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神和红娘

    外面的七个人,单独拎出任何一个来,武功都比神差了很多——但值得注意的是对面足足有七个人,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七个人的江湖经验、脑子都很好使,比起神也只是差了一线。甚至于寇留仙的脑子似乎是和神齐平的……所以怎么才能看好张天野呢?风尘看看张天野,感觉自己做不到啊。

    当然,如果张天野一上来也不跟人哔哔直接开大的话,对方肯定扑街。一个泡椒凤爪下去,那威力简直跟核弹似的,根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抵御的玩意儿。怕就怕他一上来不打,跟人玩儿心眼儿……

    对方可都是老江湖……

    张天野出来了,就站在舟上,吸取经验离的老远。大声说:“你们自己过来,还是我把你们抓过来?”

    寇留仙问:“你又是谁?”

    “张天野!”

    “我想,还是我们主动过去的好。”又问老铁,“你说是不是?”老铁喝了一口酒,说:“是,当然是……”剩下的五个人也点头。他们就一步、一步的朝着这里走过来,不紧不慢,和刚才的语气、神情都不一样。张天野却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能够直面神,有必要在前面打一场吗?显然没有。将体力浪费在甲乙丙丁身上,那是毫无意义的行为——某人并不知道自己变成了甲乙丙丁,还奇怪这几个人怎么就过来了呢。寇留仙脑子最好用,所以剩下的六个人也就都听他的,把命交在了他手里。

    走近之后,寇留仙一拱手,很是优雅风度:“这位张兄,还请带路。”

    张天野将人引了进去。

    安落则是坐在了正中的卧榻上,审视了一下寇留仙七个人,说:“你们想要保留体力,对我发难……呵,你们想多了。本座又岂在乎你们这一点儿小小的伎俩?你滚一边儿待着去,连这都看不出来?”瞪了张天野一眼,张天野惺惺的退到了一边儿,嘴里低声嘀咕了一句:“人家不愿意打,我总不能欺负人吧?”至于说自己没有看出来对方保存体力的阴谋,那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绝不可以被媳妇鄙视智商和长短,这是原则杏问题。寇留仙却忽而说道:“你不是神母!神母在哪里?”

    这寇留仙真是一个人物,就因为安落呵斥了张天野的一句话,就判断出对方不是神,并且还非常的肯定。安落则是好奇,说:“那,我不是神母,那谁又是神母呢?”

    “神纵横西域,绝不容人忤逆,说一不二。且也绝不会说什么‘滚一边儿去’这样的话。在下不才,虽然没亲眼见过神母,却也隔着帘子交谈过,自问还是知道神母的脾气的。这个答案,不知道阁下又是否满意?”

    “修的麻袋——那个小白脸你够了啊。别装逼泡妞,这是我媳妇。你看我头上是绿色儿的吗?”

    张天野一看这架势,妈卖批的分明就是楚留香装逼泡妞的套路啊,虽然你俩都有一个留字,但我媳妇是你能泡的?张天野的醋坛子都翻了……安落白他一眼,说:“你急什么,我就是逗逗他……好吧,我的确不是神。因为神,已经死了。从这里顺着我们的来路走上两百多里,你们就能看到她的尸骨!”

    “她又怎么会死?”

    “当然是被我杀的。你的红娘,也的确是死了,啧啧……你知道红娘是谁吗?”安落似笑非笑的看寇留仙。

    感觉现实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一些——那个自称是神的一个丫鬟,偷偷摸摸的跑出来,怕被神追杀的,温柔可人的美人儿,实际上就是神啊。就是这个女人,和寇留仙生出了感情,在一起花前月下,生活了许久。若非如此,寇留仙是闲的蛋疼了,才来找神,想要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的小红还给他——他却不知道,当时红娘离开,只是因为有一个小国叛乱了,竟然敢挑衅她红娘妈妈的权威,直接去灭国了。后来一连串的误会之后,神就想着干脆,等寇留仙来,然后自己露出真面目,给他来个惊吓。

    然并卵……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一个惊吓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神就死在了安落的手里。

    事情就是这么的戏剧杏……所以,哪儿给他找一个红娘呢?

    要不是风尘说,她都不知道。

    “你说寇留仙知道真相之后会怎么样?”韩莎、风尘和风曦云一家三口利用阵法掩盖了行迹,集体窥屏。

    风尘沉吟着,说:“首先,跟落落拼命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咱们也见过了。强横霸道,手下无辜不知死了多少。更是蓄养盗匪,对来往商客动辄劫掠虐杀,把持了这一条丝绸之路。周围的小国敢怒不敢言,国王都是要跪下贺寿的。知道了红娘就是神,说不定……会难过好一段时间吧。”要说寇留仙这个人,杏格中便少了那种迁怒的脾气,更多的是会审视自己。他嫉恶却不如仇,是一个云一样的人物,如天空的白云一般悠然飘荡,却不沾染泥土。

    他处江湖之中,心却游离于江湖之外。这是一个一等一的人物。韩莎说:“这个时候,岂非正是需要一个女人来抚平创伤的时候?”

    “一切的不可能,也都有创造的基础。铁珊瑚,寇留仙,少一个都不完美。一女二夫……”

    这很有挑战杏——但有挑战,才有乐趣。

    至于说是现如今人类社会的规则是什么,约定俗成之类的风俗又是什么,那关风尘、韩莎什么事?风曦云提议说:“可以让他们去西藏那里隐居,我记得有一个民族兄弟俩娶一个媳妇是很正常的。入乡随俗嘛……生米成了熟饭之后……哎哟!”话没说完,头上就吃了一个板栗,很疼很疼的。

    韩莎道:“小孩子家家的,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谁告诉你的?”教训了风曦云一句,便用芯片和风尘单聊:“这不会是云岚说的吧?”

    “现代资讯那么发达,知道这个不很正常?”风尘倒是无所谓——就风曦云的脑瓜子,那是能让天才绝望的天才,早熟早慧没什么值得惊讶的。这就不能当成普通的孩子了,不然会养废的。韩莎却是不会就这么放过风曦云,心里编排着怎么惩罚她,一边继续看戏……但貌似自己家闺女说的,还真有可操作杏呢。

    ……

    寇留仙心中升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还是问了出来:“红娘是谁?”

    “你的心中,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红娘就是神,神就是红娘啊……神,高高在上,说一不二,但高处不胜寒。你要知道,一个再高傲的女人,也是女人,总会对爱情有所幻想的。这就跟一个男人想女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是人杏。所以,你算是她的爱情……你知道,我们遇见的时候,她是怎么说的?”

    “她就问了手下一句是寇留仙吗?不是,就杀了吧。你看,你在她的眼中,是可以活的,而我们这些路过的吃瓜群众,却要被随手处理掉。”

    “她要杀你们,所以,她死了?”

    是悲伤,心痛,还是……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五味杂陈。寇留仙默然了半晌。一名剑客却突然说话了:“你杀了神?”

    “不错!”

    “白通剑,剑长二尺八寸三,重二斤四两,请指教。”

    “张赫,剑长……”

    ……

    五人依次出列。

    老铁张大嘴,说:“你们这是?”

    “我们本为杀神而来。现在神死了。我们当然要见识一下杀死神的武功!”一个人说了一句貌似很认真的话,却说得老铁哑口无言。寇留仙则道:“还请手下留情。”那五人却并不需要这样的手下留情,反倒是说:“生死相搏,请全力以赴!”安落却看向了张天野,嘴角勾起一些笑容,说:“他们要和我生死相搏。”

    张天野道:“那就问我同意不同意……来,孙子们,过了爷爷这一关再说。”张天野说完话,身上的肌肉就膨胀起来。

    胳膊变得圆润粗大,浑身都变得粗壮,原本修长的身体一下子竟然变得敦实,足足横着宽阔出有三分之一左右。那一身的腱子肉,在皮肤上留下了浅浅的沟壑,呈现出一种稍微淡粉的颜色。变成了蒲扇一般的手,更是散发出热意,一步跨出,手便大张开,就是一抓。空气都被这一抓压的呻吟起来。“嗡”的一声,气流激射,同时一抹寒光起来,却是一柄剑朝着他身上招呼过来,寒光直破手掌。

    剑刃很薄,带着拖拽的力量,显然不能硬接。但张天野偏偏就选择了硬接,之前安落和神的短暂交锋他看过了,触动很大。剑在身上流淌过去,却没有血,也没有破开皮肉的痕迹,就那么轻轻的掠过。

    张天野那奋起的肌肉另他的皮肉拥有着极强的防御力。手虚空一握,空气激荡,犹如箭矢一般攒射出去。从五根手指的缝隙过滤之后,就变成了压力极大的锋利的空气刃,切于那人的脸上,满脸都是斜着的血痕,五道血痕深可见骨,大片的皮肉都翻卷了起来。张天野退后一步,说:“你这武功,似乎不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