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来新客了

    “哎呀呀,这是哪股风,将林捕头您的大驾给吹来了啊。”吴二换了副谄媚的脸孔,弯腰拱手迎了上去。

    在这晴川县的地界,他一个泼皮无赖,别的都不怕,独独就怕眼前这位捕头。

    “我这不是看你耍威风来了嘛。”林捕头提了提腰刀,在桌边坐下。

    “呵呵,大人您说笑,说笑了。”吴二跟在屁股后头陪着笑。

    “威风,威风呐。”林捕头冷冷说道。

    “林叔您看着办吧。”李大小姐看见林捕头来了,往那凳子上一坐说道。

    一听眼前女子说这话,吴二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他哪里还不知道眼前女子必定是县大老爷的闺女无疑。

    “来人啊,吴二目无法纪,肆意妄为,故意扰乱秩序,给我带回衙门。”林捕头开口说完,门后走上两个官差将吴二锁上带走。

    “冤枉,冤枉啊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吴二被两人拖着,双腿不断乱蹬,嘴里哇哇乱叫。

    门口围着人,都在心里暗自叫好。

    看见事情如此解决,李兰心终于好受了些,转而面上笑笑问道:“林叔,可是爹他叫你来的。”

    “恩,对了。”林捕头说道。

    “爹他说什么了,他同意了?”李兰心眼含期待的看着林捕头,回想自己信中写的内容。

    “恩,同意了。”林捕头话语刚说完,李大小姐还没来得及乐,只听林捕头又道:“不过大人他还有几个要求。”

    李兰心将嘴唇一扁,委屈兮兮的道:“爹他?”

    “大人说啊,既然你有这个心也是好的,不过既然决定了一件事就不能当做儿戏,不准你叫苦叫累,半年之内不能回家。”

    “好,爹他放心吧。”李兰心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觉得这都不叫事。

    “还有,要你把从家里带出去的金银细软都交给我带回去,以后都要你自己养活自己了。”林捕头跟着又道。

    这点却是李兰心始料未及的,嘴里轻啊一声,不情不愿的上楼将包袱带了下来,递到了林捕头的手上。

    就是这个时候,刘元处理完了食材,擦了擦手一撩后院帘子走到大堂,打算看看来客人了没。

    正好瞅见林捕头打算走,刘元忙笑着叫道:“林捕头坐下吃点再走啊。”

    “公务在身,改日,我家小姐在你这儿,你可得注意着点。”林捕头简短说完,转身踏步离开了客栈。

    其实刘元还有句话没说,本来是想要叫林捕头把上次的普洱钱给了的,眼睁睁看着林捕头离开,罢了,改日再说吧。

    林捕头一走,门口围着的人才敢进来吃饭,从中走出五个人步入客栈。

    其中有两位是新面孔,余下的三人和昨日的一模一样。

    “刘掌柜的,一份七香水煮鱼,今儿你得有了,要再没有我可不高兴了。”昨日没吃到鱼,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位客人,进门就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有的,有的,今儿还有三份。”刘元笑笑。

    “我也是那七香水煮鱼,再来一份。”昨儿吃到那份菜的客官说道。

    昨天没仔细打量这位,今儿发现其换了一身装扮。

    已然是一身的绫罗绸缎,左手大拇指上还套了个翡翠扳指,得是个不差钱的主,要不然也不会花一两银子吃道菜。

    其实要换了别的客栈的小二,当是认识眼前这位客官的,乃是县城内大名鼎鼎的王大善人,腰缠万贯家有良田。

    也就是刘元和郑东西都不是本地人,才不认识他,李兰心大小姐就更不用说了,大家闺秀深居简出。

    不过李大小姐深居,却不像别家小姐那样窝在屋里刺绣写字,而是喜好舞刀弄枪。

    不过她也是碍于天赋有限,如今的水平大概相当于半个刘元,还是没学会七式拳之前的刘元。

    再加上朝廷下旨禁武,随便练练强身健体可以,例如前朝一位太医创的四勤操。

    要想修炼出内力,是断不可能的,李县令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自己女儿修炼什么内功心法。

    一旦被查到,必被朝廷严惩。换了原先,天下习武成风,更有那专修邪功的人,残忍狠辣,李县令才不放心自己女儿独自一人在外。

    “王大善人好。”今儿新来的那两位,对着王春才王大善人拱手问好。

    “好好。”王春才笑笑回应,刘元也暗自记下了眼前人的身份,改明儿也想打听打听,这位王大善人到底是谁,说不定就是一位长期客人。

    语罢新来的两位走到了木柜台前,着眼打量起前方悬着的木牌,这玩意儿倒是挺新鲜。

    但是那上面的菜品,格外没有什么独特的啊,都是常见的,就连名字都没换一个。

    想了想刚才那三位都点了中间那道七香水煮鱼,这二位也开口对刘元说道:“就中间那小木牌,那七香水煮鱼给我两也来一份吧。”

    “两位是初来,得提醒一下,这七香水煮鱼一两银子一份。”刘元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两人,看着两人脸上错愕的神情。

    “你说什么?一两银子!一两银子我能吃一池塘的鱼了,你们这卖的是皇家贡鱼呢还是怎么着。”

    两人的反应在刘元的预料之中,他只是笑笑又道:“绝对的物有所值,不信你瞧瞧这三位。”说着刘元还指了指身后。

    那昨儿没吃到的两位,还极其配合的道:“掌柜的快去弄菜吧,等不及了都。”李兰心觉得好笑的在一旁给客人添茶递水,心里暗道,一帮子人穿的人五人六的,咋跟没见过世面似的,一道鱼说的那么邪乎。

    也是这大小姐心里对银钱确实没什么概念,想她能花十两黄金住店,自然就不觉得一两银子有多贵。

    至于大小姐的父亲一个小小七品县令,为何这么有钱,不是她爹是贪官污吏。

    而是她们李家乃世家大族,高门大阀家底子厚啊,就只算大魏朝,李家都出了四位宰相,二三品的大员更是不少。

    恩,这么一说,他爹算是家族里比较没出息的一位了,家里又是独女无儿,一天到晚也是郁郁。

    “好,我就看看你这七香水煮鱼有多不一般。”那人看了看王大善人,一咬牙,也叫了一份。

    “好嘞,你们请好吧。”刘元乐的花儿一样往后厨去了。

    一想到今中午又添五位客人,那精英级的任务就快完成了,刘元心里美的,还不知是什么奖励。

    就在刘元去往后厨以后,两人也跟着找了个位置坐下。

    其实要不是因为王大善人也在,他两还以为这几位是客栈掌柜的请的托,谋划着能骗一个是一个。

    在晴川县,能在外面下馆子的人那都是体面人,至少从外表看去是的,所以偶尔花个一两银子吃道鱼,也还是能吃得起的。

    毕竟去寻花问柳,喝个花酒,也不止这个数,动辄五两十两银子的。

    就这几人稍坐,刘元还在后院杀鱼的时候,那位被官差抓拿了的吴二,已经给拘押到了衙门口。

    像他这样的小事,压根也轮不上升堂的程度,下令打十个大板以示惩戒就行了。

    来来去去的老百姓们,就看见吴二趴在衙门口,两个大石狮子的中间,扒了裤子露出个光屁股蛋,红色的板子,啪啪的落了下去。

    他也是无赖惯了,对于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屁股挨板子倒不觉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可这疼是真的疼啊,于是心里已经把客栈给狠透了,连带着客栈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给狠上了。

    每挨一下,嘴里都大声的吼叫出来,眼神怨毒阴狠。

    打板子也是有技术的,你要想打死一个人,打十下其实就已经够了,显然衙门的人,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把吴二打死。

    待十个板子挨完了之后,吴二连裤子也不穿,就那么哎哟哎哟的站了起来,嘴里不断的吸着凉气。

    双脚岔着,慢慢悠悠的往家的方向走去,心里在合计着,该想个什么办法,让那客栈彻底关张。

    大街之上,闹市之中,老百姓不少,街边还摆着小摊立着小贩,都对吴二的屁股指指点点。

    “看什么看,回家看你妈的去。”吴二歪着嘴巴,左右挥打着说道。

    这一动又牵扯了自己的伤,斜刺里的胡同口又抢出来一位彪形大汉,与吴二擦肩而过,将其撞了个歪歪扭扭。

    心头本就有气,吴二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哪个龟孙的不长眼,敢撞你爷爷我。”

    只见撞吴二这人生的好生魁梧,穿着短打汗衫,露出两个精壮的胳膊,横眉冷目。

    “瞪我?你没见过你爷爷吗,还瞪我,妈的我惹不起那破烂客栈里的县令闺女,我吴二还怕了你这个粗鄙汉子不成。”吴二不依不饶又是一顿骂。

    听这无赖骂的实在难听,大汉岂是个好脾气的人,就打算将这泼皮暴打一顿,却听其嘴里一句话眼神瞬间一亮。

    “你说县令女儿,在哪家客栈呢?”大汉抢上前一步,和吴二面贴面,一伸手揪住吴二的胸口衣服,对着他耳朵低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