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一切从简

    这是一段郎有情、妾有意的“姻缘”,并不是那种“盲婚哑嫁”——他们彼此都是理解自己的心意的。韩莎拉着风尘的手,说:“这个时候,由我们来做这一个‘恶人’,岂非是很合适的?人生百年太短,你们已经没的浪费了……”

    “却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大姐的目光,落在了二人的身上。凭她阅人无数的眼光,自能看出风尘、韩莎的不凡:虽然唯一的错误,是将二人都当做了女人。心说:“莫非是不知道从哪儿流落出来的贵女?可若真的是贵女,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韩莎笑吟吟的看她,慢吟道:“我本天外客,自从天外来。这是我的夫君——风尘;我是韩莎。”

    却不曾听过这二人的名号儿。大姐心中一动,暗想这一定是假名,至于说是“天外客”她是一个标点都不信的。

    大姐道:“你们能逼迫他们回来,我很高兴。可我更好奇,你们是凭什么能够逼迫他们回来的?”老铁和寇留仙是一般人吗?不是。这二人能够在江湖上闯出名号,活的潇洒,自然是有本事的。那么,风尘,韩莎又何德何能?

    韩莎笑,盈盈的秋波荡了风尘一眼,说:“看看本事。”

    风尘无语,心说:“你这是跟小孩子说话呢?”行动却很是诚实,也不见动作、声色,只是远处假山上的一块石头突然平滑的裂开,分成了两半。除了韩莎,没有人知道风尘做了什么,又是怎样做到的。大姐惊讶至极,问道:“这是什么武功?”

    韩莎说道:“这一门武功,叫做无形无相横断一切阻碍灭绝剑气。无论是什么,只要被剑气一激,便会粉碎……”

    韩莎随口的命名出一个听起来有些高大上的名字——

    无形无相横断一切阻碍灭绝剑气。

    名字很长,所以这个名字肯定错不了。

    而实质,便是风尘吸收了那剑心、剑意、剑理之手法的一种应用,以自己锋锐的精神,如刀一般虚空斩去,就在瞬间破坏掉了石头的耦合,将一个原本被分子之间的作用力纠结在一起的石头中间,分割出了一个彼此不吸引,甚至于有些排斥的截面。这一种施展方式简单而粗暴,更主要的是对于精神的消耗,却是极小的。比之寻常的罡煞之转化,虚实之变化要简单、容易,且经济实惠的多。

    这心、意、理、术、法、气之六合,可谓是来到了第五世界之后,风尘得到的最大的收获了。

    由此,也让祂对这一个江湖生出了兴趣。或许,除此之外,还会有更多、更有趣的东西?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并不是说祂已经成就了第三类生命,第二类的生物的经验、智慧,人类的经验、智慧就对祂没用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也皆有其长。大姐吸了一口冷气,道:“好可怕的武功!”

    风尘道:“我们也听寇留仙和铁珊瑚说,这世上的武功,同样不凡。就譬如说是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据说创造这门武功的人,一经施展,天空就会下起血雨,血雨之内的人,也都会神情恍惚,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人屠戮。还有西方魔教之中的无上绝学,魔刀之法,施展起来让人只见一轮弯月,然后整个人的精神都会被吸引进去……”

    大姐道:“也不过是传说罢了。这样的武功,又有谁见过?”

    正这时,就听一小厮跑过来,然后警惕的看了一下诸人,便凑近了大姐耳语几句。

    说是“耳语”,但在场的却也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却是听的一清二楚。原来是前面有一个客人喝醉了酒,要对一个姑娘动粗,还砸东西。大姐听的柳眉一竖,冷笑一声,道:“天龙,你去把人打发了。这江湖虽大,可敢来我这里闹事的,还没生出来……”

    铁珊瑚道:“你们楼里人就别去了,我去!”

    也不给拒绝的机会,铁珊瑚就一把抓住了小厮,让小厮带路。风尘问韩莎:“也去看一看?”

    “就在这里看吧……老板娘,再给你看一样我们的神功——照彻万界本源天地视听大法。”

    然后,一个投影就在周围投放出来。一个虚拟的环境就出现了,正中心的铁珊瑚抓着小厮的脖子,一路走,投影就随着一路移动。进了前面,正见一个大胡子拉着一个姑娘不松手,一脸的胤荡。铁珊瑚一指对方,问:“就是此人?”

    “是,大爷,就是他……”

    “好嘞!”

    铁珊瑚一松手,放下了小厮。然后便大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了那江湖客,冷声道:“这里不是你闹事的地方!”

    “那个王八乌龟……”江湖客骂了半句,铁珊瑚一巴掌就呼在了他的脸上,恶劣道:“***给脸不要脸。王八二字,看清楚了,看清楚爷爷这张脸……给我滚出去吧。”说完就将人一扔,好像是扔麻包一样从开着的窗户扔了出去。

    大姐无语,骂了一句:“这个小王八蛋,这么弄,以后还做不做生意了?”

    风尘、韩莎:……

    这还真是大姐骂的,别人骂不得了。

    处理完了“意外”的铁珊瑚一回来,不出意外的就又挨了大姐一顿骂,但本人却嬉皮笑脸的没个正行儿。风尘、韩莎则是看着三人互动,过了一会儿,就干咳了一声,打断了三人,说:“择日不如撞日……你们的好事儿,也在今天办了吧。”

    “就在这里?就现在?”大姐和寇留仙、老铁三个人都是一脸便秘的表情。

    风尘问:“有问题?没问题吧……”

    韩莎也道:“我感觉就很好。不给你们生米煮成了熟饭,我俩也都不放心。你说万一过了今晚,这俩人就跑了,我们又去哪儿找?能找到,再抓回来,不是费劲?”

    “煮熟的鸭子要是飞了,那也太打脸了。而且你们这事儿吧,本身也没法儿讲究不是?事急从权,一切从简。”

    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简陋的婚礼就开始了。有证婚人风尘、韩莎在,以天地为凭,拜天地、拜堂、入洞房——三人也都是孤儿,是没有高堂的。所以,半被强迫半是压抑不住心中的那种雀跃、兴奋和忐忑的拜过了堂,然后就进了洞房。

    韩莎很是坏坏的在洞房的墙体布置了一个阵法,只要三人没有完成最关键的那一个仪式,这个洞房就算是用炸药炸,也是出不来的。

    成功的做了一件好事,韩莎的心情极好,拉着风尘的手,轻声的哼唱着“红尘多可笑”,就在大姐家的产业逛起来。无形的纠结力量下,二人就如同是跳出了命运的长河,和旁人的命运并不交集……一边走,一边直播着所见所闻……

    “快看,你们见过没有,这是什么道具?是做什么用的?”在一个类似于库房的地方,二人看到了许多的东西——张天野他们远程观看,一个劲儿的鄙视这个万恶的旧社会:马丹的花样真多!什么成人的爱情动作,什么奇葩脑洞,跟这里的实物一比,简直都是小弟弟。那姿势,那……然后,又去了赌场。赌场里并没有那种脏乱差,也没有那种喧嚣,反倒是像是拉斯维阿斯的那种赌场一样——

    各种的道具齐全,玩儿法花样。来这里玩儿的也都“往来无白丁”,筹码的最小单位都是十两。

    一个一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富商们搂着赌场里陪玩儿的小妞儿,豪气的一掷千金。

    这里就像是一个吞金的怪兽,将人的钱财吞噬一空。相比前面的楼,这里才是真正赚钱的地方。风尘和韩莎就看着一个胖乎乎的富商在一桌牌九上面分分钟输出去一百多万两。

    这是一个女人,白手起家,创造出来的“帝国”,盘根错节的网络了各种的势力、资源,在其中左右逢迎,拥有着极强的生命力。那是一种可怕,可怕的令人绝望……大姐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如果是放在现代社会,她一定不会这么辛苦,也不用这么拼命。然后,二人又去了最后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封闭的,处于地下的地宫。在那里,则住着一群还没有出栏的杀手。

    他们像是猪一样被圈养着,眼中有凶残,却少人杏。理智、冷酷……这便是“代替品”。

    代替天龙等人成为新一代的杀手。

    风尘看了一眼,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这些人不是富商的儿子,就是某官员的儿子。他们或者是因为抵债,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掳掠过来,成为了“不存在”的人。

    韩莎走了一圈,蹲下来看了看,说:“现在,他们并不在大姐的善心之内。”

    风尘点头,说道:“是啊,但感觉也没什么不对的。”

    之后,风尘、韩莎就回到了住处。第二天的时候,寇留仙、老铁和大姐就发现自己出不去了——人出不去,声音也出不去。叫了半天也没有用,原本可以被一掌劈碎的木门变得坚不可摧,质量好的令人绝望。拍上去之后,更是有一种拍在了一层气垫上的触感。老铁拳打脚踢的气喘吁吁,最后无奈了,问:“怎么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