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荣耀的死法

    拦住去路的人中,有七个瞎子,一个独臂,一个独脚,还有一个佝偻着背,一个嘴岔子被人为的切开,像是小丑一样咧到了耳根。这些人的身份、来历,风尘只是一眼,在心中一动,便尽知了底细。便是连对方几岁尿床,尿了几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祂说:“这几人倒是有趣,被神弄得残疾,却幸而未死,这是来报仇了……”

    说是“报仇”,实际上却是送死——但他们又不能够接受自己死在无能之辈的手中。于是,死在神的手里,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但……风尘心说,依照那个女人的脾气,又怎么会让你们死?也许瞎子会再填上聋子,小丑的舌头上会镶嵌上珠宝,总之……你们越是想死,就越不让你们死。

    堂堂的神凭什么要让你们如愿?

    有时候活着,却要比死亡更加的令人煎熬、绝望。

    “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这几人的武功都不差,正好借着机会,咱们把剑中之六合一一剖析一番……”

    剑中之六合有心、意、理、法、术、气。

    者六合,乃是在和阿大阿二他们五个人交流、探讨之后,整理出来的。所谓剑心,是阴神合于“虚物”之道,风尘、韩莎等人私下里背着阿大阿二他们将之戏称为万能插座——这个给风尘的启发倒是不小。其中之玄妙,或许正是自己下一步之后,大衍金丹圆满后的更进一步之法理、规矩。

    剑意则为剑心之用,乃是以剑心发出无形之剑,斩杀敌手。这一法,在风尘推演来,却是以极为纯粹的精神、意志,如剑一般斩杀对方的身体组织内,被经过的部分的“标签”,用自己的意覆盖对方的意,使对方的身体认为这一部分的血肉、组织是“异端”,产生强烈的排异反应——同样是一种很强大的攻击。

    剑理乃是剑的公式,剑的定理。是如同数学公式、定理一样的存在。只是它的主体不是物理也不是数学,而是剑。

    法便是理的延续,是具体的应用。

    术,是细节的技巧,手段。

    “我等愿一试……”

    五人沉浸剑道极深,所以风尘、韩莎二人的点拨就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只是一路无人挑衅,也无法试验一下锋芒,今日这种机会,却是难得的。五人便先后出去,一字排开,阿大说:“我先试心、意、法!”话落,空气中就多出了一种冥冥的肃杀,似乎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潜藏在了虚空中,无处不在。如芒在背一般的感觉,笼罩了所有人,心念之中的一柄剑堂皇斩出。

    无形的剑,只是一种心意。但这一剑在风尘的眼中却又是有形的——剑中犹含了信息,它的速度和光一样的快。

    那一剑的形状也不是剑,而是瞬息之间一种波,同时存在了数种波段,裹挟着大量的信息冲击进入其中一个瞎子的身体之内。然后,那瞎子突然惨叫了一声,一道红色的细线就从眉心开始向下蔓延,整整齐齐的将人切割成了两半。

    红色的线高高的鼓起来,大概是有一毫米左右粗细。然后很突兀的,人就分成了整整齐齐的两半。

    这便是剑意!

    那个瞎子,就是被剑意斩杀的。他的身体内的细胞、血肉、骨骼因为被该换了标签,被剑意覆盖了去。成为了身体内的异端。当身体一开始排异,彼此间的黏连就不存在了,于是身体也就瞬间崩开,成了两半。施展剑意的是阿大,但杀死他的,却是他自己。那种盲目的、本能的排异反应,才是杀人凶手。假如是这种剑意的手段对准了韩莎……估计也就是被抹去一些细胞,吃一顿饭就能恢复过来。

    但这些天残地缺显然是没这样的本事。

    “这是什么手段?”

    独臂问了一句。

    阿大说:“凡入剑道者,必有剑心,以心动意,为之剑意。刚才我所用的,便是剑意。你们有心求死,能够死在剑意之下,岂非适得其所?”

    江湖人了解江湖人——何况之前他们也是要去送死的人中之一。所以对方的心思是什么他很能够理解。无外乎是寻求一种体面的死法,来结束现在的无奈和凄苦。那独臂人说:“能够死在传说中的剑意之下,的确是适得其所。下一个,就由我来吧,我也来领教一下剑意……”

    阿二上前一步,说:“不,你要领教的,是剑理。”

    “剑理?”

    “不错,是剑理,剑中的根本道理。心、意、理。请指教——”他的剑出鞘,一剑刺出,却是一个令人极为别扭的方式——别扭的不知道怎么闪避,变扭的好像是怎么样躲不开,也挡不住。然后,剑就穿过了咽喉,阿二说:“这就是剑理……”

    相比剑理——剑术、剑法和剑气便要好看的多。

    剑术施展起来,变化繁多,剑法运用起来,如羚羊挂角,剑气纵横睥睨之时,更是有一种飘渺凛然。

    但这三者却让人能够看得懂。剑心、剑意、剑理却看不懂。

    但它们本却是一体的。

    不分彼此。

    那些残缺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只是张天野、安落看的有些于心不忍。风尘、韩莎却满是淡漠,便是风曦云也是淡漠的。韩莎道:“这一理念的完善,或许我们可以立起来一个剑派了——六合剑派,怎么样?”

    “挺好的。心意理,法术气……说不得这个世界,以后会变成一个剑的世界。”说完,就继续关注外面的对决。

    生、或者死——对于这些残缺的人而言,死是一种解脱;能够死在这样的剑下,却更是一种荣耀。人的死有很多种,有屈辱的,有心甘情愿的,有荣耀的,有卑微的……对于将武功看的极重的江湖人而言,能够死在高明的武功下,用这样的一种方式结束自己,那便是一种说不出的荣耀。

    清除了拦路之人后,便再次上路。风尘的心头,无时无刻不再运转着大衍金丹,计算推演,祂的大部分的心力都用在了这里。时而观察一眼这星空,却并不曾在观察过的区域内发现任何一丁点儿的生命的痕迹……宇宙,是那么的孤独。地球似乎只是其中极为特殊的那么一个——宇宙中存在生命吗?

    或许是的,但祂没有发现。于是,这个时候似乎又可以说是没有。当祂表述说“未发现”的时候,人们便会理解为没有。

    这很有趣……也许,当祂乐意在新闻媒体上发话,阐述观察星空的结果,之后报到出来的东西,就从风尘说目前暂时未发现外星生命的存在变成了风尘说没有外星人,然后再次一转手,就变成了风尘说外星人根本不存在等等……想到这里,祂便是轻轻的一笑。转而又用了一小部分的心神,去推演自己金丹的六合。

    剑有六合,那金丹也应有六合。

    ……

    终于到了老铁和寇留仙的老家。他们爱慕的那个女人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是要比老铁还大了一些。

    女人开了一个逍遥楼,做着醉生梦死、灯红酒绿的生意。莺莺燕燕的姑娘往来,小厮穿梭,青楼、赌场分了楼层,各种的特殊服务令二人面红耳赤,都不敢进去。风尘和韩莎倒是淡然——韩莎更是有几分雀跃,说:“你们俩去啊,怕什么。生意只是生意,你看看这年头一个女人想要赚钱,除了这个外,还有的选吗?”

    “我们……”

    “去吧,这不是你们心有芥蒂的理由。人是要活的,去吧……洒脱一点,潇洒一点。也直接一点。她不低贱,你们也不高贵……”

    然后,二人就机械的迈着步子进去了。韩莎看了风尘一眼,笑的妩媚,说:“呵呵,要是他们知道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变成了高老大那种女强人,不仅仅开赌场开妓院,还做杀人分赃的买卖,又该如何?”在这个江湖,残酷的江湖——若是不想被人吃掉,一个女人能如何?

    只能是比别人更狠、更毒辣,浑身包裹上甲胄,才能生存。神是如此,这个女人也是如此。

    不够狠的女人早已经被糟践了,心软的女人早已经消逝在了江湖中。这就像是古龙的小说中的移花宫一样,那个地方的女人,那里的主人,唯独不像是人。手段残忍,规矩变态,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移花宫的花奴才可以傲娇的行走天下,没有一个江湖人,哪怕是武功比她们高强,也不敢去招惹。

    那一种狠劲儿可以崩你一脸血,至死方休。生存的手段,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移花宫的兴盛在于无情,移花宫的覆灭,却在于动情。

    在江湖上,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一旦感情用事,少了那一份毒辣和凶残,少了隐藏在后面的冷静,那便是死期。

    风尘、韩莎很期待他们三个人接下来的会面。至于风曦云……小小的年纪,来这种地方是不合适的,所以被留在了“家”里。张天野和安落则是开了远程观看,顺便陪风曦云。老铁、寇留仙进去了,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毫不停留,直接朝着后面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