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三章 心意推手

    “老铁!”寇留仙制止了铁珊瑚,说:“你别急,这肯定是那两位留下的后手……我想想办法,看看是不是能出去……”然后就开始一寸一寸的在房间内搜索——房顶,上天无路;地板,入地无门。清晨早起没事做,负责萌萌哒的韩莎一边看直播,一边冷笑:这么简单就让你们找到了出口,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天地一片大和谐,流星过空,白虹贯日来的实在……不过,显然韩莎的想法他们是不知道的,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做——

    二男共侍一妇,还要一起做羞羞的事情,简直太考验他们的三观了。三个人还是那么熟,怎么做的出来嘛!

    “他们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风尘无语——这么好的一个软弱无助,被迫的机会都不好好珍惜?只能说铁珊瑚、寇留仙都是表里如一的君子,道德好人。

    韩莎道:“不管他们了……宝宝,剑心是将神合了一个概念杏质的剑——然后一切的剑,就都在其中了。这个我想来想去,感觉和大衍金丹的实质是一样的。大衍金丹,何尝不是你将纯粹的阴神合了一个概念杏质的数学呢?将有序世界的数学概念,和你的阴神结合,于是便可以御用一切法……而这一个完善的过程,就是一个锻炼‘剑心’的过程。”韩莎的这一个想法,却是很有道理的——二者本质相同。只是风尘的大衍金丹更加的厉害,更加变态罢了。

    风尘点头,说道:“正是这样。心,意,理。术、法、气。这一个由剑而延伸出来的体系,对我还是很合适的。”

    “来,宝宝,咱们推推手……”

    韩莎起身。

    风尘站在了韩莎的对面。

    二人说的是“推手”,但却谁也没有动手。只有无形的意,在心的支撑下,以理而运行。彼此之间的意相互的揉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时而如清风和煦,时而却又如同钢刀一般锐利。彼此的变化,心知肚明,彼此的感应,玄之又玄。

    这是“意念”上的一种推手,并且那意,是千变万化,却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的。

    散出去一丝,便可能将物质分解成为最原始的元素状态。并且在那意不散开的时候,连自我的组合都做不到。

    意来意往,缠绵而有趣。这既可以锻炼韩莎,也可以让风尘有所感悟,过了一会儿,风曦云也半路加入进来,由二人的推揉变化,变成了三方混战。

    风尘、韩莎自然是呵护着自己家闺女,显得很小心。陪着风曦云变化、运动。

    待风曦云、韩莎都显出了一些疲惫的神情之后,风尘就停下了推手。说:“休息一下吧。云云蛮厉害的,意中的变化缥缈无定,若非是爸爸妈妈,换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

    风曦云得意,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很厉害的。”

    过了一阵子,张天野、安落就过来问三人要不要出去。风尘、韩莎和风曦云没兴趣,便留在了住处。直播到了晚上的时候,寇留仙他们依然还在房间里没有办法——但幸运的是韩莎考虑到了他们的体力因素,所以三人虽然什么都没有吃,却并不饿。这或许会成为一次长时间的拉锯,是一次感情的长跑:

    但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人,也只有于放开了所有的诱惑之后,才能够看到真正的自己。这,是需要时间的。

    ……

    一周过去了,少了大姐的运营,青衣楼的生意一下子就差了很多。虽然天龙等人勉力维持,可却有些无能为力。平日里看着大姐那么轻松、简单,真正的落在了自己的手里,他们才体会到了那种“不容易”——熊孩子不爱学习怎么办?拉出去干几天活儿就好了——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写照。

    天龙现在就感觉自己以前太天真了,他宁愿回头当杀手,也不想经营这么一大摊子。

    再看那些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妹妹,甚至于最新收留的只有四五岁的娃娃嗷嗷待哺,巴巴的看着他……

    什么杀人手抖,什么已经对杀手这个行业厌恶了,也都变得一丝不剩。

    不容易,真不容易。

    以前大姐的不容易他们只能看到冰山一角,感觉到的,也不过是迎来送往的苦一些,但终归还是不那么累。唯有自己做过了之后,才会知道维持这一切是需要多少的精力,心中更是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孩子要等着她吃饭,一大摊子的人要养活。更可怕的是这些孩子每一年都会增加一些,孤儿太多了,看见一些,就收养一些,怎么会容易?而风尘、韩莎和张天野、安落、风曦云这两家人却又一次的上路了。这一次没有坐什么豪华的车架,却带着阿大阿二这些人,每天授课,培养……先天真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学的也很快。

    一路且行,上华山。这里的华山上没有修士,却有武林中知名的华山派。

    诸人去华山,就是想要看看华山派有没有什么看的过眼的武学,可以用这个他山之石攻一下玉。

    阿大他们就是向导——对于武林,他们更加的熟悉。

    这个华山和第一世界的华山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名字,山势、地形都是不一样的。“止步,这里是华山派,你们是何人?”有人拦住了一行人的去路,前面已经是华山派的山门驻地。这个时候,当然是阿大五个人出面,阿大说:“我家主人想要借阅一下华山派的武学典籍看看……”

    “呸,当我华山派可欺不成?”

    去一个门派,直接要人家的镇派秘籍,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那弟子怒拔剑。

    但剑只是出了一半,就出不下去了。他拔剑的手被阿大按住,阿大冰冷的像是一块石头,说道:“在我的面前拔剑,是一个错误。”

    那弟子平复了一口气,咬牙道:“诸位随我来。”

    什么是规矩?

    这就是武林的规矩——若是技不如人,那就什么也不要讲。进了华山派,里面十多人正在练剑,一个穿着道袍,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的老道突然看过来,弟子们也停了手。那弟子禀告道:“师父,他们说要借阅我华山派的武功秘籍!”

    “你们?”老道说了两个字,手一张,再一握,便严丝合缝的握住了自己的剑。

    阿大说:“是我们。”

    老道不怒自威,说道:“想要看我华山派的秘籍,那就给你们看……只是,怕你们无福消受!”

    老道却不知道,实际上此时他已经是被“看”了,周身的气的流动,内功之运作,皆已经被看了一个通透。他握剑、拔剑,剑在出鞘之后略微划出了一个半圆,朝着阿大刺了过去。阿大一手按剑,却只是退后了半步,那一剑便差之毫厘的从胸前划了过去。风尘此时却是开口,说:“全身之要,能不冒险,就不要冒险。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你这样小幅度的躲闪,并不是一个好习惯,容错率太低了。”

    “是!”

    阿大诚心受教——风尘的指导总不会错的。韩莎则是说:“刚才这一下攻击,你选择出剑截断,顺势而进更合适。攻防之道,以进取为上,退守为末,守则失其位。”

    老道眼中闪过一抹亮色,道:“阁下好身法。”

    “不值一提。”

    “我刚使的一招,是苍松迎客。是华山剑法的起招,接下来我会用白虹贯日。”

    白虹贯日是一招极其简单、直接的剑法。这一招剑法唯一的特点就是一往无前的快。但这老道的白虹贯日却还多出了一些亢龙有悔的意思,留了足够的余力。老道以为自己这样做,是极为精妙的,但在风尘、韩莎看来,这一招无疑是毫无看点。

    白虹贯日,讲究的就是一个不悔,是要将自己一切的信念,都灌注于这一招之内,百死无悔的。

    既然悔了……那何来白虹贯日的一往无前?

    剩下的也只是一点点可怜的“瞻前顾后”罢了。但话说回来,剑中的意境重要么?不重要,杀人的不是意,而是剑。但这样的意,却可以让自己的剑更加的稳定,让敌人生出胆寒。从这一方面来说,这样的意境,似乎又是重要的。

    剑如虹。

    但阿大的剑却是一种规则、平静。一道极为简单的弧线之后,两柄剑就错在了一起,贴靠在一起。

    新学会的线杏方程在这个时候便开始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一剑过去,就在老道的下巴上留下了痕迹。原本仙气飘飘的白胡子落了一地,整整齐齐的出现了一个断面。

    好凌厉、强横的一剑——若是要杀人,这一剑,就已经要了人的命。但阿大并没有杀人,因为他们是来找秘籍的,而不是杀人的。

    “我,输了……你们要看什么秘籍,随便看吧。只是不可带下山去……”输了就是输了,于是也不需要,也不可能找什么借口。作为一个门派的掌门,自然更明白如何保存门派——愿赌服输,才有资格在江湖上混下去。就凭他们的武功,看不看华山派的秘籍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若是不讲规矩,那华山派便终于今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