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任务奖励

    郑东西今年刚满十八岁,离开官道之后,也就是彻底离开了神偷门的范围,开始了他身为神偷门弟子的历练之路。

    直接往晴川县来,本也是打算在县里待一段时间,自然要谋个能养活自己的差事。

    走在城里看见眼前这家客栈,贴了招人的告示,便走了进来。

    此时两人四目相对,郑东西心里一紧,右脚下意识的后撤一小步,随时准备好跑。

    “好”刘元一个好字出口就硬生生的忍住了,本打算破口大骂的语句都咽回了肚里。

    想起刚才那个隐藏任务,就连眼神里刚燃起来的愤怒小火苗,都改成了慈眉善目,笑眯眯的对着眼前人说道:“好,好啊。”

    天知道刘元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演了这一出变脸。

    回老家的路上他骑驴把这小贼撞了,扶后者起来的时候,一时不觉被偷了。

    后来想想能有如此本事的人,多半是神偷门的弟子。

    由于神偷门的总部神秘,门下弟子正面作战的能力不强等原因,这才在‘焚书灭侠’一事上逃过一劫。

    当时还奇怪这小贼竟然也不讹人,还在后面感叹真是好人,越想刘元牙根越痒,此时只得先忍了,毕竟当时匆匆而过,便装作不认识吧。

    客栈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刘元又说道:“我们正是在招人,小兄弟进来坐吧。”

    他没认出我?郑东西心里这样想道,面上微笑着点了点头,抬脚走了进来,与刘元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我看小兄弟你有几分面熟啊。”两人坐定之后,刘元一句话,吓的郑东西屁股一颤,都不敢坐实在了说道:“我看掌柜的也有几分眼熟呢。”

    呵,装,继续给我装。从进门之后眼前人的一些小细节,都落入了刘元的眼里,心里越发肯定了必定是眼前人偷了自己的银票。

    装腔作势演戏什么的刘元可是一把好手,继续说道:“咱们是不是”

    话说到一半,刘元突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啊!”郑东西浑身一个激灵,双腿绷直跟着站了起来,双眼谨慎的看着对面。

    “我想起来了。”刘元一边说着绕过长桌,走上前几步,双目灼灼的盯着眼前人。

    “想您想起啥来了?”郑东西发现自己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小兄弟,你身体没事了吧?”刘元双掌紧紧抓着郑东西的肩膀,一脸关切的又说道:“当日骑驴将你撞了,我一直心下忐忑的很啊。”

    “啊,原来是你?”郑东西面上一惊说道。

    好家伙,装的真像那么回事似的,今儿是棋逢对手了啊,刘元心里这样想着,死死的拉着眼前人的一只手,这是怕他跑了。

    刘元热心的说道:“来坐坐坐,咱兄弟两坐下聊。”

    “在下刘元,年二十,应该痴长你几岁吧,兄弟你叫什么。”

    “郑东西,东南西北的东西,刘兄确大我两岁。”郑东西轻轻挣了一下右手,没挣开也便放弃了。

    心里暗道这人莫不是真傻,还没发现自己银票掉了,还是没怀疑到我身上。

    之后刘元使出了浑身解数打探郑东西的底细,而郑东西见招拆招,插科打诨,使出了顾左右而言他的技巧,没一句说的是刘元想知道的。

    如刘元所料那般,这是棋逢对手啊。

    “正好我这里缺人,你就在留在我这吧。”银票都可以先不管,刘元先要把隐藏任务完成了再说。

    “呃,不知掌柜的正在招什么?”郑东西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擅长什么?”

    “我跑的快吧,不知能在掌柜的您这干个什么活?”郑东西问道。

    “跑的快,太好了,我这客栈正好缺一个跑堂的,就是你了。”刘元说着拍了拍郑东西的肩膀。

    “月钱五百文包吃住,先干后发,怎么样?”谈到正经事了,刘元早就松开了手,一脸正色的看着郑东西。

    月钱五百文,找遍整个晴川县都没有如此低的,一般情况来说跑堂在别的客栈,是八钱银子一月,甚至一两。

    不过这些郑东西是不了解的,甚至对于他这个神偷门的弟子来说,五钱八钱的没有区别。

    “好我干了,让我也见见掌柜的你招的其他伙计吧。”郑东西一口应承下来。

    “呵呵。”刘元面上带着笑容就这么把郑东西看着,然后转身到了木柜台后面拿出一根白抹布来,搭在了郑东西的肩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好干,你是本掌柜的招到的第一个人。”

    “”郑东西一脸无语,他又想跑了。

    “放心吧,我这么大个客栈,伙计今儿就能招满了。”刘元随口说道。

    “恩,人无信而不立,我郑东西答应了就不会反悔。”郑东西点了点头说道。

    啧,还人无信而不立,这句话从一个贼嘴里说出来,刘元咋觉得那么奇怪呢。

    就在这个时候,掉在脖子上的吊坠震动了一下,刘元心里一动,估计是任务完成了。

    然而就在心里放松的时候,摆在刘元面前的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谁去更换客栈的名字。

    要说他去吧,留郑东西在店里,他暂时还不放心,要说让郑东西去吧,买匾额写字要银子吧,给了他银子就拿上跑了怎么办?

    迫切的想要完成这个基础级的任务,刘元那个愁啊。

    而就在刘元愁的时候,打正门口的方向,走来一位一身灰白二色道袍,手持写着‘开口必灵’白帆的中年男子。

    一对横眉,面目清瘦,五指修长捋着颌下一把胡须,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客栈正处在这个生意惨淡的档口,除了像郑东西这样的外乡人,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登门的。

    而且一般情况下,也少有道士打扮的人,主要是圣上马踏天下才过去没多久,避免被当做道宗的余孽给抓起来。

    再看门前走来的这位,刘元眉头微蹙,带着审视的目光,总觉得此人有些面熟。

    待此人越来越近,直至站在门槛前了之后,刘元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脱口而出叫道:“三叔,你还活着!”

    三叔?刘方明双眼怔怔的打量着长桌前坐着的红袍男子,心里顿时飞过了无数个疑问。

    好多天没有生意了,刘方明得做点正事不是。

    最近听说这家客栈来了新掌柜的,再加上之前的账房先生投毒事件,想必这位新掌柜的是用的上他的,需要他来算上一卦,或者卜个名字,换换运气。

    谁知进门就听见那位疑似新掌柜的,脱口而出一声三叔,我的乖乖,这是老江湖了啊,还没谈钱呢,就想先和我套近乎。

    心里想着这些,刘方明顿时眼观鼻鼻观心,单手掐了个道诀,道了一声:“无量天尊,贫道自幼在紫薇山修行,乃紫薇山第七十八代弟子,日前才下山而来,想来施主你是认错了。”

    “紫薇山会收你吗三叔?”刘元好笑的说道。

    本来开始还是半信半疑,听完这句话后,就完全确认了,这个满嘴胡吹大气的道士,必定是他三叔无疑了。

    想到小时候自己被父亲带回老家,跟在三叔屁股后面的那几年,刘元脸上就露出了会心一笑。

    他三叔大概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老神棍,如果再来三个字的话,就是老流氓。

    三叔最乐意的干的事情便是伪装的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到处给小媳妇大姑娘摸骨看手相。

    曾经还因为趴上墙头看寡妇洗澡,匆忙逃跑时将鞋给跑丢一只。

    所以在刘元的印象里,认为三叔迟早要出事,被抓进牢里或是被愤怒的姑娘们乱棍打出晴川县。

    跟着三叔的那几年,没少学些坑蒙拐骗,装疯卖傻的奸猾技巧,这骤然看见意料之外的三叔,刘元还是感到几分亲切。

    “什么话,那紫薇山”三叔话语说到这儿却是停了下来,因为眼前人执意叫他三叔。

    “你是小元子?”三叔迟疑的问道。

    “是我啊三叔。”刘元直接站了起来,打算给三叔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时没忘了扭头对郑东西说道:“东西,给三叔泡个茶。”

    之后经过好一番功夫,叔侄两总算是最终确认了。

    接着刘元拉着三叔在长桌边坐下,聊了些家长里短,刘元将话题一拐,说到了正事上,微笑道:“三叔,我这客栈打算换个名字,您老路熟,帮我买块匾回来。”

    来了,自己侄儿的钱也是赚不是,三叔连忙正色说道:“小元子你可有想好的名字啊,要不三叔帮你起一卦,算个好名,保准你是财源广进,财运亨通,五福临门,四季旺财”

    “呵呵,不用了,侄儿已经想好名了。”刘元笑意盈盈的看着三叔脸上讶异的表情,就自己三叔那两小子,他还不知道嘛,直说道:“我这客栈就叫天下第一。”

    他突然觉得舱舱上的任务说的对,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客栈主人,客栈就得叫这名儿。

    然而刘元话语说完,三叔就傻眼了,刚好走到刘元身边的郑东西也傻眼了,这名也太招摇了。

    “行了,决定了,侄儿这事多,还要劳烦三叔跑一趟店铺,给我做个匾额回来。”刘元拱手说道,也不管三叔答应没,就从袖子里掏了一钱碎银子扔了过去,“做个一般的就行。”

    心里暗道,三叔来的真是时候。

    “这点银子,也做不了好的。”三叔嘴里嘀咕一句,抓了桌上的银子起身离去。

    “什么事?”刘元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郑东西问道。

    “那个,我不知茶叶放在哪儿的。”郑东西有些不好意思。

    “哦,那算了,反正三叔走了。”听见这句话,刚好走到门槛前的三叔一个踉跄。

    事情都安排完了,刘元的心里越加的按捺不住,想要看看那隐藏任务的丰厚奖励是啥,自然不能当着东西的面看。

    “你收拾收拾桌凳,我上去看看屋子。”刘元撂下一句话,三两步的跨上楼梯,然后将门一关,迫不及待的掏出吊坠,翻过来,点了下任务两字。

    果然,三个日常任务的上面,用金色的字体写着:隐藏任务完成,郑东西还未死心塌地,完成度八分,是否领取奖励。

    是,刘元轻轻点了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