

    顿时把三叔说的话给坐实了,只见三叔笑指着刘元说道:“啧,小元子也大了,是不是要三叔做主给你讨个媳妇啊。”

    闻言刘元顿时满头大汗,赶紧推着三叔在桌边桌下道:“再说再说,三叔你来是有什么事吗?”赶紧把这个话题给岔开了。

    “哎呀,你小子看个春宫图,差点把我思绪都打乱了,你三叔我来还真是有事。”三叔一拍手说道。

    “什么事儿,调戏小姑娘被发现了,想在侄儿这躲几天吗?”刘元调侃道。

    “嘿,你小子没大没小的,别闹,三叔我真有急事。”三叔连着说了两遍,神色也严肃起来。

    不等刘元继续调侃,他接着说道:“仓澜赌坊死了人你知道吧,心口都成了一个空洞,明显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手段。”

    “知道,林捕头还问我话了。”一听说起这事,刘元也坐直了身子严肃起来,他依然好奇自己三叔和林捕头之间的关系。

    “咦,问你干嘛,这事和你有啥关系,老林没难为你吧。”三叔神色一动问道。

    “没呢,因为死的人是隔壁米铺员外的儿子,所以问问,林捕头对我和客栈颇有照拂。”刘元实话实说道。

    “这样。”三叔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道:“我要说的也就是这事,最近你可小心一点,我算过了最近晴川县将有大事发生。”

    只可惜了解的情况太少,条件不够充足,他也只能是算的模模糊糊的,具体是什么人什么事,暂且算不出。

    如果可以与那个杀人的凶手打个照面,可能会算出更多的情况。三叔心里念叹道。

    这几日他在街上摆摊的时候,路人来来往往的,他看谁都不像是好人,入眼先给别人相个面再说,可把他给累坏了,收获却是甚微。

    原先晴川县里就他一个孤寡人士,自是本着无为而治,事不关己的心态,如今自己唯一的侄儿就在城内,他不得不小心。

    长这么大,刘元头一回听三叔如此郑重的说起自己算卦的内容,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过往,说不准刘元真还重视着,此时却是随口说道:“我就待在这客栈里哪儿也不去,放心吧出不了事的。”

    “待在客栈”三叔嘴里沉吟道,站起身来四处走动,手里掐算着嘴里嘀咕道:“待在客栈可也不一定安全呐。”

    说的话令刘元苦笑不得:“我说叔儿,您这是,能盼点儿好不,这客栈在父亲手里那么多年,不能我一接手就要出事吧。”

    然而三叔却是不理会,依旧十分专注的打量着,本来平静的神色,随着脚步挪动,一双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嘿,怪事,你这客栈的风水如今我怎的看不懂了”三叔喃喃自语。

    听的刘元暗自撇嘴,三叔你啥时候看懂过啊。

    “咦,真是怪事,你这客栈当初刚来我就看过啊,是个断水流,不聚财的格局,如今格局未变,可我以紫薇山的望气法观之,又明显的三星高照之相,凝聚着丝丝缕缕的财气,这说不通啊”

    三叔嘴上说着,双眉都拧成了麻花,就像是活这么大都没见过如此古怪的局面。

    刘元没学过什么相面算卦占卜星象,小时候跟在三叔屁股后面,老油子脸皮厚啥的学了不老少,对这些玩意儿不感兴趣。

    一来是不信这个,二来是不信他三叔会的这个,小时候就跟着三叔,对他有几斤几两是再了解不过,心头暗道,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似的。

    嘴里咳嗽两声道:“那啥三叔,你看的怎么样了?”

    “别吵吵。”三叔嘴上说着,走到了左边大堂一楼都看了一圈之后又走了回来:“我敢肯定,你小子这地方的格局完全没变过,可财气哪儿来的。”

    “不是,三叔,你这问我,我哪儿知道的,叔你是不是最近生意不好,手头有点紧了,就直说嘛,何必拐弯抹角的,说什么财不财气的。侄儿最近是赚了点钱,养你还是不成问题。”刘元笑笑说道。

    他想起小时候三叔给一家富人看风水的时候,好像就说过类似的话,最后那员外一高兴给了三叔一袋银子。

    “嘿,我说你这小子。”三叔苦笑一下,也是拿这侄儿没有办法,转而说道:“我去你后院看看。”

    “好好好,我领你去。”刘元起身就往后院走去。

    两人掀开帘子,走到后院,三叔一眼就看到了马厩里站着的驴,双目一亮道:“好生神俊的驴啊,有灵杏。”

    “那是,我花二两银子买的。”刘元洋洋得意。

    “二两?”三叔翻了个白眼不想多说,继续往里走在井口边站定。

    此时李兰心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个簸箕,里面装着包谷,一眼就看到一位身穿青白二色道袍,手持白帆的道士,眼睛一亮。

    “道长,你来的正好,咱们掌柜的最近像是中了邪,你给看看。”李兰心欢快的说道,还没忘了那日在厨房外和郑东西商量的事情了。

    “去去去,别闹,这我三叔。”刘元没好气的说道。

    “中邪?不可能,他面相我早就看过了。”三叔失笑摇头,转过身来双目定睛在刘元脸上一瞅,吧嗒一声手中白帆落地,大惊失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