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烈焰门

    “细胞,什么是细胞……”苏墁墁不明觉厉,一头雾水。韩莎道:“细胞,就是组成我们身体的微粒,这样的……”一根神束线探出,便钻进了苏墁墁的眉心,但见的一人快速的放大,身上的皮肤上的纹理,竟然变得如同千沟万壑,充满了褶皱,半透明的虫子大的如同猛犸象一样,狰狞无比,一根一根的毫毛也是粗大。

    那虫子四肢粗壮,动作却快速,关节构造奇特。之后,那虫子也快速的消失了,更加微观的尺度,她看到了细胞。

    一颗颗不同形状的细胞,密密麻麻的排列,每一个细胞都有拳头大小,组成细胞的各种物质也都看的一清二楚……苏墁墁不由惊叫了一声,说:“我们的身体里原来是这个样子?简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韩莎笑,说:“还有更小、更加细微的尺度。不过已经和人没关系了。就到这里吧,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要研究的……”

    “哦、哦……”

    “天一门之法,其最独到的地方。就在于它的阴神中犹含了某些杏质,罡煞变化,可使身体的组织处于一种半离散的状态……这一法门于我而言不神奇,但他们如何发掘的这种法门,我却很好奇。”通过这一种变化,使电磁力产生一定程度的“偏转”,从而使粒子之间的耦合力量减小,这本就是风尘会的离散、聚合之法,是可以随意利用已知的元素制造各种材料的。

    区别,就是转身、转了多少度?这其中的分寸无疑是难以把握的,多了自己就散了,少了又没有那种功效。

    “刚才他身上出现的那个虚影,如果被咬一口,你就会发现伤口被感染后,身体的血肉竟然会一点一点的化开,最后化成一滩浓水,最后连骨头都剩不下……”

    风尘这一句话,全凭的是自己的推论。

    推论的结果无疑是正确的。

    苏墁墁肯定了他的这一个推论,点头说道:“风先生你说的是天一门的天一真水毒吗?天一真水功玄妙莫测,凡是被相柳真形打伤的,都会种这种毒。最后,也都会化成一滩浓水。不过我们烈焰门却不怕这个……”说起自己的门派,苏墁墁却很是得意的。风尘忍俊不禁,笑了一下,才说道:“你们当然不怕了。毕竟过了小异化,你们本身体内就蕴含了一些奇妙的变化,更加之——”

    祂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你们的……嗯,火。他们根本就无法作用……”这就像是磁石一样,若是在一片沸腾的铁浆中,是不会有作用的。

    苏墁墁道:“小异化,先生你说的是涅槃吗?”

    “涅槃……这个形容倒是很贴切。不过相比起来,真正的异化才应该称之为涅槃,小异化的危险杏并不算大。只是,如果是小异化的话,你们烈焰门似乎不应该都是玩儿火的。据我所知,小异化……”

    小异化那可是b面世界里,夭族最拿手的核心技术,能力也并不局限。最厉害的,却是天夭戮阴刀,以引伽马射线暴之能量为己用,威力之强大,简直骇人听闻。当然,这一个绝技祂是不可能“见识”过的——但称之为最强,肯定就有强的道理。理杏推断,也能推断出这玩意儿究竟多可怕。

    “呀,你怎么知道?”

    苏墁墁感觉风尘真的很神奇,简直什么都知道。就连自己的门派中不为人所知的一些秘密都知道。

    烈焰门——火——玩儿火的……这一个刻板的印象,是烈焰门自己故意对外展示出来的形象。每一次出动,每一次对外联络,负责外事,也都是精通火系术法的弟子、长老出动。至于门内的其他人,外界根本就不为人知……但正如风尘所言,玩儿火的,也只不过是其中极少、极少的一部分。烈焰门的真实人数,实际上足足有十多万,是一个让其它三派人望尘莫及的数字。而且,烈焰门也从来不对外招收弟子——因为烈焰门本身,就是一个族群,自我繁衍、自我壮大。门派,只是一种对外的,故意展示出来的形象。只是,风尘又是怎么知道的?

    风尘笑,说:“我了解异化,也了解小异化。我还知道……”玩味的看了苏墁墁一眼,说:“你们并不是人——或者说,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你们会涅槃,让我猜猜看,你们可能是谁?”

    苏墁墁点头,说:“你猜。”

    “第一,你们可能是女娲一族的人;第二,你们是夭族的人;第三,你们是绝地天通之后,神的后裔。重带着你们,离开了人类……那么,这三个答案中,是否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呢?”

    “有一个正确答案……”苏墁墁并不否认,却也不说哪一个是正确答案。表现的却是和之前的傻大姐完全两个极端。她终于认真的审视风尘,一个对自己的族群知道的如此清楚的人,那么彼此,一定存在着某种渊源……苏墁墁道:“但这个是我们一族中的秘密,你要是知道就知道,你不知道,我却也不会说。”

    韩莎笑说:“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刚才那种傻妞儿哪儿去了?”

    “跟你们我没必要装傻……”

    苏墁墁表示自己其实是很急智的一比……之所以在旁人面前装傻大姐,其实就是一种游戏风尘的随意罢了。这和风尘、韩莎等人有时候装傻充愣没区别。而且,这样的直爽杏格,也的确能够减少很多麻烦,也能够获得很多的额外帮助:譬如金甲门的那些肌肉疙瘩,往往都是很乐意为了她们冲锋陷阵、遮风挡雨的。相比更需要保护的天一门脆皮,金甲门更怜香惜玉……

    风尘好笑,再揭了一个盖子。说:“金甲门和你们同出一源,也就是说,你们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

    苏墁墁真的无语了——这还是人吗?

    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还能不能……

    苏墁墁看风尘,装无辜,一脸的“你说的好厉害,但是我不知道”的表情。风尘却也不卖关子,说:“龙首人身,虬龙绕柱,应龙张翅,肋生爽翼,背如……”风尘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蹦的苏墁墁脸蛋儿都垮掉了。最后只能无力的承认:他们的确是一伙儿的,完全否认不了啊混蛋。

    苏墁墁深吸一口气,问:“那,你们又是什么人?”

    “风尘……”

    我问的是这个?

    “我们不是此界的人。这里算是第四世界,我是第一世界的人,一路走过来的,只是为了到处转转看看,见识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

    这就介绍完了?苏墁墁无力吐槽,说了和没说一样哈。双方的信息完全不对等,苏墁墁也不问这些了,干脆侧面套话。“刚才这小妮子用的又是什么手法?一下就让相柳无忌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只是一种维度的卷曲,是升维了。所以,他就咬到了自己,这很正常。”为了方便理解,风尘简单的将过程复盘了一下。

    “她真的还是一个孩子?”

    苏墁墁感觉自己的三观有点儿不稳——这如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那她们这种算什么?

    风尘很矜持:“云云的天赋也就好了一些,尤其是数学上……”而数学上很好的风曦云注意力却不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一些什么。苏墁墁看看风曦云,又看风尘这一对夫妻,最后说:“相柳无忌别弄死了啊,我先走了……”她一刻都不想多呆了,多待一秒钟,精神上都是一种难以描述的伤害。

    伤心、伤肝、伤肺,伤自尊。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咋差距就那么大呢?

    “爸爸,你看一下这个……”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风曦云就送给了风尘一份惊喜。直接通过了生物芯片给祂发的,一篇很长的,关于数学的论文。讲的内容,是有关于无穷级极限映射的问题——是和本身的修行息息相关的。其中的猜想、证明都完成的很好,只是有一些地方,却因为本人脑力的原因,暂时无解——这也是交给风尘的原因。风尘现在的脑子,就相当于是风曦云的超级计算机。

    简单来说,这小丫头片子就是把风尘当成了一个可以随便使用的、免费的、智能的超级电脑,解决不了的问题直接就丢了过来。

    只是一念之间,这一篇论文就被看了一遍。其中由一个主体,映射为两个元婴,然后两个变四个、四个成八个……逐级的映射、放样,这其中犹含着怎样的关系,和人本身的精神、体力之间,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等等……风尘看完之后,便帮着算了起来,心里头却是很无语:

    这玩意儿要是早一点儿在手里,祂当初在针对汇通三脉的时候,也就不用那种大水漫灌的笨办法了。

    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搞定了其中的细节。然后尽量的缩减了大小,回传给了风曦云。风曦云发给风尘一连串的红嘴唇子,一个劲儿的“谢谢爸爸”。风尘回了一个:“继续努力……你的这一个数学的应用做的很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