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最后的三楼

    “鸡鸣山!”刘元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看到众人都这样看着自己,才回过神来自己反应过激了。

    “怎么?”雷小小疑惑问道。

    “啊,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会是在晴川县附近的鸡鸣山。”刘元定了定神,摇头说道。

    唯有心里苦笑不已,我的个乖乖啊,被吊坠给坑苦了,两颗半星的试炼任务,就难到这种程度了吗,要了命了真是。

    雷小小不疑有他,嘴上还是继续说道:“按理来说,应该就是鸡鸣山附近了,可能明儿还得去找县令大人,调齐城中守备军查探一番。”

    凡大魏王朝的县城,军政几乎都由县令大人一手把握,除三班衙役之外,还有城中常驻的守军。

    不过非紧急情况下,不得擅自调兵,需向上峰也就是郡城请示,你是要剿匪还是干嘛什么的。

    因此一县之地的守军不是轻易就可以调动的,雷小小有这个把握说出这句话,想来那批从京城离开的货物必定十分重要,不止是干系到万安镖局的声誉,定然还与朝廷有关。

    如果可以的话,刘元倒是很想抓住这个机会,跟着县衙的人一起去看看,毕竟关系到那个试炼任务。

    如果独自一人前去,无疑又多了几分危险,只可惜客栈内的异常情况不解决掉,他脱不开身,那个愁啊。

    所幸一来二去的县令大人请示调令也还要几日时间,希望就这几日的时间内,能将基础和精英级的两个任务都完成了。

    刚从外面回来的郑东西,在看见屋内长桌上躺着的人的时候,他酒就醒的差不多了。

    此时听到了现在,他也明白了个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掌柜的在想什么,但是他还是很佩服掌柜的勇气。

    像这样的事情,明摆着是个大麻烦,都敢往自家客栈揽,郑东西心里想着,还暗搓搓的投过去一个佩服的眼神。

    他不知道的是,刘元是有苦难言啊,要不是后来听到雷小小嘴里的鸡鸣山几个字,他早就想把自己往外摘了。

    刘元正在心里权衡着利弊,却听雷小小继续说道:“今后几天可能还少不了麻烦你们,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雷小小。”

    “刘元”刘元回过神来,之后郑东西与李兰心二人也相互说了姓名,最后才听她哥哥不情不愿的说了句:“雷青锋。”

    显然他不是很想和刘元等人扯上什么联系,从骨子里看不起眼前这几位。

    又闲话了两句,相互了解一下,雷小小实在眼皮也睁不开了上楼去打算睡下了。

    “正好我三楼也还要收拾点东西。”刘元作势起身就往上走,同时还没忘了扭头对着郑东西说上一句:“东西你上来,我有话对你说。”

    说罢郑东西疑惑的起身跟上,本来雷青锋还有些奇怪,但看那刘元把自家伙计也叫上了,想来是有话想单独聊聊也便不去理会。

    雷小小抱着同样的想法,眨着眼扶着楼梯往三楼走去,走到二楼的时候,刘元没忘了带上白抹布顺便拿了个扫帚。

    现在只剩下三楼了,说实话不害怕是假的,所以刘元把郑东西也给叫上了。

    好歹是神偷门的人,警惕心总要强一些吧,真遇到事也能帮上自己一把。

    之前的一通忙活,外边已是深夜了,刘元估摸着得是三更天了。

    当两人走上三楼的时候,空空荡荡的长廊上已经没了雷小小的身影,两边的屋门都是紧闭,想来已经睡下了。

    跟在掌柜的身后,郑东西实在奇怪,自家掌柜的拿上这些个玩意儿上来干嘛来了。

    正打算开口询问,刘元突然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神情凝重的说道:“东西,那晚上的毛贼你可还记得吧?”

    夜色下只有头前的窗户透进一点月光,掌柜的又神神秘秘的,让郑东西颇觉几分恐怖,眼神闪烁嘴里喃喃道:“记记得吧。”

    “现在你家掌柜的就要把这个毛贼给找出来,其余地方都看了,如今就剩下三楼了,你一会可小心着点。”刘元说完就背过身往前走去。

    留下身后的郑东西一脸懵逼,他仍旧不知道掌柜的来抓贼手里拿着抹布扫帚的要干嘛,武器吗?所以他感觉掌柜的没说实话,且跟着看看他到底是要干嘛。

    先是走到了头里,最左边的那间仓库房,刘元拿起门上的锁头看了看,发现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依旧完好,小声对郑东西嘀咕一句:“恩,没坏,应该没来过。”便放下不去管它。

    在客栈这么久了,郑东西还不知这里有间房子是有锁的,身为神偷门人他下意识的就心头一动。

    跟着也上前去把锁头拿在手上看了一眼,以一个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他认同了刘元的判断。

    当然郑东西主要其实不是想看锁是不是完好,而是想看看这锁换了他来该怎么不露痕迹的打开,这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郑东西琢磨透了后,转过身来才发现长廊上已经没了掌柜的人影。

    往前几步走,正看见一间打开的屋子里,掌柜的屁股对着自己扭啊扭的,手里拿着抹布在擦桌子!

    惊了,郑东西想不明白,难道掌柜的大晚上不睡觉,说是抓贼,其实就是为了上来打扫下卫生?这是什么怪癖吗。

    早料到郑东西会奇怪,所以刘元也故意不去看身后,一间屋子收拾完又继续下一间,面上一脸淡然又神秘,就当没看见郑东西奇奇怪怪的眼神,以期保持住自己身为掌柜的威严。

    此时郑东西的心里,已经将给掌柜的找个大夫的事情放在了心上,不然就听上次兰心说的,去找个和尚道士来给掌柜的驱驱邪也行。

    一间间的屋子收拾过去,虽然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但刘元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总觉得下一刻就有神秘人突然跳出来,心里那根弦一直紧绷着,可当所有房间都收拾完了后,连每个角落都没放过,依旧没有那人的影子。

    “不对啊,这贼藏哪儿去了。”

    听见刘元的嘀咕声,郑东西随意的指了指前边说道:“掌柜的,你这间屋子还没看过呢。”

    顺着郑东西手指方向看去,刘元心头再次一紧,那是雷小小睡的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