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0章 半推半就

    老杨依然是神游中:“我以后注意改口……老婆。”

    “嗯。”她很满意。

    “你不高兴吗?”她又问。

    “高兴啊,但难道还能在大街上手舞足蹈?要不咱俩来段尬舞?”

    “不管你。我高兴就行了。”她得意。

    “这算是真面目了吧?”杨铭笑。

    “是又怎么样?”李薇抱他手臂大步走,“我知道你不全是自愿,但我会让你知道我是最好的。”

    “嗯。”

    对于杨铭确实是半推半就,他并不是不喜欢李薇,但是还没达到那么深的程度,原本是想着慢慢培养感情,但进度条就被拉到了最后。

    还不容他抗拒。因为她的心态有点想走极端,若事情走向最糟糕的局面,自己连自由都没了,就别说什么理想成就。

    所以半推半就。

    把内心还有的一点不甘愿压下去,忘掉单身自由吧!只是他脑海里还是大片空白,对婚姻根本没计划、对将来毫无想法。

    在几天之前,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花钱、撩妹、赚钱!

    自己连事业都还没有真正跨出去,赢得成功,却要承担更严苛的婚姻责任了……难免有股还没开花便要结果的遗憾。

    只是看到李薇全身心的投入到喜悦中,他选择遗忘了这些。

    安心陪她了,尽快让自己适应下来。

    “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公开?”晚上他们躺在***窗外景色,李薇依然在玩着无名指上的对戒。

    “由你决定。”杨铭说。

    “你是希望人多还是人少?人多了隆重但很累,人少了都是要好亲友,温馨。”

    “你喜欢的就行。”他说。

    “你怎么心不在焉?”她转过身来看他,“是不是我给你太大压力了?”

    “没有。”杨铭搂着她的腰,“主要是你都谈论一天了,我在想能不能用几分钟来想想公事。”

    “你说呀。”她允许。

    “银行的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吗?”杨铭想知道。

    “不会的,现在我帮你担保!我已经让调查组远离这一块,谁再继续我就让上头发警告!”

    “谢谢。”杨铭说。

    “为什么我们之间还要说这么陌生的话?”她不满意。

    “我……得花点时间适应角色的转换。”

    “我们都是一起的人了,以后不许再这么想,我对你好是理所应当的。”

    “是。”杨铭只能点头。

    “那咱们睡吧。”李薇也终于是感觉到了疲倦,挤到他怀里,搂着他脖子,“你后悔了是吗?”

    “别瞎想,睡了。”杨铭说。

    “对不起。”她轻声的。

    “再不睡我就干你了!”他警告。

    她不敢出声了,对他战斗力的领教实在是太深刻,一旦发起可不是简单就能结束的,关键忙碌一天实在没有力气。

    ……

    第二天醒来跟她缠绵一场,之后洗漱、早餐。

    餐桌上李薇说:“我去帮你把所有事情都摆平了,不行我就让总行的人插手。这起事件主要起因是在原行长上,你这块只是不小心被波及的。”

    “那我入股东行的事情呢?”杨铭问。

    李薇说:“内部讨论已经差不多了,通过是没有问题的,安心准备当股东吧,这一批私募后,我们就可能要筹备上市了。”

    “那就好。”杨铭点头,看来有她在才是有惊无险。

    “我送去你上班吧。”杨铭说。

    “送老婆不是应该的嘛。”她欣然。

    杨铭开车送她去银行,之后自己跑了一趟公司。被她强迫的原因也是在自己的事业上,如果能够有一项出成绩,说服力就大大增强了。

    看着还未通过审批的解酒液,等待着还没完成开发的大逃杀……人有时候时间充裕无比,但偏偏就缺这一点间隔。

    发呆之余也想过,难道自己还真的是不甘心就这么妥协了?肯定是有的,进展太快他都适应不过来。

    但是李薇又付出了这么多,还替他冒险,违规帮他打掩护……自己要再拒绝下去,就不只是花心,而是做人的问题。

    “妈的。”

    杨铭删除了手机上其它乱七八糟女人的联系方式,自己扮演的角色不同以往了,该短就断吧。作为一名丈夫,少聊骚、少泡吧,多关心爱人。

    多谈谈工作事业,经济实力才能维持生活品质。自从上次韩国收购成功回来后,孙文榕已经被任命为公司总裁,主管一切事务,他只当董事长。

    当然杨铭手里头还有其他企业,投资控股公司是制药业之外的重点,扩大招人依然是主要工作。

    “还有于海外的发展,我希望能在美国有一个分支,方便我们到时候把药物推广到西方国家。”

    孙文榕听了他的话后,也很赞同:“全球化发展是很有必要的,市场很大,我们资金足够充裕,完全能够担负起来。”

    “那么就得多劳烦你东奔西跑了。”杨铭说。

    “工作分内事。”孙文榕说,“不过董事长,我还有一个建议想要跟你讨论。”

    “直说啊,你可是公司总裁,有什么问题不要遮遮掩掩。”

    “我觉得,解酒药的发展有点鸡肋。”孙文榕质疑了制药公司的主力项目。

    “理由?”

    “作为一项原研药需要付出的时间、花费都太高了,而对于市场消费者来说,口服液目前已经能够满足解酒的需求!您不觉得,保持微醉、对酒精的兴奋感,才是发挥它功效的最好区间吗?”

    “有道理。”

    杨铭除了重大应酬,一般也是希望喝酒有点飘的,但不要过头,就是处在20-40毫克每百毫升之间的那种“兴奋愉悦”状态。

    如果状态全无,就有点像喝白开水了;虽然可以事后吃,但跟保持过程享受和兴奋相比,市场范围还是狭窄了。

    孙文榕继续:“所以解酒药就消除了这种‘良好体验’,更多的只能作为酒后的解药,从市场上来说,它会更为狭小,另一方面又消耗了更多的资金。公司的经营结构,不太适合这么浪费。”

    “你的意思是?”

    “暂时减少对原研药的投入,主力经营保健食品,占领国内市场,扩充海外市场,先拿钱!资金充足后我们再慢慢加大对这个项目的投入。”

    “很好……是个好主意。”杨铭同意了,因为赚钱才是他的唯一目的,什么方案赚钱快,就用什么。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