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不慌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每一下都像是落在刘元的心上。

    “走,去看看。”刘元叫上郑东西一起就往后院走去。

    “掌柜的。”郑东西突然叫住,刘元回过头来,“恩?”

    “小心些。”郑东西说道,神色谨慎。毕竟这么多天都没人来的客栈,怎么在晚上突然就有人了。

    谈话间,两人就走到了后院,马厩里刘窜风还没睡,笑弯了眼看着两人晃了晃驴头。

    “嘘。”刘元对刘窜风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窜风倒也安静。

    马厩前边是个大院,马厩右边就是后院的大门,大门厚实又高,自刘元掌管了这家客栈以后还没开过。

    随着两人走近,那敲门声反倒是没了。

    两人对视一眼,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下动静,就像是故意的一般,啪的一下,门后那人一巴掌又拍在了门上。

    震的刘元耳朵生疼,两人立即后撤一步,“谁啊!”大晚上的刘元没好气的问道。

    “我。”

    “?”我你奶奶啊我,是该这么回答吗?这人脑子该不会是有毛病吧,刘元心里想着说道:“我知道是你,你来干嘛来了。”

    “你这不是客栈吗,我投宿的。”那人跟着说道。

    “不好意思啊,小店今儿打烊了。”想到白天看到的那张通缉令,刘元不想惹麻烦,一口回绝了。

    “你这开客栈的还有夜里打烊的?”

    嘿你管我?这句话刘元在心里想想,嘴上还是说道:“今天不太方便。”

    “我加钱,一钱银子一晚。”门后那人并不想就此离去。

    “真不方便,您走吧,明儿一早来。”刘元还是拒绝了,一钱银子还不值得他冒险。郑东西点了点头,对刘元竖起个大拇指。

    刘元嘚瑟的对郑东西眨了下眼,贴耳悄声说道:“你掌柜的,轻易不为财帛所动。”

    “一两。”门后那人又加钱了。

    刘元心动了,手伸到了门栓上,一两银子一晚可是绝对的高价。

    郑东西连忙伸手拦住,淡淡的说道:“穷凶极恶。”刘元立即将手收了回来。

    对面半天没有动静,门后的人又道:“十两。”财大气粗啊,都是十倍十倍的加。

    刘元双手伸了过去,门栓已经打开了一丝了,被郑东西牢牢抓住又道:“手段很辣!”

    双手又缓缓的收了回来,刘元一脸痛苦,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十两银子一晚,得收多少个客人,才赚的到啊。

    “我说的是黄金。”门后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客官您里边儿请!”刘元面带笑容,双手以迅雷之势拉开门栓。

    然而拉开门的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刘元的笑容变成了惊恐,郑东西一手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闭上了双眼做痛苦状,简直是没眼看。

    只见门后站着一位身材偏瘦不太高的客人,穿着一身黑色布衣,这衣服还有个名字叫夜行衣,最关键的是!他脸上黑纱遮面。

    就在两人愣神的功夫,黑纱遮面的人已经自来熟的走了进来,还比两人更急切的转身关好了大门,插好了门栓。

    当他做完这一切,刘元两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要不是有人追我,我才不想大晚上的来住店,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可不能再被抓去。”黑衣人自顾自的说道,刘元两人的心凉透了。

    黑衣人拍了拍手,转过身来,就看见门后两人傻不愣登的站着,“走啊,还愣着干嘛,带我去客房,最好的。”

    郑东西心里暗道:掌柜的乌鸦嘴是真准。

    然而黑衣人这句话说完,刘元两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咋了,还怕我说话不算,不给钱不成?”黑衣人扬起下巴看着两人,“行行行,先给你。”话语说完黑衣人果真从包袱里摸了十两黄金扔了过去。

    金灿灿的光芒在夜色中一闪,刘元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放在嘴里轻轻一咬,真金!

    看着黄金,就连郑东西的眼睛也是一亮,出于本能,更是下意识的盯着黑衣人的包袱看了一瞬。

    “来来来,客官这边请,楼上最好的上房。”管他那么多,刘元也想明白了,既然这人没有立即动手,就还有斡旋的余地,给他缓冲的时间把这钱赚了再说。

    郑东西伸手就要来帮着黑衣人提包袱,却被后者巧妙的一让说道:“不用,这玩意儿轻,我自己来就行。”

    三人一前一后蹬蹬蹬的往楼上走去,刘元把仍旧蒙着面的黑衣人带到了三楼最末尾的一个房间,力求把这人安排的越远越好,万一发生个啥也好跑。

    推开屋门,黑衣人走进房间,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落在刘元两人眼里,这自然是老江湖的谨慎姿态,心里又是一紧。

    “行了,你两去吧,我要休息了。”黑衣人在凳子上坐下后,双手往桌上一撑说道。

    两人如蒙大赦,赶紧溜。

    下了楼来,两人先是在大堂站了会儿,还是觉得不安全,又躲到后院去合计这件事。

    “掌柜的,你这是为了十两黄金不要命了啊。”郑东西略带埋怨的说道。

    “怕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况且这位七星洞的高手,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凶恶嘛。”刘元眼珠一转说道。

    “谁把凶恶写在脸上啊,那不是屠夫就是刽子手。”郑东西说着又道:“再说那人还蒙着面呢,掌柜的你看出啥来了,我去报官。”说着郑东西拔腿就要去开后院的大门。

    “等等东西,这事情还没搞清楚呢不是,再说就算真是那人,既然身受重伤,咱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啊,赏银两百两啊。”刘元眼珠一转,心思又活泛起来,“来咱两商量下。”

    说罢,两人围在院子里的方桌边,悄声商量起来,旁边一头驴默默的看着。

    想出一个方案,又否定一个。最终郑东西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定一般,从怀里掏出一个土黄色的粉包说道:“把这个下到饭里,绝对撂倒。”

    “这是?”刘元伸手拿过,放在眼底细细查看。郑东西刚要解释。只听大堂传来一个声音:“人呢,掌柜的?我饿了,给我准备点宵夜。”

    说话间那人就朝后院走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