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非同一般

    “行了,不多说了,啥时候正式开业啊,我也来吃个午饭,你三叔和我关系还不错。”林捕头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提起桌上的官刀就准备离开。

    “这不已经开业了吗?”刘元有些奇怪,指了指大门说道。

    却对林捕头与自己三叔关系不错而感到好奇,那个老骗子胆小如鼠,都敢对官家下手了?许多年不见,技艺真是见长了。

    “这就开业了?我看你店里也没什么人,还以为”林捕头的话说到这,刘元适时的露出一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唉,不对劲啊,你这既然是换了名字的新客栈开张,怎么也得有些鞭炮祝贺之类的仪式吧。”林捕头终于发觉古怪在哪儿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闻言刘元眼神一亮,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最关键的一点,到底是第一次开客栈没什么经验。

    留着刘元还站在原地思考,林捕头已经跨上官刀离开了。

    等到刘元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想起刚才给林捕头沏的那壶普洱还没给钱呢,罢了下次再说,想来堂堂一县捕头不至于不给茶钱。

    楼上的那位大小姐还在昏睡,一切也只有等她醒来才能做决定。

    趁着现在客栈里没人,刘元悄悄摸摸的躲到柜台后面,掏出了吊坠,看看今天多了什么日常任务。

    然而那个基础级与冒险级的任务都没变,依旧是让他打扫整个客栈的卫生,和招待一位足够尊贵的客人。

    至于精英级的那一栏里,是他昨天领取的任务,显示着未完成和一个1/10的符号,大概能明白,吊坠是将楼上那个大小姐算作他客栈的第一位客人了。

    有些让刘元失望了,还以为今天能再领一个呢,至于那个基础级的任务,楼上那个大小姐的事情没有解决,他不太想打扫,其实主要还是懒吧。

    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发现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刚刚将吊坠收起来,直起身来就看见郑东西手里提着水灵灵的菜从门口走了进来。

    有了林捕头无意间的提醒,刘元打算今天就搞个仪式,暂时没有厨师就先自己上,就用买回来的这些菜弄几个菜品,主打七香水煮鱼。

    “掌柜的,菜都买回来了,您看看可还行。”郑东西提着菜在刘元眼前比划着。

    脸上尤挂着兴奋的汗水,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就是有干劲啊,刘元心里想着笑眯眯的说道:“我看行,再去买点鞭炮啥的回来吧。”

    “唉。”郑东西嘴上答应一声,转过半个身子刚要走,眉头一竖觉得不对啊说道:“掌柜的有你这么使唤人的吗,刚才你怎么不说要买鞭炮。”

    “你跑堂的最近客栈里又没生意,不得让你练练腿嘛。”刘元不可能说是自己才想到的,那样有失掌柜威严,理所当然的说道。

    其实刘元还有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理,那就是想折磨折磨郑东西,谁叫他这神偷门的弟子,偷了刘元一半的身家呢。

    暂时还没有想到一个好的办法,能把自己的钱要回来,就先这么着吧。

    行,就当是练腿了,郑东西这样想着,转身又出了门。

    趁着郑东西出门,刘元根据买回来菜,在柜台上鼓捣了一份菜单出来。

    由于自己会做的菜不多,所以暂时的菜品也不多。

    刘元便将每道菜都刻了一个小木牌,穿上红绳悬挂在了柜台上方的梁上,最中间的便是七香水煮鱼,作为他们客栈的头牌挂在最中间。

    褐色的木牌上刻完了小字后又用朱砂涂了一遍,看上去也是有模有样的。

    招不到伙计是真累啊,什么事都得自己来,已经在厨房里洗菜准备做饭的刘元心里想到。

    此时郑东西提着买好的鞭炮回来了,大堂内没人,一溜烟的就来了厨房,果然找到了掌柜的。

    两人一合计,打算先点一个鞭炮听听响。

    郑东西胆小,刚刚把火点燃就迅速的扔了出去,谁知正好扔到了刘窜风的蹄子下。

    刘窜风看也不看,一脚下去,好家伙给踩灭了,驴嘴里还吭哧两声,毫无所觉。

    “瞧你这胆小的,我来。”刘元接过一根,点燃后就扔在了附近。

    别说这玩意儿还真响,只听砰的一声,躺在三楼的大小姐翻了个身依旧沉睡,也不知是不是听见了动静。

    赶在正午时分,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刘元拎着两串鞭炮和郑东西走出了客栈大门。

    一左一右的挂在大门两边,同时点燃,接着郑东西就开始敲锣打鼓,嘴里吆喝着天下第一客栈今日正式开张等等话语。

    果不其然,这番动静吸引来了不少的路人,又正是吃饭的时候,有人冲着天下第一这个名就好奇的往里张望。

    “哟,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之前吃出人命的善缘客栈吗,原来换了主儿了。”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如此说道,流言蜚语一般传个个把天的就能完全超出事实,这会儿在旁观百姓的心里,当初这家客栈已经吃死了人了。

    一听有人这样说,顿时好些人迟疑起来。

    倒不是真怕店里敢卖毒菜给人吃,那还有没有王法了,但是老百姓不就图个吉利不是,换了谁听说哪家饭店是吃死过人的,也没人乐意去啊。

    眼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刘元一手接过郑东西手里的锣鼓,磅的一声敲响吼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如今客栈换了主,绝不是之前模样,咱们开张第一天,所有菜品佳酿都半价,并且每桌赠送一份开胃小菜。”

    有些事你说破大天了都没人信,还是得来点实际实惠的,一听半价还送小菜,有人心动了。

    按舱舱的说法,场面大概冷寂了一分钟,终于有了第一个走进客栈的百姓。

    郑东西乐着去招呼客人去了,刘元还留在原地喊道:“路过即是有拥,错过没有下次了,半价半价,统统半价了啊。”

    嗓子都快喊哑了,终于又进来了两位一起的,大概三位客人就是今天的极限了。

    不急一步一步来嘛,如果一天三个,七天也有二十一个了,重点是先把今天这三位稳住,刘元收了家伙事回到客栈,准备开始忙活了。

    郑东西安排三位客官在大堂中央落座,刘元挨个对他们笑了笑。

    介于郑东西还不太懂,由刘元亲自说道:“诸位想要吃点什么,看那上面的都是咱们店的招牌菜。”伸手指着柜台上方悬挂的木牌,真是名副其实的招牌。

    “有点意思啊。”一个没有名字的客人说道。

    总共九个牌子,客人一时间没有好的选择,刘元又开口说道:“试试咱们的头牌吧,中间那道七香水煮鱼。”

    “多少银子一碗?”一听是头牌,那客人显然来了兴趣问道。

    这问题刘元事先还真没有想过,但肯定不能便宜了。

    一来这菜确实不一般,用料也考究,取的是一条草鱼最鲜嫩的部位,还剔除了所有的刺,才保证了滑嫩的口感,而且便宜了也体现不出此菜头牌的名号啊。

    “一千文钱,也就是一两银子。”刘元心里一计较,竖起一根手指头说道。

    他此言一出,与座的三位客人同时大吃一惊,没想到一道水煮鱼要一两银子,没吃过这么贵的鱼。

    一两银子价值多少,这么来说吧,郑东西一月的薪水才五百文,后院马厩里那头驴是刘元花二两银子买的。

    “我没听错吧。”说话的是另外一位没有名字的客人,就连郑东西也暗自咂舌。

    不过郑东西脑子里想的却是一两银子的水煮鱼,掌柜的都乐意与自己一人一半,真是好人呐。

    “呵呵,没错,今儿半价,也就是五百文钱,咱们天下第一客栈的水煮鱼,必然不同于别家,保证你吃了不后悔。”

    刘元大概介绍了一下,也不想多说。

    那人最后也只是点了一般的菜,没敢招惹那道头牌,想着得是哪个傻子才吃一两银子一碗的水煮鱼。

    一起来的两人菜都点完了,还剩下第三位客官,只听那人慢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那七香水煮鱼,我吃吃看。”

    傻子来的真快,没名字的客人心头暗道。

    “好嘞,您不会后悔的。”刘元有些开心,记下了菜品去后厨做菜去了,留下郑东西招呼着添茶递水。

    什锦凉菜,红烧肉,青笋木耳一道道菜端上了桌,那些年都是刘元一个人生活,做菜的手艺比不上名厨,但味道也是还行。

    很快,那两个一起来的客人吃过了这些菜后,心里对那道头牌也不那么好奇了,毕竟从这几道菜中来看,也就那么回事。

    “这是,什么味道?”突然一位客人放下筷子,用力嗅了嗅。

    “太香了!”旁边一位咽了口唾沫。

    “七香水煮鱼,来咯。”郑东西手里托着一个木质的托盘,托盘上放着青花瓷碗,碗上又盖了一个雕刻了出水莲花图的小木盖。

    将托盘放在客人桌前,郑东西轻轻一揭木盖,“请您慢用。”顿时那沁人心脾的香气弥漫开来,三人能同时从这道菜中嗅到多种不同的香气,浓郁却又不腻歪。

    深吸一口气,那味道仿佛就在胃里打转一般,直勾的馋虫四起,一直吞咽口水也抑制不住。

    看着眼前这道菜,独自一人来的客人眼神一亮,还没吃已是非常满意了。

    再看那旁边两位,却是不堪,嗅着味道站起身来,闭上双目一脸陶醉。

    收拾干净身子,擦着湿哒哒的双手,刘元从后院走到大堂。

    看着眼前一幕心里也是十分满意的,他敢保证刚才那道菜,已经是自己如今,按照那道食谱所能达到的巅峰了。

    但依然没有展现出这道菜的全貌,毕竟他没有内力,食谱上的一些工序还做不到。

    听见脚步声,那两位站起身的客人赶忙睁眼说道:“掌柜的,快快快,就这头牌,给我们也来一份。”傻子二号来了。

    “哦,实在是抱歉,头牌今天只准备了一份,若是想吃您明儿再来。”刘元微微一笑。

    “真香。”独身一人来的客人拨开油辣汤上的麻椒和西芹,夹起一片鲜嫩的鱼片,轻声叹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