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金甲门之异象

    “小子……虽然我也看相柳的小白脸不顺眼,但是——”两米多高的龙师兄居高临下的俯视张天野,予人一种极大的压抑。身上的肌肉,就像是莽龙翻身一般,虬虬而起,钢筋一般的缠绕了躯干、胳膊、腿,原本光滑的光头,都也拧起了一条、一条的肉丝,两侧眼角向着两边蔓延,形如龙角一般。他声音闷闷的:“放了他。不然,要是师父知道了,会发飙的……快点儿,我不想动手……”

    双臂举着,弯曲了一下,夸张的肱二头肌发酵一样的隆起来。张天野看的不禁吞了一口唾沫,这玩意儿、这个人——这金甲门怎么会出来这种变态?

    是的,张天野瞬间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变态”,只是因为这一种皮相,他也只是从风尘的身上见过,亦是所谓的,一种将劲、力之能,筋肉之能练习到了极致,才有的皮相。包括但不限于脖颈变成三角形的截面的“应龙之象”,这其中就包含了面部的、类似的变化。一条条的肌肉显示出来,是有角有楞的。

    同时亦有“肋生双翅”等……如果这个龙师兄只是具备了一二,张天野还不会太过于惊讶,可这个龙师兄的相,却几乎全了。

    周身上下,每一条肌肉、每一寸肌肤,都具备了异象。

    ……

    如果,这些都不是样子货的话……张天野吞了一口唾沫。不是样子货的话,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也没法儿打。周身皆都显示出异象,就意味着对方万法不侵,什么雷啊火啊的之类的攻击无效,本身的反应、搏击也会极其高明。那种反应速度不是……想到这里,他忽而心念一动:

    不对!

    这大猩猩身上的色儿不对。风尘施展出异象的时候,身上的色儿是什么样的?是黑的,漆黑漆黑的,还黑的发亮,整个人就如铁一般。

    但这个龙师兄身上的色儿也没变,就是肌肉鼓起来了,看着有些狰狞。就凭这一点,张天野都有八成的把握断定对方是西贝货。于是,张天野反倒是跃跃欲试起来——妈卖批的,被风尘的异象虐过千百遍都不是对手,今儿终于有机会出口气了。便道:“我凭什么放他?是他找我麻烦的。要不然这样,咱们俩打一场,你赢了我放人,你输了——你输了反应就是打不过我,打不过我,我不放他,你也没办法是不是?”

    龙师兄一想,有道理。大是点头:“好……那就来啊。”

    “云云,你给人看好了……”

    本和风曦云躲墙角看热闹的苏墁墁扭头看风曦云,不用脑子都知道“云云”是叫谁。风曦云也没想看热闹会看的麻烦上门。苏墁墁的眼神儿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怎么办?我们四门毕竟同属正道,见死不救的话……风曦云用力捏了一下苏墁墁的小手,低声说:“墁墁姐,你现在不是在我手里呢吗?你不是不帮忙,是落在了我手里,无力帮忙。总不能你都被我捉了,还能上去帮那条小蛇吧?”

    苏墁墁:……你说的竟然如此有道理,竟然让我无言以对。不过,就你这小身板儿能行吗?这确定不是开玩笑?

    但——单纯的作为一个借口的话,勉强还是说的过去的。

    于是就默认了。

    这相柳无忌的人缘儿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差劲。可热闹的风尘、韩莎也是无语无语的。韩莎幸灾乐祸:“你说他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怎么的这么不受待见?”风尘道:“这还用猜?学霸看不起学渣呗。你看,天野那么明显的破绽,不就只有他发现了吗?智商不在一条线上,于是看不起人不是很正常?”

    韩莎道:“有道理……那咱们也鄙视鄙视他。这么明显的当都上。但我怎么感觉那个苏墁墁是真傻,那个大个子是装糊涂。”

    “因为你的感觉是真的……”风尘吐槽——就凭着韩莎的出身、能力,一眼就能看透这几个人,哪儿来的“感觉”呢。

    “真傻”的那一个,却也真的让韩莎喜欢。这样单纯没心机,大大咧咧的傻大妞简直令人稀罕的不行。那装傻的一个,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所以这会儿真傻的才会和风曦云待在***热闹,处于一个最为安全,最不可能发生意外的地方:傻人有傻福,傻妞的运气一般都不会太差——这简直就是至理名言!张天野那里,也将相柳无忌直接扔给了风曦云——扔的很放心。

    一点儿都不担心脱手之后的相柳耍什么幺蛾子,风曦云这个小妞的本事可不差,一身的数学造诣都是可以直接化为阵法、应用的。甭说是一个相柳无忌了,就算是天一门连锅端了一起过来,都不是对手……

    相柳才一飞出,就立即施展手段。其背后一条蛇形的虚影浮现出来,便将人带着悬浮在空中,一口朝着张天野咬过去。

    “云云,你倒是接啊……再坑我,下次不给你求情了。”张天野郁闷的吐血——风曦云是不怕相柳无忌,可架不住风曦云坑他。也就是相柳无忌的手段太糙,出招太慢,容他说完了一句话。风曦云“哦”了一声,便是出手,根本就不见什么动作,那天空的虚影就突然扭曲,然后变成了一团,相柳无忌则是忽然喷出了一口血,气息萎靡的掉下来。然后,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扑街。

    苏墁墁蒙圈中……我是谁?我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

    相柳无忌吐血吐的太无厘头了。

    谁让风曦云出招出的太过于隐蔽,整个阵法展开、坍塌、变化的过程不过一个瞬间,就让相柳的那个虚影自己咬了自己一口。就算是拥有免疫力,就算是合适……但相柳的本人身体本来就算是一群人中的弱渣,天一门更是四大派中的脆皮,于是,结果就显而易见了……苏墁墁问:“他怎么吐血掉下来了?”

    风曦云顾左右而言他:“谁知道呢,或许运气不好吧。”

    苏墁墁:“……”

    张天野、龙师兄之间的较量却开始了。由龙师兄主动进攻开始。招大力沉的拳头呼啸如流星,摇肩晃膀,一左一右的朝着张天野砸落。张天野后撤一步,口中“喝”的一声,圆润的肌肉膨胀了足足有两圈,根本就不闪不避,直接就是一招极限流的天地霸皇拳。沉腰坐马,施展了自己最为招大力沉的一招,和对方硬碰硬——

    “咚!”

    拳头撞击在一起,张天野擦着地后退了三米,但架子却并不动摇。龙师兄却足足后退了有六七米,整个人就像是喝醉了一样摇晃了又摇晃,然后才是站稳。但和张天野硬碰硬过的拳头却在颤抖,一股剧烈的疼痛蔓延了整条胳膊。

    张天野挑眉,挑衅道:“你的力气和硬度,都有点儿水啊。刚才这一拳,是硬碰硬,但接下来不会了……”

    张天野进,直接给自己摇了一个大招岚之山,抓住了龙师兄的胳膊就是一拧一砸,然后变成了玛丽的扯腿踢蛋。

    不过毕竟没仇,所以这一脚就踢在了大腿内侧,没有朝着命根子去。

    即便如此这一下也已经够了。

    “你输了……”

    龙师兄缓了缓,才从地上坐起来。抱拳道:“多谢脚下留情。你是我见过第一个可以跟我硬碰硬的。”

    “行了,咱们的事儿就这样了。你打不过我,所以你救不了相柳无忌……天一门的人应该也说不出你救不了人,怎么不去死这种话吧?”他说着,就走到了相柳无忌身边,将相柳无忌从地上提起来。张天野检查了一下相柳无忌的身体,很是无语:“不至于吧?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没动弹,你就重伤了?”然后就去看风曦云:“不知道注意点儿?要是死了怎么办?我还能再抓来一个?”

    “别吓唬小孩子,他又死不了。天野哥哥,你可要小心点儿啊,千万别到了后来阴沟翻船……”

    “就他?”

    “墁墁姐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我爸爸妈妈……”苏墁墁稀里糊涂的就跟着风曦云进了客栈,见到了风尘、韩莎。介绍了一番之后,便听韩莎说道:“看着你倒是挺投缘的,苏墁墁,咱们这就是认识了吧?”

    苏墁墁懵懂道:“啊啊啊,认识了……我,你们。”却是有些不知道怎么称呼二人,韩莎掩口笑道:“便叫我们风先生、风夫人好了。总不能让你和云云一样当晚辈。咱们各自交各自的。相柳无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们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只是研究一样有趣的东西,等事情完成了就放回去了……”

    “能方便说一下,是研究什么吗?”

    “嗯,可以。你知道有一些菌类,是厌氧的。就是大部分动物去了都会窒息而死的地方,它们却可以生存。天一门的修行法门,和这个很相似。我们呢,对法门不感兴趣,但对相柳无忌的身体内,细胞的转化过程感兴趣。”

    修行法门,早被一眼获知。这一法门的作用机理,身体的转化过程,才是风尘等人感兴趣的地方。

    主要是张天野比较感兴趣……占据了总感兴趣的百分之六十。风尘等人大概是一人百分之十左右……O(_)O~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