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仓澜赌坊

    “逆子啊,真是逆子,我张鸿图怎么就养了他这么个儿子。”

    刘元推开门板,走了进去,几句话听得越加清晰。

    屋内眼前是一条长道,左边堆了高高的米堆,右边是个柜台。

    柜台上一片凌乱,见过几面的张员外此时正站在柜台前。

    捶胸顿足的模样,丝毫看不到那日在客栈里的精气神,弓腰爬背的仿佛老了十岁。

    “张员外。”刘元打了声招呼,将其从愤怒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后者抬起头来,刘元才看见张员外眼睛都肿了,不是哭肿的肿,是被打肿了。

    “啊呀,刘掌柜的,怎么今儿有空来我店里了。”张员外强颜欢笑上前两步。

    不知是不是牵动了眼角的伤势,疼得咧了咧嘴角。

    “你这伤……”刘元没有急着说事,而是伸手指着张员外的眼圈说道。

    “唉,让您见笑了,家门不幸呐,不去说那逆子,刘掌柜的来可是有什么事吗?”张员外明显不想多说儿子的事,三言两句揭过。

    “哦,客栈没米了,来买点米回去。”刘元轻声说道。

    “原来是这事,小事,要多少斤我给你装。”说着张员外拿起一个布袋,走去米堆边。

    “来五十斤的吧。”刘元说道,从怀里掏出一钱银子递了过去。

    接过米后刘元往屋门外走去,临到门槛前的时候,刘元又扭头看着张员外说道:“那个张大哥您上次交待的事情,我给李大小姐说了,她给县令大人去了一封信,想来就快落实了,就看您看看这,还需要吗?”

    说到最后刘元多了几分迟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需要需要,那小兔崽子就等他去衙门口多磨练几天,杏子就整顺了。”

    一听是个大喜事,张员外忙不迭的点头,更是走上去双手握住刘元的左手亲切的道:“刘掌柜的大恩于我,感激不尽。”

    “没有没有,张大哥您言重了。”刘元笑笑,“好了,我这就回去了,张大哥留步,回见。”

    手里提着米袋子,走在回去的路上,刘元心头想着这事也不知做的对还是不对。

    以张员外儿子的杏格,即使去了衙门口也多半不会被磨练好脾杏,反而更可能变本加厉。

    到时候借着衙门的关系作威作福,可就起了反作用了。

    “掌柜的快来啊,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李兰心说着迎上前来,郑东西顺手从刘元手里接过米袋。

    此时刘元才往店里看去,好家伙来了不少人,足足有八个,除了前几天的熟面孔,王大善人雷家兄妹外,又来了好几位新客。

    “他们坐了有一会了,就等着您做菜呢。”李兰心兴致颇高。

    客人来的多刘元自然是高兴的,可一天三份的规矩不能坏。

    于是走上前去,向着四周拱手作揖说道:“诸位想必都是为了咱们客栈的头牌,七香水煮鱼来的……”

    这话雷青锋听得暗自好笑,觉得怎么这么像怡红楼的老鸨站在舞台前,嬉笑着说什么诸位恩客都是为了头牌鱼儿姑娘来的。

    想着就笑出了声来,引得雷小小差异的看着自己哥哥,雷青锋忙轻咳两声正襟危坐。

    没功夫理会雷青锋笑的什么,刘元继续说道:“既是如此,想必大家也知道,但咱们天下第一客栈有个规矩,七香水煮鱼一天只卖三份。”说罢还竖起三根手指。

    闻言众人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这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

    然而七香水煮鱼只有天下第一客栈有,他们想不遵守都不行。

    看见几人都点了点头,刘元这才接着说道:“好了,很荣幸得到大家的喜欢,那么咱们就按顺序来,谁先来的先吃,公平。”

    最后商量完了,雷家兄妹两一份,王大善人一份,然后还有位新的客人一份。

    刘元自去后厨忙活,郑东西挨个添茶递水自不必说。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一个个的托盘从后厨被端了出来。

    依旧是昨日那般勾魂的香味,即使王大善人已经吃了数次,还是不腻。

    更何况是雷家兄妹两,当木盖揭开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咕咚咽了下口水。

    整个大堂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听得吃饭的声音。

    其实每到这个时候,真正苦了郑东西和李兰心两人,只能闻着味又没得吃。

    本着眼不见为净,李兰心躲到后院去了,可那味道还是如丝如缕的飘了进来。

    “我忍不了了!”李兰心说着就走进了厨房。

    东翻西找的,竟然真还让她找到几个馒头,就着七香水煮鱼的汤,也是吃的香甜。

    吃着吃着李兰心却是柳眉微蹙,停下了往嘴里塞馒头的动作。

    她凝神静听,竟然听见了咽口水的声音,吃惊不小。

    而那声音又很快消失,李大小姐一颗心跳的咚咚咚的,寻着刚才的声,缓步在厨房里找了起来。

    ……

    仓澜赌坊乃是晴川县最大的地下赌场,日夜都吸引着无所赌客,在这里一掷千金。

    有人一夜倾家荡产,有人一夜暴富,出门就被抢,却仍旧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

    “吃喝嫖赌四门,吃喝嫖那都是出,唯我赌博有来回……”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开开开……大大大……小小小……”

    一个个赤膊大汉,吼的是热火朝天。

    “娘西皮的,又输了。”一男子额头满是汗水,一双眼睛通红,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说道。

    仔细看去,正是米铺张员外的忤逆子。

    “张牙儿,你小子可别跑。”一个壮汉指着躲躲闪闪的张员外儿子大声说道,声如洪钟,盖过了周围的吵闹声。

    张牙儿乃是他的混名,张员外儿子本名张士佳。

    “跑?我跑了是你儿子,老子去方便一下。”张士佳说完又指着赌桌:“瞧见没,爷爷银子全压在那儿了,压的豹子,等爷爷我回来就是一座银山!”

    张士佳的话语引的众人哄堂大笑,不屑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谁不知道张牙儿十赌九输,更合论是豹子。

    没过半柱香的功夫,起先那个壮汉不放心,还是怕张牙儿跑了,踏步跟了上去。

    推推搡搡的走过几个赌桌,右手一掀门帘,一具死尸赫然眼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