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还不回来

    “唉,东西你去哪儿啊?”李兰心赶紧上前几步问道,却看见郑东西已经跑远了。

    偌大一个大堂只剩下李兰心一人,顿觉空空荡荡。

    当初在官道上,郑东西本来想拦个马,谁知道那人真是虎啊,直接就撞了上来。

    起身一看发现居然还是头驴,顺手就把骑驴人的银票给偷了,这人也就是后来的掌柜的。

    来了晴川县之后,打算把银票给挂出去,挂高利贷。

    挂银子哪里最好出手,自然是赌坊了。

    身为神偷门的弟子,这些略带黑色的活儿,他都是门儿清。

    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一家地下赌坊,那赌坊叫——仓澜赌坊。

    当时他还记得自己是找了个中间人,名叫王文山的大汉,身高七尺左右,有一双精壮的胳膊,一看就知是此中老手。

    今儿就该是他收银子的日子了,听说赌坊出了人命,还不知自己银子怎么样了,这可不就急匆匆的出来了嘛。

    却说楼上刘元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一手抹布一手扫帚,动作极快。

    这青天白日的,想来那人不可能此时冒出来,换作晚上刘元还得警惕着背后。

    其实直到现在刘元也没有想明白,那人在客栈里的动机是啥。

    为何那天晚上别的都不动,独独要对自己出手。

    摇了摇头擦完手边这张桌子,刘元又往下一间屋子走去,路上顺带着把长廊也给清理干净了。

    那些年一个人住的时候,刘元也没少做这些事情。

    自父亲没了消息之后,他在元御阁内也没什么朋友。

    关键他实力又差,阁内谁不知道他是天生绝脉的人,修不出来内力。

    所以一般大点的事情也不会通知他,渐渐的差不多也算是被孤立了。

    要不是在元御阁内当差领的俸禄不少,可能刘元自己早就辞了不干了。

    在屋内正埋头擦着床边呢,耳朵一动,听见了脚步声,霍然站起身来:“谁?”

    嘴上说着右拳已做好了准备,险些一拳打了出去,才看见来人是李兰心。

    “我的天呐,掌柜的你这是要杀自家伙计呢。”李兰心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拳头,一脸夸张表情的说道。

    “呵呵,误会,你好端端的也不说话,悄悄从别人背后接近干嘛?”刘元笑笑说道。

    知道是自己有点惊弓之鸟了,以那人走路无声的能力,如此清晰的脚步声显然不会是那人。

    “我这不是上来看看,掌柜的你需不需要帮忙呐?”李兰心说道,其实是她一个人在下面待的实在无聊。

    “不用,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刘元埋头继续擦着。

    任务上就是让他一人收拾,怎么可能让别人帮忙。

    “好心当做驴肝肺。”李兰心嘟囔一句。

    “有机会还不去歇着,放心吧以后都有的你忙。”刘元又走到一旁的大衣柜边。

    李兰心丝毫不改自己的兴致,又追上来站到刘元背后,一张可爱的小圆脸从刘元肩头后伸出来问道:“掌柜的,你是不是出去了一趟,看到死尸之后给吓傻了?”

    说完还用手摸了摸刘元额头,她这大咧咧毫无顾忌的样子,倒的确一点也不像大家闺秀,更像是江湖儿女。

    “去去去。”刘元一扭头没好气的说道,接着又指着衣柜里面说道:“你看看这儿这儿还有那儿,都是你擦的?擦的什么鬼……”

    话还没说完,李兰心一阵头大,赶紧道:“好好好,我走。”语罢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二楼的所有房间都收拾了一遍,刘元往外走去,还没忘了掏出吊坠看了一眼。

    那个基础任务的进度条已经显示过一小半了,想来这个任务本身标准也比较低,毕竟基础级。

    有些失望的是,整个二楼都收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异常。

    当然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已经排除了一部分了。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刘元一手拿抹布,一手提扫帚。

    一边擦扶手一边扫楼梯,展现了他高超的技艺。

    “好,好啊。”李兰心坐在长桌边啃着黄瓜拍手叫好,就差没丢几个铜板给刘元打赏了。

    “别闹,你咋就闲着了,咦,对了,东西他人呢?”刘元四下一望,发现空荡荡的。

    “人走了,还让我跟你说一声,他很快就回来。”李兰心啃完手里最后一点黄瓜,擦了下手说道。

    “哦?走多久了。”刘元好奇这小子出去干嘛。

    “唔……”李兰心眼皮往上一番,在心里估算着说道:“大约半个多时辰吧。”

    “你是傻呢,这都半个多时辰了,还很快回来。”刘元伸手在李兰心额头弹了一下道。

    接着坐了下来,捏了捏自己眉心,刘元心里想着这小子该不会是要跑吧。

    应该不会,他这个月的工钱还没拿呢,刘元摇了摇头索杏不再去想。

    自己还是赶紧打扫完吧,想着刘元提起扫帚站了起来开始扫大堂。

    “掌柜的,你还扫呢,歇会儿啊。”李兰心有些担忧的说道,总觉得掌柜的可能脑子有点问题了,刘元不理会,只顾劲劲儿的打扫自己的。

    刘元没猜错,整个下午客栈都没有一个客人来,中间的时候,楼上的兄妹两又出去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刘元只剩下三楼的房间没有打扫了。

    其余地方全部清扫完毕,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和人影。

    基础级任务的进度条,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小段。

    此时站在一层大堂的楼梯口,抬头往上看着三楼方向,刘元咕咚一下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

    吊坠上所说的异常,不管是人是鬼,都极有可能着落在这三楼上了。

    先缓一缓,刘元拉过椅子坐下,看着李兰心说道:“郑东西还没回来吗?”

    “没有。”李兰心摇了摇头,又有些担忧的道:“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不会的。”刘元轻声说道,身为神偷门弟子真遇到事了,打不过难道还跑不掉吗。

    心里决定等郑东西回来后再清理三楼,多个人多点底气。

    而这一等啊,就等到了夜色全黑,往日这会儿客栈已经快关门了。

    刘元坐在大堂内,正对着门前的长街,李兰心坐在一侧。

    接近子时的时候,门前黑漆漆的一片中,模模糊糊的闯进来一个人影。

    速度极快的就到了近前,扑的一下摔倒在了客栈的门槛前。

    只见倒地之人右手抓着门槛,又无力垂下,一根根的手指滑落,在门槛上留下道道鲜红的血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