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脚印形状

    仔细看去,四个人的眼神其实又各不一样。

    雷家兄妹俩的眼神里是惊疑,因为刚才那巨大的动静。

    而李大小姐眼神里疑惑还带着玩味,隐隐的还有几分兴奋,心头暗道掌柜的终于要露出马脚了吗。

    再去看郑东西,便是睡眼惺忪,完全是一个睡的正香却被人吵醒的神态。

    而且这个人还不是第一次了,已经连着吵醒他好几个晚上了,可知这怨念多大。

    功亏一篑,真的是功亏一篑,眼看着就要将那人逼至月光附近,却在最后关头惊跑了他。

    还是实力不够啊,刘元此时才醒觉右腿的疼痛,托着受伤后兀自颤抖的右腿,在长桌前的罗圈椅里坐了下来。

    身子往后一仰,长出一口气说道:“东西,你警惕杏向来很高,刚才可有看见什么可疑人下来?”

    此时也反应过来是出了事了,郑东西一脸严肃,皱着眉头仔细思索后说道:“没有。”摇了摇头。

    想来也是,刘元本来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因为以郑东西的能力若是能发现,早该发现了。

    毕竟是吊坠上的精英级任务,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只可惜那人这次好不容易现了身形,下一次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刘元摇头皱眉想着自己的事情,楼上几位走下楼来。

    雷青锋眉头一挑,看着刘元问道:“掌柜的,你就不打算对你的客人们解释些什么吗?”

    “哦,进来了一个小毛贼,已经被打跑了,放心小事而已。”刘元对雷家兄妹微微一笑,状若轻松的说道。

    “我现在觉得我们在你的店里住,一点也不安全,是不是该给我们点补偿?”雷小小笑眯眯的看着刘元说道,像只小狐狸一样。

    “好好好,这样吧,今天中午的七香水煮鱼给你们留到最后,并且免费可好。”刘元哭笑不得的看着雷小小说道。

    确实是自己的客栈出了问题,这也是应该的。

    如果能用一道菜就解决这个问题,让他们不会出去说自家客栈的坏话,简直再好不过了。

    眼看着客栈刚有点起色,可再经不起什么打击了。

    “成交!”雷小小很满意这个补偿。

    经过这一番热闹,此时已是寅时,雷家两兄妹打着哈欠又走了回去。

    “掌柜的您忙,我也上去继续睡了。”李兰心也是好几天没睡好了,眼圈都还是黑的。

    “恩,行,你去吧。”刘元点了点头,在李兰心上楼后又道:“对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把门锁严实了。”

    想到那隐藏在客栈里的人,也就和自己半斤八两,刘元也不是太担心。

    所以没有大动干戈,只是简单的提醒了一下。

    然而这句话听在李兰心的耳朵里,却是误会了。

    掌柜的发现了我这几天的小动作,这是在恐吓我吗?李兰心想着嘴上却说道:“放心吧,没事的,本姑娘那也是练过的。”

    说罢上楼而去,整个大堂内一点烛火闪烁,嘀嗒嘀嗒的烛油在桌面上凝成了一摊。

    整个大堂内只剩下郑东西与刘元两人,郑东西指着掌柜的腿,担心道:“掌柜的你腿没事吧。”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刘元摇了摇头,看着郑东西轻声说道:“你要也小心一点,客栈里来了毛贼,也不知躲到了哪儿去。”

    说完又有些好笑,当着神偷门弟子的面说来了毛贼,怎么觉得那毛贼有些班门弄斧的味道。

    刚刚想到这儿,刘元却是神情一动,心里一突,不对啊!

    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轻身功夫竟然能瞒过神偷门的弟子,不一般,此人绝对不一般。

    “恩,掌柜的你去睡吧,我会小心的。”东西说着转身往自己用两张桌拼起来的床边走去。

    “东西,你在这桌上睡得习惯吗,那后院的房屋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去后院住吧。”刘元想想说道。

    “没事,这躺的还挺舒服的,再说我身为跑堂,这里离门又近,晚上方便。”郑东西笑笑拒绝了。

    “也好。”刘元点了点头,以郑东西的警惕杏,他还是不担心的。

    闲话说过,两人互道晚安,刘元吹灭了蜡烛,托着受伤的右腿上楼而去。

    一两个时辰之后,天光放亮,刘元打着哈欠走出屋子。

    先去了二楼昨夜出事的那个屋子,想再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发现门竟是打开的,走进一瞧,屋内李大小姐拿着扫帚正在收拾残狱呢。

    “等等!别动。”刘元赶紧说道,没发现这大小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勤快了。

    “我来我来。”刘元走上前去,从李兰心手里抢过了扫帚,“你去楼下收拾吧,这里我来。”推着李兰心后背出了门,又砰的一声,顺手关上了。

    看着关上的大门,李兰心还一愣,眨了眨眼,撅着嘴想到掌柜的定是怕我发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到李兰心下楼的动静,刘元这才趴了下来,仔细检查着地面,看昨晚那人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从门口看到了床边,最后在那张倒下的桌子边,刘元眼神一凝。

    从一对破碎的木渣子里,踩过的痕迹上,勉强能够辨别出那人鞋底的大小。

    从形状来看,绝对是一个男人的脚,所以就不会是李兰心破坏了现场,这也算是一个线索吧。

    那些年待在元御阁里,虽说武功稀松平常,这些本事倒是学了不少。

    将屋子全部收拾干净后,刘元这才走下楼去。

    “掌柜的,没米了。”迎面看到郑东西从后院走了出来说道。

    “哦,米铺也近就在隔壁,正好我要和张员外说点事,我去买就行了。”刘元说完从柜台上拿了银子,就出门而去。

    刚走出客栈,来到了客栈廊下的转角处,就听见隔壁米铺传来的争吵声。

    “老东西,你说的什么混话,谁他娘的要你多管闲事了,老子才不去衙门里做事……”

    “忤逆,忤逆啊……”

    “少废话,老东西快把钱拿来吧你。”

    刚听到这,刘元也走到了米铺门口。

    就看见一个不高偏瘦的男子,一脸狠相的推门而出,手里攥着个钱袋子,险些撞个满怀。

    与刘元擦身而过,看着男子的背影扬长而去。

    依稀还能听见米铺里的哀呼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