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吊坠震动

    什么样的状况林捕头都想过了,独独没有想到张员外不过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直接晕了过去。

    两人措手不及,眼看着张员外就软倒在了地上。

    林捕头连忙走上前去,将张员外半个身子从地上扶了起来,掐人中什么的好一顿忙活。

    而刘元却因为好奇,往前走了几步,伸手一撩门帘,看见了那触目惊心的一幕。

    早上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此时就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看着张士佳两颗圆瞪的眼珠子,刘元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嘴里轻叹一声,缓缓将门帘放了下来,却也恰巧是此时,一直挂在脖子上,很久没动静的吊坠竟然震动了一下。

    刘元心头一动,却不知是原何如此。

    “小刘,小刘……”由于想着吊坠的事,林捕头一连喊了几声,刘元才反应过来道:“啊,在呢。”

    “是被吓着了吧,莫说是你,就连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捕头,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林捕头理所当然的,以为刘元是被刚才的场景吓着了而愣神。

    “啊,是呢。”刘元拍了拍胸口说道,心里一时间感慨良多。

    正如张员外说的那般,张士佳再如何不堪,再如何败家喜好赌博,那也是他的儿子。

    推己及人,刘元能理解张员外的心情。

    好一会儿之后,张员外悠悠的醒转过来,徐徐掀开眼皮,那是一双空洞无神的眸子。

    喉头哽咽了一下,张员外看着林捕头说道:“但凡有了一点凶手的消息,求大人都务必要告诉我,我愿倾尽所有,悬赏此僚!”

    话到最后张员外竟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右手死死的攥住林捕头的衣领。

    说完这句话后,脑袋一仰,在林捕头的手臂里又晕了过去。

    米铺张员外的生意做的不算小,不然也不会让张士佳如此败家都还没败完。

    而在张士佳八岁的时候,其母亲便去世了,一直是爷俩相依为命。

    所以张员外也比较惯他这个儿子,才造成了如今混名为张牙儿的人。

    林捕头没有将张员外再次弄醒,而是将其抱到一边躺下休息。

    站起身来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后,看着刘元说了上面这一番话。

    “昨儿大小姐给县令大人来了一封信,之后就让我来带这孩子先当个捕快干着。”

    “今天就准备过来的,刚走在路上,却是听到这样一个消息,世事无常啊。”林捕头叹息着,一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坐吧。”

    林捕头说的话刘元如何不知,这给张士佳找个事做,还是他给大小姐提及的。

    “你最后一次见张士佳是什么时候?”林捕头将之前的问题再次问道。

    这时候那些捕快该登记该记录的东西都弄完了,又进来几个人,抬着担架白布把尸体带了出去,。

    死者入土为安,先放进停尸房,等张员外醒来之后,就准备给死者下葬了。

    “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就是今天早上,大概巳时。”刘元回忆着早上的情景说道。

    之后林捕头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题,刘元一一回答。

    待全部问完后,刘元又详细叙述了一番自己早上听到的,张士佳父子两争吵的内容。

    虽然以他看来这几句话没什么用,但还是说了出来。

    “好了,小刘你回去吧,最近注意把门窗关好,小心谨慎,以防凶手再次作案。”

    正事问完了,林捕头脸上恢复了几分淡淡的笑容,提醒道。

    “再次?”刘元疑惑出声。

    “是的,经过衙门仵作验尸后得出的结论,那碗大一个洞开的伤口,非一般人所能办到,必定是习练武艺且身具内力的高手。”

    林捕头说完又道:“以张士佳的成长轨迹来看,不像是能招惹得罪这样的人物,所以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凶手很有可能再次出手,至于动机暂时不明。”

    这几句话全都说到了点上,刘元没想到小小一个县城的捕头有这样的能力。

    正因为如此,刘元也更加疑惑,这样的林捕头是怎么和自己的三叔关系不错的。

    林捕头明显不像是,能轻易被骗的人啊。

    疑惑存在心底,刘元嘴上应道:“恩,我会小心的。”

    “好了,那就到这儿,之后还有什么情况要了解,我还会来找你的。”

    “有的忙了,城内要戒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林捕头说完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刘元跟着起身,知道林捕头嘴里的一波未平是指的那位七星洞的高手。

    而以那人在京城内杀死三位高手,最后还能成功逃脱的本事来看,这般粗略的手段,明显不像那人的风格。

    所以刘元也没问,就在心里断定了二者不会是同一人。

    林捕头对一旁的捕快交待了张员外醒来如何如何的事情后,继续朝外走去。

    刘元跟在身后往外走,路过头前一张桌子的时候,见那捕快还在审问那精壮大汉。

    只听大汉说道:“时间极短,最多半柱香的时间,我就跟着追了出去,之后就看见张牙儿死在了帘后……”

    原来这位就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刘元心里暗道。

    通过分析此人嘴里的话,更加证实了林捕头说的凶手非一般人。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完人,最后还能跑的踪迹全无,必不一般。

    当然混乱的赌坊环境,也利于他脱身。

    “记录拿来我看看。”林捕头顺手拿起了桌上的纸张,看了起来。

    刘元不再好奇,径直的走了出去,断案这种事情留给衙门就好了,他已经不是元御阁的人了。

    此时他最想知道的是吊坠为什么震动,一路上急匆匆的往客栈走去。

    原路返回,没多久就站在了客栈门口,看到大门口还挂上了打烊的牌子,顺手取了下来,生意还是要做的不是。

    踏步走进客栈,简单的和李兰心郑东西两人说了几句,便哒哒哒的匆匆上楼,回了掌柜屋,顺手关门。

    掏出吊坠,定睛一看,发现任务栏在发光,想来是就是因为这个吊坠才震动的。

    直接点了开来,只见一行金色的大字写道:触发试炼任务——鸡鸣山,任务难度两颗半星,已被动接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