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开张第一天

    在刘元点下‘是’之后,一行金色的大字浮现:介于玩家第一次达成隐藏任务,获得紫色奖励,可任意驱散一处未探索区域的迷雾。

    “啥玩意儿?这就是你所谓的丰厚奖励?”刘元嘴里轻呼一声,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这奖励到底是个啥意思,一张地图就从船底浮现出来,依旧是那张大魏皇朝的版图。

    倒计时一分钟。随着脑海里的冰冷声音响起,地图上出现了一个‘60’的符号,很快就变成了‘59’。

    当符号变成‘32’的时候,刘元大概明白过来一分钟,还有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了。

    整张版图上一块块的区域亮起了金色的勾边,在还没弄懂这奖励有啥用的前提下,刘元谨慎的选择了晴川县附近的一处山头。

    接着晴川县的地图被放大,直至占据了大半个船底后,随着手指轻轻在鸡鸣山的区域上一抹,迷雾缓缓消散,露出了鸡鸣山的真容。

    此时地图顶部那个倒计时的符号不动了,定格在了‘14’,整张晴川县的地图上,现在就刘元脚下的客栈和距县城不远的鸡鸣山区域是亮的。

    之后这亮起的两点之间,连接起了一条弯弯扭扭的金色细线,想来是从客栈通往鸡鸣山的道路了。

    然后地图缓缓消失,底部再次变成了客栈人物,任务地图,故事背景几个选项。

    “我说驱散了地图上的迷雾到底有什么用啊?”刘元实在是好奇,忍不住轻声说了出来,他知道舱舱能听得见。

    “开客栈最重要的就是客流,玩家解锁的地图区域越多,人气值就会越高,从而吸引更多的客人,甚至是一些想象不到的客人。”果然脑海里的声音给出了解答。

    听完解答刘元灵机一动,看来那个冒险级任务,还要着落在解锁地图上了?不过对于这什么虚无缥缈的人气,刘元是不相信的,手里这小小一个玩意儿有那么大的本事?

    但刘元同时也觉得,如果这是真的,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等自己人气值高了,吸引来越来越多的客人,甚至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更加利于自己打探父亲的消息。

    于是好奇的问道:“那我现在的人气值是多少?”

    “除开起始客栈以外,玩家不过解锁了个一颗星的区域鸡鸣山,人气值为五十点。”

    听完这句话,刘元隐隐觉得,自己刚才驱散鸡鸣山迷雾的决定有些草率了。

    突然刘元又悲愤的想到,先前地图出现的时候,迷雾上除了地名,也没显示几颗星啊,坑人啊!

    “地图迷雾该如何驱散?”刘元接着问道,之前驱散迷雾是紫色奖励,那以后呢,他该怎么驱散迷雾。

    “玩家客栈目前连一个客人也没有,没有资格了解这个问题。”冰冷的声音,说话还是那么冰冷。

    “”之后刘元再次点开了客栈选项,其他都没有丝毫的变化,独独员工那一栏的后面写着:跑堂郑东西,身份:未知,能力:未知,对客栈的归属感:趋近于无。

    “归属感趋近于无,我隐藏任务的完成度居然都能高达八分。”刘元嘴里轻声感叹着,突然就有些高兴起来,这么想想除了那个弱鸡的评定以外,这游戏还是很给他面子的。

    “完成度满分一百。”脑海里那个冰冷而又无情的声音适时响起。

    “舱舱,你不说话是会死吗?”

    “不会。”

    “”刘元放弃了,他斗不过这破游戏,迟早要被气死。

    将吊坠缩小重新在脖子上挂好,刘元推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站在楼梯口,发现郑东西拿着白抹布正在擦拭桌子,似乎已经欣然接受了跑堂这么一个有前途的工作。

    “东西啊,来别忙了,桌凳都挺干净的,坐下歇会儿。”刘元从木楼梯上走下来,“你不是晴川县人,待会匾额挂上了,掌柜的领你出去转转。”

    “谢掌柜的。”郑东西笑呵呵的说道,和善的样子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谁能想到是个贼。

    两人在左边大堂的长桌边坐下,一边闲聊着,一边等三叔把匾额抬回来。

    时至正午,等的两人肚子都饿了的时候,客栈门口终于出现了他三叔的影子,右手还是提着白帆,左手招呼着身后两个汉子说道:“快快,就在前边了,小心着些,别磕着碰着。”

    “诶诶。”两个壮汉抬着匾额点头应道。

    “来了,走出去瞧瞧。”刘元起身就到了门口,让郑东西拿了后院的梯子准备好。

    “起,挂上。”三叔站在门口,指挥着两个大汉爬上梯子,“左边,对,左边,右边右边一点,好好,正了。”

    不一会儿,揭开匾额的红布,一块黑褐色的长匾,上书天下第一四个字,就在客栈大门的正上方挂好了。

    “咋样,这匾不错吧。”三叔乐呵呵的对刘元说道。

    就在这时,挂在脖子上的吊坠一震,刘元知道是那任务完成了,却也不急着看。

    隐藏任务的丰厚奖励也就那么回事,基础任务的奖励能是个啥,所以他一点不在意。

    “匾嘛,看上去是不错,就是这字,三叔你是请谁写的,看上去怎的有些歪歪扭扭的。”刘元皱着没有疑惑问道。

    “嗨,你懂的什么书法,你三叔这是请县里的书法大家柳云涛着笔,写的这叫柳体,看上去就像是春风拂柳一般,什么歪歪扭扭的胡说八道,可别让柳大家听见惹人不愉。”三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行吧,谢了。”刘元拍了拍手,也没在意,“走,东西,咱两出去转转。”刘元拉过立在一旁,还在揣摩那什么柳体书法的郑东西,关上客栈大门就往外走,关好了门之后还没忘了对三叔说一句:“三叔你事多,侄儿也就不请你进去坐坐了。”

    “嘿,这小子。”三叔被说的一愣。

    看着走远了的两人,也不恼,从衣袖里掏出几个大子儿,正是买匾额剩下的,至于那四个字,自然是他这个当三叔的亲自下笔。

    “掌柜的,咱两都出来了,客栈留谁守门啊。”两人走在大街上,郑东西问道。

    “刘窜风吧。”刘元随口说着又道:“就是撞了你的那头驴。”买下客栈之后,刘元便将刘窜风拴在了马厩里。

    还有驴跟主人姓的吗,郑东西一时无言。

    他觉得这掌柜的可能是真傻,这样也好,利于他在客栈继续待下去,将天下第一客栈就作为他师门历练的第一站吧,安全无危险。

    郑东西的确是神偷门的人,此次是下山历练,神偷门的规矩入世历练期间不得偷东西。

    所以在正式开始之前,郑东西为了过个手瘾,就在那官道上偷东西,本来装作被路人马匹撞到的样子,引来路人查看然后下手,那天也是运气不好,没曾想真被驴给撞了,所以下手偷刘元的时候,更是毫不手软。

    说来也是有趣,一个贼,敢在失主的眼皮子底下当工,一个失主,敢把贼招进客栈来当跑堂的。两人胆子具是够大,玩的就是心跳吗。

    两人离开客栈,在县城里这一逛,就是一个下午时间过去了,到最后腿都快跑断了,刘元终于将晴川县城内看了个七七八八,对如今的晴川县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也算是考察一下自己潜在的客人嘛。

    等再次回到客栈的时候,两人午饭晚饭没吃,已经是饿的腿肚子抽筋。

    “东西,饿了吧。”刘元问道。

    “饿了。”

    “辛苦你了,去做饭吧,厨房材料都还有。”刘元笑眯眯的说道。

    “”郑东西认命的往后厨走去,他感觉自己不止是个跑堂,厨子杂役都是他。

    而按照客栈的情况来看,这样的状态还要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是上了贼船。

    到此时刘元才想起,掏出吊坠来看看白天那个基础任务的奖励是啥,这一看却是给了他个不大不小的惊喜,至少是比隐藏任务的奖励实际多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