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五剑客

    肉已经和骨头分离,只是挂在脸上。那剑客的面容便显得分外狰狞,从肉条垂落的缝隙中,似乎还可以看见森森的白骨。渐渐的,便有一些血点渗透出来,但剑客的表情却依然冷漠,连一点儿疼痛的应激反应都没有——有一些“本能”在一些人的身上总不适用的,这剑客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张天野嘲讽一句,却听背后自己的媳妇低声嘀咕了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这话分明是说他的。张天野很懵逼的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那剑客说:“这就是你的武功?”

    他竟然还可以那么冷静,就好像脸不是他的,痛苦也不是他的一样。那是一种已经超脱了肉体的桎梏的精神,就像是手中的剑一样冰冷,锋利。他的心,不为所动,只是问了一句“这就是你的武功”——明明是一句陈述句,却又给人一种嘲讽的感觉。

    张天野道:“你们打不过我……”

    “所以?”

    开口的还是脸上挂肉的那一个。

    “你们应该认清楚现实……”张天野以为他们可以认清楚现实——然而,他却又一次被风尘救了。因为那五名剑客竟然在一瞬间组成了一个剑阵,五柄剑同时出动,以一种快的决然,稳定的可怕的方式,分五个方向刺向了张天野。而张天野这小子竟然是以为对方不会再动手,所以,这一下,竟然没有办法再躲过去。若非风尘的反应够快,他的身上或许会多出那么几个窟窿。

    风尘、韩莎和女儿三个人显出了身影。风尘看那五个人,赞许道:“好剑法!好剑阵!”五人五剑——简直已经是术数的极致。

    将周围的空间、时机、光线等一系列变化都考虑在了其中。彼此配合之下,更是神仙都难防。

    他们三个人出现的方式很神奇,但对面的七个人却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恢复了平静。这个江湖、这个残酷的世界,让他们学会的一样品质就是冷静。只有冷静,才能做出重要的判断,一切既定的事实,需要的是承认它的存在,然后去应付他。而不是惊慌失措的大喊这不科学这不可能。

    冷静……难能可贵的冷静。剑客问:“你又是谁?”

    “风尘。”

    韩莎道:“我是祂的妻子。你们的剑法不错,看的不差,你们的剑法是以太乙术数为宗的,可对?”

    “我五人的剑法,承袭于术数,此剑法为太乙神门剑,而刚才我五人合击的阵法,便是大衍剑阵。五人同出,五剑同出,犹天罗地网,使人不可逃遁。”对待韩莎的态度,和对待张天野的态度截然不同——韩莎能够一眼就看出他们的剑法玄机,一句话就说清楚剑法来历,显然是值得他们钦佩的。

    韩莎看着他们,问:“你们可愿学更强的剑法?可愿见证一下更高、更广的天地?可愿意更进一步,成为剑中之神?”

    “这世上岂有剑中之神?”

    对于一名剑客而言,剑就是自己的命,而五个人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听的心动,却又感觉难以置信。

    韩莎问:“剑是什么?”

    一剑客道:“我不知道剑是什么,只是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将它拿在手里,每日里日复一日的练习,它是我的一部分,从来不会离开,和我的命一样重要。我的命是它给的,它的命,是我给的。剑在我的手里,剑便是活的,有温度,有情绪。我拿着剑,所以我行走江湖,才能一直依仗着,活到现在……”

    另外四个剑客也纷纷点头——这就是剑,这就是他们的答案。似乎什么都没有说,但却已经说的明白。

    韩莎笑吟吟的搂着风尘的胳膊,看了风尘一眼。风尘笑,对五人说:“我们来做一个有趣的逻辑证明问题,就来求证一下这个问题好了……你们刚才的话,可以作为已知的条件,我们顺着这个条件,来推演下去,一步一步的证明,看一看——剑,究竟是什么!”

    五名剑客很是严肃,抱着剑行礼:“如何的一个证明法?”

    “已知有两个点,过两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已知,一个直角的三角,其勾股弦存在勾勾加股股得弦弦……”

    这一个例子要是去给旁人讲,或许会听不懂。但对于精通数学的五名剑客而言,却已经明白了这一种证明的方式。一个人已经开始了“证明”——剑是什么?他证明的第一步、第一句话,就说出了其中的一个已知条件:兵器。并未多说,因为在这样的证明框架下,每一个条件,都是唯一条件,不能将几个条件混合在一起,需要单独列出来。然后,第二个剑客就说了另一个:杀人。

    第三个剑客则说了:护身。第四名剑客说:为道。第五名剑客则说:陪伴。

    “依仗……命……”

    风尘道:“那么,下一步,我们排除掉其中富含主观色彩,并且重复的内容。可得剑是一种保护、陪伴你们的兵器。这有问题么?”

    “没有问题!”

    “所以,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探讨什么是剑法、什么是剑意,对么?”

    “对!”

    “……”

    剑意、剑法、剑理、剑心……风尘和他们一样、一样的证明,分别说清楚了每一样都是什么。之后,才又问了一句:“所以,你们还认为剑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吗?我这里有更好的剑法,有更妙的数学……你五人不应该是江湖人,更不应该刀头舔血,剑才是你们的追求,才是你们的堂皇大道!”

    就是刚才,那一个瞬间的表现。让风尘、韩莎看上了五个人。他们的那种精神状态,那种超脱的禅意,那种意志,那种……总之,这是五个可堪造就的人。

    “吾等……拜见主上!”

    “好。”

    风尘的目光在那一脸挂肉的人的脸上一凝,只是呼吸之间,脸上的伤痕就长好了,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从微观的粒子层面重组之后,却要比血肉的自我繁衍、修复还要快速,比什么细菌、细胞、基因还要快捷。已如本能一般的虚实变化,罡煞运转,根本就无需阵法辅助,便可以施行。

    众人着实又被这一手震撼了一下,风尘“嗯”了一声,说道:“你五人,本身已至于先天之境界,却不自知,更因为一心都扑在了剑上,精神已经和剑有了连系……”当然,和精神连系的剑,只是一个概念,却并不是某一柄具体的剑。这是一种极为另类的的合阴神的方式,阴神,竟然是合在了一个概念物上。

    所以阴神还是阴神,但却又不是阴神。它既是超脱的,却又不能够超脱。而这样的一种东西,就是所谓的“剑心”。

    当他们随意拿起一把剑,那剑似乎都会活过来。这玩意儿是什么意思呢?这就相当于是一个阴神可以随意的进行合的工序,但合完了之后拔掉无情,不负责的好吧……这玩意儿简直太有趣了,风尘很喜欢。那种传统的剑仙手法、阳神手段,却是一条不归路,这却是一条“归路”……这玩意儿就……

    风尘的态度和蔼,说:“你们奉我为主,我自成就尔等。咱们却不必这么客气。”韩莎抢着给五人命名:“以后你们就是阿大阿二阿三阿四阿五了,顺序你们自己排……”

    搞定了这五个人,风尘便对寇留仙和老铁说:“你们回去吧。回你们小时候待的地方,那里有人在等你们……这世上的一些事,只要你们不是杀人放火,不过一些风俗,却无需在意。人生百年,匆匆就过。你们一个已经三十九岁了,一个三十七岁,都也不小了。老铁你的人生已经过了三分之二,寇留仙你也过了二分之一……逃避,不能面对自己的感情,等你们临死之前,又是否会后悔?”

    老铁愣了一下,说:“你回去吧。我就不回去了。”

    寇留仙说:“我……”

    韩莎道:“啰嗦……都回去。你们二人扯皮,却让另一个人苦苦的等。你们让来让去,又把等你们的人置于何地?这世上三妻四妾的多了,你们不过也就是一女二夫,算什么大不了的事?阿大阿二阿三阿四阿五,你们看住他们俩,不许放走了……咱们这一次做好事,把他们送老家去,然后结婚!”

    “是!”五人一点儿一间都没有,包围住了二人:“老铁,寇留仙,请你们不要让我们兄弟为难。”

    “……”

    这骚操作……然后,就在舟上的房间将二人软禁下来。每天吃喝不愁,舟在出了沙漠之后也自然而然的换成了豪华的马车——便这样一路招摇着跑到了青州,一路上的豪强见了那豪华嚣张的马车不仅仅没有过来打劫,反倒是还送上了不少的金银——神的威慑力,绝对是杠杠的。至于用敌人的东西不道德?没有的事儿……不过,在青州的时候,终于还是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神的仇人又来了一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