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穷凶极恶

    从掌柜的那间屋子出来,背后就是一道长长的走廊,两边是客房,掌柜的屋在二层楼的头一间。

    刘元出了屋门之后,眼下就是楼梯。

    站在楼梯的拐角处往外面大堂看了一眼,正好瞅见郑东西躺在两张桌拼起的简易床上,双目紧闭睡的舒服,一身的衣物叠好都放在了一旁。

    轻手轻脚的下了楼梯,虽说刘元练不出内力也没学过轻功,但也尽量不发出声音,避免把郑东西给吵醒了。

    大晚上的刘元不睡觉,便是为了等到这个时候,来翻找郑东西的衣物,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被偷的银票。

    事涉自己丢了的足足一百多两银子,可不就是大事嘛,还不能让别人发现,自然是惊心动魄。

    一步,两步,不断接近睡梦中的郑东西,刘元感觉自己这会才像个贼。

    缓缓站到郑东西的身边,偷眼看着郑东西的眼睛,的确是睡着了无疑,好歹是元御阁出来的人,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于是刘元放心大胆的,伸手轻轻的抓住了郑东西的衣物。

    也就是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郑东西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睁开了,“谁?!”两颗大眼珠子在昏暗的客栈内显得明亮。

    一直注意着郑东西动静的刘元心里突的一下,整个人都僵在了那儿。

    一只手保持着抓住郑东西衣物的动作不变,迅速反应过来,另外一只手捏住郑东西的被角,脸上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嘿嘿,是我,掌柜的,来看看你被子盖好没有,别着凉了。”

    还好屋内光线不足,郑东西看不见刘元脸上略显尴尬的神情。只能说刘元小看了一个贼,或者说神偷门弟子的警惕心。

    后者也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的又躺了下去说道:“掌柜的辛苦了,大晚上的快去睡吧。”

    “诶,这就上去了。”行动失败,刘元摸了摸鼻子,朝楼上走去。

    回到自己屋内后,刘元越想越是不甘,只差一点,就差一点了啊,不过就单单从表面上看去,那堆衣物里好像没有银子啊,至于有没有银票他就看不出来了。

    算了睡吧,刘元心里想着倒头就躺了下去。客栈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以没来一个客人而结束。

    当公鸡打鸣的时候,天蒙蒙亮,刘元打着哈欠从里屋走到了楼梯口,半边身子靠在扶手上,看着大堂内早就起来的郑东西道:“早啊,东西。”

    “掌柜的早。”郑东西直起身子对着刘元一笑,笑的没心没肺的,并没有将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

    手里拿着白色的抹布在擦桌子,说完又继续干起来。

    如果眼前这人不是偷了自己银子的贼的话,倒还真是一个勤快的好伙计啊,然而!刘元面上冷笑一下暗道,小爷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让你老老实实将银票吐出来。

    不过最近倒是不急,刘元知道神偷门的人,一身本事都在手上,武功都在腿上,轻功是厉害,可没啥战斗力。

    估计真要打起来,和他也就是半斤八两,所以他才不怕,敢堂而皇之的招进来当伙计,当然那个隐藏任务的奖励也是原因之一。

    不过倒也不能逼急了,逼急了郑东西跑了,他刘元可追不上。

    想清楚了这些,刘元缓步走下楼梯笑着说道:“来东西别忙了,掌柜的和你说说话。”

    “掌柜的你说。”郑东西坐在长桌的一边,却看刘元走到柜台后,拿了个算盘走了回来。

    咔,将算盘一拨,刘元微笑道:“咱们公事公办,昨儿你损失的食材,还有搞漏了的黑锅,一共是两百二十八文钱。”刘元啪啪的拨弄着算盘珠子,“你看看是先给了呢,还是要掌柜的从你工钱里扣。”

    昨儿还以为掌柜的把这件事忘了,结果今早上才和他算账,郑东西一脸无奈的苦笑说道:“掌柜的,我身无分文呐,从我工钱里扣吧。”

    这是刘元最想听到的结果,人无信而不立,从工钱里扣,就不怕郑东西跑了。

    但是又听郑东西说自己身无分文,刘元还是感到奇怪,偷了自己一百两的银票,如此快就花完了?他是不信的。

    “好,那就先给你记账上。”刘元说道。

    郑东西擦过一遍大堂的桌子就靠在木柱上歇息,刘元坐在椅子里打着哈欠,两人待在空荡荡的大客栈里都感觉有些无趣。

    守着如此大的一个客栈,刘元左等右等,双眼看着客栈大门外的长街,都快望眼欲穿了,都看不来一个客人。

    他突然就有些纳闷了,昨儿没有客人就算了,毕竟刚换了招牌和掌柜的,怎么今天都又快到午时了,还是没一个客人来吃饭。

    没客人就没生意,没生意就没银子赚,两人又饿到现在连顿早饭都不舍得吃。

    当然其实是刘元不舍得吃,反正是包吃住,郑东西倒是想吃。

    不行,刘元咂摸出这里边的古怪了,他觉得自己得出去打听打听这家客栈的前世今生,他感觉不止是投毒事件那一点原因。

    想到就做,刘元站起身来叫上郑东西就打算往外走。

    却迎面看到一位身材高瘦的男子,穿一身蓝色的衙役长袍,腰跨一把暗金色的弯刀,手里拎着一张薄纸,直直的朝他们客栈走了过来。

    刘元心里咯噔就是一下,他***,这客栈先前该不会是犯了啥事了吧,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爹他也没说啊。

    不管心里怎么想,刘元面上还笑着迎了过去,拱手说道:“官爷怎么称呼啊,进来坐,可是要吃点啥,咱们这儿”

    “你是掌柜的?”来人打眼一瞧,自顾自的走进来坐下问道。

    “是在下。”刘元点头,“东西泡茶。”

    “不必了,我来说了事儿就走。”来人一挥手说道,而在他背后靠着木柱的郑东西压根儿就没动,无他,只是仍旧不知道茶叶在哪儿。

    “我添为本县的捕头,姓林。”

    “林捕头,久仰。”

    “这画像你看看。”林捕头说着将手里的薄纸从桌面上推到刘元身前。

    刘元拿起画像,皱着眉头:“这是?”画中不过是个半身像,还戴了黑纱遮面,这能看出来个啥啊。

    见识过了吊坠给他的小册子,刘元现在是一般的画都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林捕头身子前倾,食指敲着那张纸,小声对着刘元说道:“这是一位穷凶极恶的匪徒,手段极其狠辣,据说是当初七星洞被灭后,留下的余孽。为师门报仇,专和朝廷作对,在京城闹事,杀死三人,被朝廷重伤后逃了出来,极有可能逃到咱们晴川县来,也许会投宿,总之发现独身一人的可疑人物一定要及时向朝廷禀报!”

    穷凶极恶,手段很辣,杀死三人,还能逃出来,几句话此人的形象已经在刘元的脑海里清晰起来,祈求漫天神佛保佑,此人离晴川县远远的。

    “好了,我还要通知其他家客栈。”林捕头说着,拿起桌上的薄纸提了提腰刀走出门去。

    刘元最后看了一眼,那薄纸上底部写着一句:生擒此人者,赏银两百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