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大姐

    过了前面营业的楼,后院便一下显得安静——那似乎是和前面的喧嚣、纷杂的红尘气截然不同的氛围。但等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这里却会真正的热闹起来,恩客们会和心意的姑娘们一起,在这里选择一个房间,然后舒舒服服的享受一晚——那是在家里,绝无法享受的美好。

    家里的妻子不会、不懂,也不敢有这些,毕竟都是“有违妇道”的。所以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地方,家里是传宗接代,这里才是谈情说爱。湖上的一个假山上立着一个凉亭,凉亭的围栏上则坐着一个人,懒洋洋的靠着柱子,望着头顶的星空发呆。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不算华贵,却很干净的棉布衣服。脸上流露出一种对世情、生死已经厌倦的情绪……

    可他明明却很小,才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又是什么,才会让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就流露出这样的厌倦呢?

    一个穿着华丽的流苏,露出了半截胸脯的女子从前面出来,脸上有两朵似乎存在的红晕,显是喝了一些酒。她的发髻既不是那种高高挽起的,又不是那种妇人们流行的坠在脑后,下沉到了肩膀头的发髻。而是一种锥形——透着一种高贵、凌厉。但换上一个人,挽出同样的发髻来,也定然不会有这样的气质。

    发髻上装饰满了金饰,镂空的花纹如牡丹一般艳丽。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但她实际上已经并不年轻了。

    一个女人的年纪,外人或许难以看出来,但她们自己的心中却始终记得。她今年已经四十一了……一个人又有几个四十一?放在偏远一些的农村,这已经是一个人的三分之二了。

    因为贫穷,因为生活,老人过了六十岁就要自己进山里等死了。家里养不起一个已经失去了劳动力的人。

    一切都和道德无关。

    这是命……

    从这一方面来看,她又是幸运的——她已经四十一了,除了感情上有所牵挂,不很美满,身份上也是被人看不起的老鸨(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但是,她却在成年之后并未吃过多少的苦,从二十三十往后的十八年里都是锦衣玉食的。

    但……她总是会想起那两个影子,越是年纪大了,就越想。反倒是二十多岁的时候,将二人忘了一段。

    那时候想,人啊,感情这种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一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却发现当时真的很长白。

    她是这里的主人,是青楼的老鸨,是赌场的老板,也是出于黑暗中,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青衣楼”的主人,青衣楼的杀手天下闻名,这都是她二十来年创造的。

    骄傲吗?骄傲或许是有的,虽然一切都是因为“生存”两个字开始。

    这个女人便是老铁和寇留仙共同爱慕的女人。

    年少的时候,二人被这个女人照顾着,还有一群孤儿一起,在这个世道上挣扎、求活。那是一段辛苦的日子,作为一群人里面的大姐,女人给人洗过衣服,做过短工……什么样的苦活儿、累活儿都干过——那时候她还是坚信的,一个人只要行的正,坐得端,就一定会有所成就。

    后来,他们一起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女人,但大姐只有一个,而他们却有两个人。

    大一些的老铁离开了,剩下一个寇留仙也离开了——他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一份施舍,那是对老铁的亏欠。他更无法面对大姐。他总归比老铁更加聪明一些,知道感情这种事情,不是可以让来让去的——这需要大姐自己选择。

    但现在,风尘和韩莎帮助他们做出了选择。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但奇怪的却心中并无恨意。

    有一些“强迫”其实就是那么的“从心”——只是迫于世俗力、礼教规矩,社会伦常,他们抗拒。

    可一旦有外在的力量强迫这么一下,自己似乎是强迫的,一切也就好说了。

    这就跟“女装”是一样的,表面看起来很抗拒,实际上心里是跃跃欲试的,之所以抗拒……不抗拒,难道自己是一个变态吗?显然并不是!但现在,和社会主流意识对抗的不是他们,所以他们怕什么?二人刚要走进的时候,就看到了大姐。他们不由的停住了脚步,就站在那里看……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怕了,可看到了大姐,骨子里还是有一种怂。

    大姐脚下轻灵,显示出不俗的轻功。直接略过了湖面上了凉亭,和那青年说话:“有一个任务,江南的晁爽……有人出价十万两。”

    青年说:“大姐,我们还要做到什么时候?”

    大姐道:“天龙……我知道你不喜欢杀人,我也不喜欢。我不喜欢看那群烂赌鬼,不喜欢看楼里的姑娘们被艹,被喜欢看那群虚伪的面孔,但没办法……我们,别无选择!你明白吗?无法回头的,也回不了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

    “我们不做杀手生意,我们自断了手脚,就不会有人再怕我们,也不会再有大人物需要我们。被大人物抛弃会怎么样?无数的恶狗,无数的豺狼,就会冲上来,将我们撕成粉碎……干干净净的做人,干干净净的做生意谁不想?”

    “可能吗?不能!”

    “你去杀人,咱们还能在这里喝酒,吃肉。还能过着看起来不体面,实际上却很舒服的生活。你不去,你会横死街头的——你指望你能够活在阳光下吗?要是珊瑚和留仙在,大姐也不会让你做这种事。但没有如果……”

    青年人苦笑,说:“道理我明白。可我真的不想杀人了,我现在拿剑的时候,手都会颤抖,心也会犹豫。”

    大姐说:“那你想做什么?你总要有一个事情做的。江湖上少了一个杀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至少要给我一些时间。至少,需要培养出一些新血。有了新血,你才能退出……”

    青年道:“也许,让我死在刺杀的过程中,是一个好的选择。”

    “啪!”

    大姐抽了他一巴掌,一边的脸都红肿了起来。

    大姐压低了声音,愠怒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小美他们?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孤儿?你难道想要他们和你一样吃那么多的苦,然后再去做杀手杀人?难道你想要他们无家可归,难道你……天龙,你不能这么自私的只想着你自己。你还记得你当初说过的话吗?你说你选择做杀手,就是为了给他们撑起一片天,一个游弋在暗处的影子,总是让人害怕的。可这个影子为什么让人害怕?”

    因为这个“影子”杀人无形,残忍、狡诈。最高明的杀手往往会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让你死的不明不白。

    武者和杀手,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路数。

    天龙神情木然,说:“可现在这些,还不够吗?”

    “这是够不够的事吗?”大姐怒急了——她感觉到天龙的不可理喻,便又是一巴掌。要么当初不要选择,既然走了这一步,那就要有继续下去的觉悟。现在撂挑子不干,那这里的人怎么办?

    她为的是自己吗?

    “大姐……”老铁终于开口。说:“不要为难天龙了,要杀什么人,就让我去吧。这些年苦了你了。”

    寇留仙道:“大姐,有我们在,这里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老铁?留仙?”

    大姐竟还记得二人的声音。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声音也从青年人的稚嫩变成了一种沉熟稳重,但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大姐突然扭头,看向二人,声音中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娇嗔:“你们竟还舍得回来?”

    “我们也不得不回来……我们是被人胁迫回来的。”寇留仙做出一脸的苦相,说:“人家说了,让我和老铁回来跟你结婚!”

    “哈?”饶是大姐见多识广,都被这种清奇的套路给惊呆了——这是什么样的人居然会产生如此清奇的脑洞?不过,看看老铁,又看看寇留仙……大姐忍不住就笑起来。说:“是什么样的人呢?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天龙也看二人,只是觉着熟悉——但二人离开的时候天龙毕竟还小,才是三四岁的时候,不怎么记事,却也记得不清楚。但他听大姐喊二人,便也知道了二人是谁。

    老铁铁珊瑚,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有一招绝学叫做穿花蝴蝶手,这原本就是老贼偷的手艺,硬生生的被他玩儿成了江湖一等一的武功绝学,拿穴打人,厉害非凡。

    寇留仙更是名满天下的风流人物,传说身边美女无数,但却是片叶不沾身,一直以来都守身如玉,江湖上的人私下里都猜测他有寡人之疾,要不就是修炼了什么禁欲系的武功。但这却并不损他在世仙人的名头。其头脑、智慧、手段,都是一等一的,一手同出于小贼的手艺更是炉火纯青,铸就了天下一等一的轻功。

    天下的贼多了去了,可就只有老铁有穿花蝴蝶手,只有寇留仙有花间游,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风尘、韩莎也在这时候走进来。风尘说道:“我们不就是强迫他们的人喽?明明是一桩好姻缘,错过了岂非可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