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是人是鬼

    既然要求是客栈的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所以自己那间掌柜的屋子,刘元已经打扫过一遍了。

    然后才推开屋门,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为了不惊动那两位,这也是刘元将两兄妹安排在三楼住宿的原因。

    想到那个精英级的任务,还不知今晚要遇到什么,刘元心里其实是有些担忧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管他的,刘元将白色抹布往肩头上一搭,悄无声息的走出门去。

    左右两边一望,静悄悄的,吱呀一声将门给轻轻合上。

    他的掌柜房在二楼靠近楼梯口的第一间,此时往二楼最里面走去,打扫从二楼开始。

    即使刘元已经放轻了脚步,在这寂静的夜里,踩在木地板上还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

    走在自家店里,怎么感觉自己像做贼一样,刘元心里苦笑一下想到。

    已然走到了二楼的尽头,左边是两扇薄窗,闭的严严实实的,隐约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吹打着窗框。

    缓缓推开了眼前的屋门,伸手向背后将门关上。

    屋内昏暗,睁大眼睛也只是能模模糊糊的辨别哪儿是桌哪儿是椅。

    先是小心翼翼的走到衣柜前,刷的一下拉开柜门。

    呼,空的,啥也没有,关上。

    又摸到下一个箱子边,打开,还是空的。蹲下弯腰趴在地上,侧头往床底看去,还是什么也没有。

    接着又看了桌底等屋内所有能藏人的地儿,都是空空如也,这才放下心来。

    将抹布捏在手里,开始擦桌。

    沙沙的摩擦声中,一张桌子擦完,认真的连桌腿桌面底都没放过。

    接着又是柜子,窗边的小台面,几乎都收拾完了后,走到床边趴下开始擦了起来。

    好一顿忙活,夜里凉,刘元仍旧出了一身的汗。

    额头的汗顺着鬓角,滑到了脖颈,滴到了衣服里。

    实在太热了,刘元索杏将身上的大红袍子脱掉,顺手一扔扔到了窗台下,清凉的月光下,红袍显得越加鲜艳。

    收拾完整座客栈还不知道要多久,这基础级任务难是不难,就是太费时耗力。

    好在没有时间限制,否则刘元真还完不成。

    趴在床底下,半个身子都钻了进去,只露出两条腿在外面滑呀滑。

    也恰是此时,一个黑影正踩着楼梯缓步接近二楼。

    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鞋,走路无声,直到黑影已经站在刘元的屋门外,刘元都还没有丝毫的反应。

    双手一推,不知是用力的方式独到,还是黑影不是人,他就连开门都没有带出一丝动静。

    两扇门半开着,黑影双脚踏进屋内。一眼就看到了正前方,床底下伸出来的两条长腿在划拉着,模样有几分好笑。

    黑影缓步接近,许是床底擦干净了,刘元双手撑着地面爬了出来,支起半个身子。

    一身的灰,还没来得及擦净,眼角余光正瞅见自己扔在窗台的红衣上黑光一闪。

    顿时心头一突,刘元霍的转过身来,看也未看,想也没想,完全凭借着本能的,一拳就挥了出去。

    肉贴肉,实打实的触感,让刘元心头大定,是人而非鬼怪!

    双拳相交,两人同时被反震后撤一步,刘元右脚抵住床边,双手排开七式拳的架势,眼神冷冽。

    幸好之前换了这武功,否则刚才反应和应对再慢点,就得重伤。

    反观对面同样是后退一步,后腰抵在了桌边。

    屋内昏暗,若没有勇光直照,丝毫看不清来人的面目,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出来者身形中等略瘦。

    互拼一拳之后,发现对方与自己不过是五五开,本着锻炼一下自己的目的,刘元没有急着喊人。

    三,二,一,刘元谨慎的看着对面,在心里倒数了三个数,抢先出手。

    右拳如灵蛇出洞,直刺而出取其中门。

    来者反应极快,脚步变换身子一歪,灵巧的躲过一拳,一掌拍在刘元右臂侧面,顺势攻击而上。

    不过几个眨眼之间,两人已经是你来我往的打了数个回合。

    在狭**仄的空间内辗转腾挪,打斗之中桌椅板凳全部换了位置。

    但刘元挨打的时候多,打中的时候少,而且打还都是打在对方不痛不痒的位置。

    黑影更像是有意挨上,以换得更多的攻击机会。

    来人实在滑溜犹如泥鳅,丝毫抓不住,七式拳又是刚猛的拳法本就缺乏灵活,刘元一直处在下风。

    以伤换不到伤,怎一个惨字了得。

    也是如此,才让刘元想明白了。

    难怪眼前人能够在后院那一夜中悄无声息,更是一直躲到今天不被发现,身法太好。

    本来打算生擒此人,拷问他躲进来的目的,打到现在看来只靠自己是不行了。

    刘元便有意识的边打边撤,朝着窗台边的月光处闪去。

    我抓不住你,能看见你长什么样,或者发现你身上有何特征也是好的,刘元心头想到。

    一个鞭腿抖出,来人脚步一躲,距离那窗边就越近了。

    距离目的达到是不远了,刘元这一腿却是收势不住,踢在了桌腿上。

    砰然一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巨大。

    嘶的倒吸一口凉气,刘元没有内力护体,更是没练过什么硬气功夫,用人肉和硬木去磕,那是真疼。

    破碎的木头渣子四射分飞,缺了一腿的桌子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动静越来越大,必然会把人给吸引来。

    刘元心中一动,已经是一个抢步上前,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来人以比他快的多的速度,身子一窜就从两扇打开的大门飞了出去,黑影一闪,转瞬消失。

    刘元忍住右腿的疼痛,紧跟着就快步追了出去,追着一晃而去的黑影,噔噔噔的下了楼来,迅速点燃了大堂柜台上的烛灯。

    红黄的火苗在室内亮起,然而刘元四下扫视一圈,桌椅板凳每处都是先前模样,没有丝毫异常。

    哪儿还有那人的身影。

    郑东西睡得迷迷糊糊的支起半个身来,揉了揉眼睛,看着刘元道:“掌柜的,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又赏月呢。”

    “功亏一篑啊!”刘元右手捶腿哀叹一声。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又是下楼的声音响起。

    只见李兰心穿戴整齐的走了下来,身后紧跟着就是雷家兄妹俩。

    所有人,具是神情差异的瞧向举着白色烛灯的刘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