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真香

    后厨里响起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也不知那郑东西做饭的水平怎样。

    此时也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刘元满眼都是金色的文字。

    只见吊坠背后写到:基础日常任务完成,奖励七香水煮鱼食谱一份。要开一家成功的客栈,少不了出色的厨师和菜肴,此菜传承自三百年前的宫廷盛宴,望玩家好生利用。

    是否领取奖励。

    是!刘元迫不及待的点了下去,对于一个饥饿到无以复加的人来说,没什么是比这玩意儿更有用的了。

    这食谱怎么给我呢,就在刘元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前的桌面上凭空多出了一本薄薄的册子。

    刘元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知道这游戏可能有影响现实的能力,却没想到真的如此厉害。

    伸手将桌上的小册子拿起,只见土黄色的封面上,竖着一行写了七香水煮鱼五个大字,翻开第一页,竟然是一副图画入目而来。

    画中是一个青花瓷碗,碗中红油汤底,飘着青绿色的麻椒,还有葱段西芹等,半个鲜嫩的鱼头突出汤面,鱼嘴搁在了碗边上。

    这鱼头骨上还带着冰凌花纹,比骨头的颜色更浅一些,不似刘元认识的任何一种鱼。

    “画的跟真的似的啊。”刘元感叹出声,伸手在画上抚摸,忍不住喉结滚动一下咽了咽口水。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画法,当然就连做这小册子的材料都是他没见过的,刘元感觉自己像个土鳖。

    接着又往后看,就是详细的介绍做法了,主材是一种名为明晶的鱼,此鱼肉质鲜嫩,煮熟以后带着淡淡的粉红色。

    然而描绘的再好也是白搭,刘元听也没听说过这种鱼,后厨的池子里倒是还剩下两条肥实的草鱼。

    快速的将手里的小册子翻完,全部记下来之后,刘元拿起烛灯将小册子烧了。

    这本食谱太过稀奇,恐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虽然心疼也没有办法,当火花燃尽后,刘元才向后厨走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展身手。

    耳朵里的叮铃哐啷声越来越响,当推开厨房门的那一刻,哄的一股燎人的黑烟就涌了出来。

    “咳咳咳。”刘元不断咳嗽,双手在面前挥舞着。

    好一会黑烟散去后,刘元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场景道:“我的个乖乖,我让你做饭,你这是要把我厨房给拆了啊。”

    诺达的一个厨房,左边是灶台,咱们姑且就把这黑漆漆的一大坨玩意儿叫做灶台吧。

    灶台前立了一个人,一个好似刚从煤窑里出来的人,正对着刘元嘿嘿一笑,笑的刘元毛骨悚然,那脸黑的牙齿特别白。

    左手拎着把菜刀,右手拿着锅铲。

    “厉害,想来你已经练成了传说中的,左手切菜的同时右手炒菜的深厚厨功。”刘元朝郑东西竖起一个大拇指。

    小心翼翼的落脚走了进来,地上半截洋葱啊菜头啥的到处都是,他可没练过轻功,别哧溜一下再摔一跤。

    “嘿,嘿嘿。”郑东西自知自己闯了祸,将菜刀和锅铲往背后一藏。

    “你这做的是什么菜呢?”刘元一边在满地的狼藉上扫视着,一边问道。

    “宫保鸡丁。”郑东西应道。

    “宫呢?”

    “恩?”郑东西疑惑。

    “***被你气糊涂了,鸡呢?”

    “那儿呢。”郑东西往墙角的地上一指。

    刘元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墙角窝着一只缩成一团的鸡,从羽毛颤动的弧度来看,鸡正在瑟瑟发抖。

    难为它了,不知是经历了怎样一个大恐怖,刘元摇了摇头又看着郑东西说道:“你这是琢磨着把鸡吓死是吧。”

    “不是,我这不是做宫保鸡丁吗,‘爆’在‘鸡’的前面,然后我就”郑东西手舞足蹈的开始说起了他的做菜过程。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刘元也没明白郑东西做宫保鸡丁的思路,总之是鸡丁没爆出来,厨房被他爆的特别彻底。

    也不打算探究了,走上前去,挥了挥手道:“去把鸡杀了吧,腾个地儿,看本掌柜的给你来一道,你从未吃过的水煮鱼。”

    说罢拿起那个已经破了一个洞的黑锅扔在一边,换了个小一点的,挽起袖子正打算动手,却发现郑东西拿着菜刀对墙角的鸡比划了半天,迟迟不见行动。

    “你在给鸡超度呢?”刘元张望了一眼说道。

    “那个,掌柜的,我不敢杀鸡。”郑东西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

    “哈哈哈,你居然不敢杀鸡,哈哈哈。”刘元愣了一瞬,接着就抱着肚子笑了半天,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神偷门的人,居然连鸡也不敢杀,向来听说神偷门的人胆小,没想到如此胆小。

    “行了你去一旁看着吧。”刘元笑过之后,着手开始做那道七香水煮鱼了。

    要说做饭刘元还是会的,毕竟一个人生活的时间挺长。

    杀鱼洗鱼一气呵成,切菜佐料添柴起火,不见丝毫生疏,全部都按照食谱上的步骤来。

    不过是省去了食谱上一些高难度技巧杏的东西,还有要用到内力的几步也都省略了。

    很快厨房里便弥漫起一股迷人的香气,掩盖住了先前的焦糊味道。

    起锅,装碗,郑东西兴奋的上前端菜。

    两人围坐在大堂,看着这一碗水煮鱼,郑东西抽了抽鼻子:“太香了,掌柜的你这菜叫什么名儿。”

    “七香水煮鱼。”刘元也没改名字说道,然而他看着眼前这道菜,总觉的与画上的有不小的差距。

    他依稀还记得画上左下角似乎还有一行小字,写的是:图片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管他的,刘元拿起筷子道:“来来来先吃,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

    自生态舱出现以后,刘元便将之前丢银子的事儿暂且放在一边,想着先把眼前唯一的伙计稳住再说。

    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吃起来,没多会功夫,碗里的鱼肉就没了。

    刘元咂摸咂摸嘴,好像除了最开始的香气以外,也就比一般的水煮鱼好上那么一点儿,心道还是要等以后招到好厨子了再试试这道菜才行。

    “后院给伙计住的空房还要再拾掇下,东西你今晚就先在大堂的桌上将就一晚吧。”刘元安排下郑东西的住处,然后将大门给关上了,想来今晚也不可能再来客人了。

    至于安排在大堂内,却是刘元不放心故意为之,住去后院太远了,还不知道眼前这位神偷门弟子会做啥,睡在大堂也好看着点。

    “好嘞。”想着掌柜的竟然不和自己算刚才厨房的账,郑东西就已经很满足了。

    刘元自去楼上掌柜的房间睡觉,入夜当一切都安静下来,刘元悄悄站在屋子中间,轻手轻脚的走到屋门边,耳朵贴着门听着屋外的动静。

    外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刘元轻轻将门推开一道缝隙,往外张望了一眼,抬脚走了出去,他要干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