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角落

    站在雷小小房间门外,刘元如临大敌,整个客栈都收拾完了,就连李兰心的屋都没放过,独独剩此一间。

    那吊坠上所说的异常,十之八九就要应在这屋子里了,如果真是如此,雷小小危矣,可不敢再耽搁了。

    相较刘元,郑东西就要显得轻松多了,他完全把今晚上这一切当成了闹剧,是自家掌柜的又犯病了。

    轻轻侧耳,贴在了门框上,刘元细细听着门后的动静,静悄悄的什么也听不到。

    双手在门框上拍了一下,门从里面插上了,没能推开。

    又加了点劲,闹出的这个动静倒是将正在熟睡中的雷小小给惊醒了。

    “谁?!”雷小小躺在床上,双目一睁往向门口的方向,右手已经伸到了枕头下摸到了匕首。

    听见雷小小的声音,刘元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没有出现最坏的情况,却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什么借口入内。

    “是我,掌柜的。”刘元轻声说道。

    “呼,掌柜的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来敲我门干嘛呢?”雷小小有些生气,一双眼还迷迷糊糊的,嘟嘴说道,她这副样子刘元却是看不见的。

    “那个,东西忘在这屋里了,你开开我拿下。”时间太短,刘元只想到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这话听在郑东西的耳朵里,他却是一脸便秘的表情,让他再次没想通当初爹妈怎么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什么破东西明儿再拿吧,我要睡了。”雷小小没好气的说道。

    “”郑东西再次一脸难受。

    “不是,东西很重要,十万火急。”刘元开口又道,然而这次门内没声音了,也不知雷小小是又睡下了还是怎么的。

    想了想,看来还是只能直说了,刘元一拍门道:“那夜的毛贼,很有可能就躲在你屋里了。”

    话语刚落,雷小小刚合上的眼眸又睁开了,这次是彻底醒了,坐起身来,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后,门砰的一下开了。

    只见雷小小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后,略带起床气的说道:“你最好不是抱着别的什么目的,而且真的从我屋子找出来什么。”

    “呵呵。”这他哪里敢保证的了,刘元呵呵傻笑两声也不回答,提上扫帚就往屋里走去。

    室内昏黄黑暗,在郑东西和雷小小两人的注视下,刘元把蜡烛给点燃了。

    室内瞬间亮堂了起来,屋子里的东西一览无余,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不过是两个大柜子。

    此时也不管他们怎么看了,刘元自顾自的打扫起来,两人坐在桌边,就这样看着他。

    “我说掌柜的,你到底是来搜贼的还是干嘛的?”雷小小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好笑的问道,此时瞌睡也没了。

    “顺便,顺便收拾了嘛。”刘元随口说着,当他将所有都收拾完了之后,这才站到了那个竖着靠在墙边的大衣柜前。

    雷小小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坐的无聊,走上前去,将衣柜突的一下拉开,“来来来,你看看这里面有人吗?”雷小小自知自己就算是武功低微,也不至于屋内藏了个贼也不知道吧。

    对于雷小小说些什么,刘元就当做没听见,只是双目往里看去,就见宽敞的衣柜内空空如也连件衣服也没有。

    “咋样,有吗?”

    刘元略显尴尬的笑笑:“我这不也是为了安全嘛。”

    “让你死心好了,来,这里不还有一个。”雷小小说着走到一旁窗台下的桌边,还有个稍小一点的柜子,伸手一拉,也不去看身后,而是看着刘元说道:“你瞅瞅,有吗?”

    谁知她这句话刚说完,就见刘元与郑东西两人神色同时一变,有震惊有疑惑。

    刘元快步走上前来,郑东西紧随其后,两人把雷小小挤到一边,就见柜子内依旧是空空的。

    然而就在左边往里的角落位置,有两滴干掉的血液,若不是眼利绝对看不出来,这个颜色和木柜的颜色相差仿佛。

    此时雷小小也发觉不对劲了,跟着往里看去,神色凝重:“掌柜的,你这客栈内的稀奇古怪不少啊。”说完才感到后怕。

    虽然那两滴血液明显是干了一天以上的,但至少证明这柜子里曾经是躲着一个人的。

    刘元弯腰爬进柜子里,用抹布在血迹上一抹,轻轻嗅了嗅,的确是人血无疑,不是什么昆虫血。

    “你那晚将这毛贼打伤了?”雷小小看着刘元的眼睛,疑惑问道。

    “应该吧。”刘元自己也不确定的说道,脑子里回忆起那晚上的情况,依稀记得自己是一脚踢断了桌子腿,难道是四散纷飞的木屑扎伤了那人?

    也不应该啊,那夜他清楚的记得那人从屋子里跑出去后,是往楼下的方向去的啊。

    那么如果这血迹不是那晚的毛贼留下的话,又是谁呢,谁曾经在这柜子里躲着,刘元想到这儿悚然一惊。

    按吊坠精英级任务的描述,自己这客栈到底有多少异常啊,还有那晚上在井口边,刘窜风的嘶鸣,刘元感到一阵头大。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刘元将整座客栈每个角落都不放过的清扫过一遍了,除了在这最后的柜子里发现了斑驳的血迹以外,其余地方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他***,这些都是人是鬼啊!真不愧是精英级任务啊,刘元捏了捏眉心,心里哀呼。

    “什么叫应该吧?”雷小小说着又道:“你自己那晚上和毛贼都交上手了,你不知道。”

    “那晚情况突发,室内又没烛光,我没看清。”刘元轻声说道。

    两人在这争论着,郑东西一直没有说话,神色比先前跟着刘元进来的时候要凝重许多。

    想不明白,刘元心头有太多的疑问。

    将最后一个柜子擦拭了一遍之后,准确的感受到了胸前的吊坠震动了一下,知道是基础级的任务完成了。

    “罢了,明儿清晨再说吧。”刘元挥了挥手,临出门的时候又说道:“:“是否还要在我这店里继续住下去,你好好考虑下吧。”

    现在的情况,即使是他这个客栈的主人也觉得有些不可控了。

    要命的是,‘土’法酿制的时间到了,这会儿他还得去后院把那个水果罐给挖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