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相柳阿凡达

    之后,便主动的安利了韩莎、张天野,一人发去了一份。标注道:很有趣,看看。至于具体的内容,却卖了个关子,不去说。在这一有关于映射的论述中,最神奇的地方,是其中关于“有效层级”的论证,再一次根据大衍金丹,论述了“事件边界”这一个东西——提出了有效的映射层级,规定了映射层级的边界问题。于是……这一个看似无限的、且极限的问题,竟然是有限的。

    逐层映射之间,次一层和上一层之间,存在的关系符合于一种复杂的指数关系,是一种五次方程、六次方程的交替——更是由这一种映射关系,做出来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从中心处向边缘处,由稀疏的点蔓延开,然后形成一个密实的边界的圆形——确切的说是球形。

    但依靠着过人的数学功底,它被切片、降低了一个维度,变成了平面的、二维的……这个圆,和表示微观粒子的电子跃迁的图差不多。

    这也就是风尘认为“有趣”的地方……显然,这一个论证说试用的领域,肯定是并不局限于一个元婴的映射,只是一种思维小游戏的。它——有着更加广阔、更加宏大的舞台。风尘安利完之后,就去了隔壁。

    隔壁的房间整体被阵法笼罩,整个变得铜墙铁壁一般。相柳无忌被剥成了白斩鸡,羸弱修长,皮肤苍白的身体就被那么固定在地上。

    手腕、脚腕、膝盖、脖颈……每一处都有一个小型的阵法形成的环,将人固定、束缚,丝毫动弹不得。

    只是相柳也一直没有动弹,从昨天自己咬了自己一口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昏迷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这一事实。张天野临时改出来的一身白大褂、防尘帽、口罩和无菌手套都没有派上“恶作剧吓人”的用场——穿着白大褂、捂着口罩都一整天了,相柳无忌也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不过,除了恶作剧,该做的事情倒是一件不少,体检完成了、切片也完成了……但没能够让对方一睁眼,就看到白大褂提着寒光闪闪的手术刀比划,莫名的失望!

    他就想看相柳无忌一睁眼,然后吓得浑身肌肉都颤抖的跳动,然后实在是承受不住精神压力嗝喽一下背过气,再晕过去。

    哎……可惜事实不给他机会啊。风尘一过来,张天野就告状:“看看你闺女干的好事,人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安落捂脸:“我师父一直都在这儿,你怎么不跟我师父说?”

    张天野道:“你这就不懂了。你跟咱师父是一头儿的,我跟祂是一头儿的。要告状当然挑人……你就说,过分不过分吧?好好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硬是弄成这样子了。”风尘轻飘飘的说:“那你把人弄醒不就好了。”

    “问题是……”问题是他试过了,弄不醒啊——说到底是风曦云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来的太狠。

    风尘道:“那我看看……”这相柳无忌自从弄回来,祂还都没检查过呢。张天野打断祂,让祂先换上白大褂,拿上手术刀——这个形象是必须的。韩莎和安落靠着墙根,掩口说道:“宝宝你注意一些,别给人弄傻了。他现在吧,脑子里的电子有点儿乱,不小心就会成了傻瓜了,我都不敢往醒来叫……”

    风尘一检查,果是如同韩莎说的一样,因为自己被自己咬了一口,致使相柳无忌身上原本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起来。

    心说:“这闺女还真会被我找事儿啊……”但——当爹的不就是给闺女平事儿的吗?而且这事儿说是事儿也是事儿,说不是事儿也不是事儿,醒不来……那就埋了好了。风尘穿着白大褂,动念之间,阵法便随之而动,无声无息的,对方脑域中的电子震动,然后瞬间便分开了……

    “啊,你这——”相柳无忌的意识还停留在昨天,被扔出去的那一瞬间。被自己的相柳之影咬过的酸爽记忆还在……一睁眼,就看到了风尘、张天野——两个一身白,只露出了眼睛,手里拿着小柳叶刀的人居高临下的看他。相柳无忌挣扎了一下,却是浑身动弹不得,就像是一条没用了的烂肉一样……暗送了风尘一根大拇指,张天野森森的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不要激动,这样的情绪对你的身体并没有好处。你的身体很糟糕,我给你做过一次全面的,由外而内的身体检查,你的身体……”

    张天野化身大蛇丸……

    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陈教主的荣光照耀着他——切片,必须切片,只有切片才算研究,不切片的都是异端,都是邪道。

    “作为我宝贵的实验素材,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有大的心里波动……”

    “……”

    再然后,一个隔音阵法之后,相柳无忌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看张天野和风尘说话,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这让他莫名的恐慌……

    张天野说的是:“我打算将他的功法修改的更加激烈一些,让身体的反应更快一些……这样可以更好、更明显的观察。看看你的推论数据,和真实的实验数据之间,是否完全吻合……”推论——最好的验证方法就是实验。张天野说完,脑子里就多出了一股信息,风尘几乎是动念之间,就直接将修改好的功法送给了他。第三类生命的思考速度,就是这么的迅速。

    “爱死你了,亲。”张天野抱住风尘,想要在祂的脸上来一个感激的吻,却不想直接被风尘一把推开了,“死开,别想占老娘便宜。”

    “老娘……”张天野的眼角跳了跳。心说媳妇还在旁边看着呢,你自称“老娘”也好意思?

    还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公德心了?

    风尘白他一眼,说:“你有意见?那你问问落落答应不答应……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以前那个浓眉大眼的张天野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张天野……”韩莎从相柳无忌的身上踩过去,和风尘说:“宝宝做的对,可不许被人占了便宜。什么以前的哥们儿都不行,这叫猥亵,是犯罪!”

    “对!”风尘煞有介事。

    作为一个可爱的第三类生命,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随时防备一些怪蜀黍。

    “我刚看了一些咱家云云的论文……你不觉着,这一理论可以很好的解释七种基本力吗?我刚才试着替换了一下,很直观。七种力之间,也可以相互进行转化、统一,比起以前的公式来,感觉似乎更加的、更加的……”怎么说呢,以前的公式不能说是错误,但却绝对没有这个公式这么面面俱到、这么细腻。

    这其中的差别,就像是相对理论和经典理论之间的关系一样,经典理论也可以解释很多东西,但相对论却在这个基础上,更加的细致,更进一步。

    风尘道:“嗯,我也有这种感觉。云云的这个,应用杏很广……”

    ……

    天一门丢了一个人,但却并不着急。因为烈焰门、金甲门告知了情况,说是相柳无忌不小心得罪了某个隐世不出的前辈,然后被前辈捉去教训了……只是教训,并不会有什么危险。甚至于还晦涩的暗示,说可能是一些了不得的机缘!对于修士而言,遇到前辈,无论是被教训还是被教育,都不是一件坏事——遇到了前辈高人,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然后直接就从你脸前飞过了,那才是坏事。

    于是,该在小岛上查,就继续查,该研究线索,就研究线索。只是这一件事上烈焰门的女人们是分外的不上心,天天就想着这里逛逛,那里去找一些好看的石头,从水里捞几株珊瑚、贝壳,准备做一些首饰。

    金甲门的糙汉子倒是看着努力……但他们绝对是越帮越忙的类型,还不如让他们找一块空地打架玩儿。

    于是真正出力的,也就只剩下了天一门和青云门,整日里可以看到天空中星蕴变化出来的各种飞禽走兽,在天空横空而过。也可以看到天一门的相柳之影过空……那阴郁的影子笼罩过的地方,就连空气都是阴郁的,久久不散。而在张天野、安落的房间里,地上的相柳无忌却是在一天、一天的发生变化——首先的变化是皮肤,原本的皮肤从苍白变成了一种苍蓝色,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阿凡达一样。眉毛则是变得黄绿黄绿的,一双眼睛也变成了那种金灿灿的颜色。

    张天野开玩笑说逍遥侯从悬崖地下跑上来之后,眼睛就是这种色儿的。这些是体外的变化,体内的变化,也同样巨大。

    红色的血肉则是变成了蓝绿色,组成血肉的微观粒子发生了变化,全部被替换成了厌氧细胞……巨量的,并不挑剔的呼吸。只要是带有离子杏质的,无论是正离子还是负离子的气体都可以被吸收、运行身体。

    而且,吃下去的食物,也能够在体内被消化出一定量的离子出来……只需要进化的再彻底一些,这就是一个全新的……嗯,阿凡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