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招惹是非

    筷子插着一个馒头,沾着一些酱、撒了调料。这一个烈焰门的女子豪爽的一口、一口的,将馒头吃进了肚子里,正见风曦云过来,便是眼睛一亮,高声道:“小妹子,你过来,姐姐请你吃炸馒头!”摊主却是一头黑线——嗯,发现了“生意”的张天野这几天就在摆摊儿,卖炸馒头,烈焰门的一群女人们倒是很喜欢吃。

    这东西也简单,就热个油,然后将小一号儿的馒头串了筷子(没有竹签)。然后炸出来,裹上酱,撒上一些盐巴、孜然……张天野做这个,一点儿难度都没有。这几天倒是没少从烈焰门的身上赚银子。

    这一次烈焰门来了七个人,这女子便是其中之一,叫苏墁墁。风曦云说:“我吃过饭了,而且油炸的东西对肠胃不好。”她走过来,和张天野说:“一会儿我们要去海上玩儿,你去不去?爸爸说你可能不去,毕竟要做生意。”小女孩儿笑的狡黠。张天野道:“去,去,当然去了,等我,我马上收拾摊子……”风曦云道:“那行了。不过,你这位深藏不露的老板暴露了啊……”

    “呃?”张天野一扭头,就注意到苏墁墁,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刚才二人说话,也没有避开苏墁墁。

    果断的,刚才肯定是这小妮子故意挖坑给他跳。回过神来一想,真要是通知什么,生物芯片不就行了?瞪了风曦云一眼,张天野很真诚的看苏墁墁,“我说我真的就是一个卖炸馒头的,你相信吗?”苏墁墁警惕的退后好几步,同时也没忘了把炸馒头塞进嘴里,抓紧时间赶紧吃了。张天野无辜:“我真的就是卖个炸馒头……”

    安落从窗户跳出来,骂道:“你炸馒头还上瘾了?”张天野秒怂……这玩意儿不用想,戳穿他肯定是安落的主意——风曦云就是安落手里的一杆枪。而自己的媳妇分明、分明就是有点儿吃醋了啊……

    谁让炸馒头的摊位不是烈焰就是烈焰,不是前凸后翘就是前凸后翘呢?一个个火辣辣的女子走过来走过去。

    “我冤枉……”

    苏墁墁看到安落,就像是看到了自己门中的前辈一样……一举一动,那种霸气威武随身的气势,简直太像了。说话的语气、神态也像。这天底下还有和烈焰门中的女子一样脾杏的人吗?苏墁墁的脑子里一转,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莫非是我门中的前辈?前辈的夫君卖炸馒头,难道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所以暗中保护的?再女汉子的女人也是女人,那脑补的能力是杠杠的,看着安落的表情也变成了一种崇拜。安落却没有注意她,说:“野子啊野子,你是膨胀了啊……赶紧收摊,不然活劈了你。”

    “我屮艸芔茻——”苏墁墁确定,这绝对是门中前辈了——这脾气,这用词,这熟悉的口吻,这……

    然并卵,安落真不是她门中的前辈。

    风曦云悄摸儿的,走近苏墁墁,拉了一下人。然后就把苏墁墁拉到了墙根儿,问:“你为什么要请我吃炸馒头?”那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分明在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墁墁则说:“你知不知道烈焰门?”风曦云道:“你不就是吗?你们叫烈焰门,是不是因为每一个人都身材火辣,看的人好像要着火一样……”

    “你个孩子这么点儿,怎么会知道这些?呸呸,不对……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们烈焰门,最厉害的就是玩儿火。”

    苏墁墁打一个响指,手指上方就窜出了一缕三寸高的蓝色火苗,砰的一下,瞬间燃烧,然后消失。

    风曦云也打了两个响指,第一下窜出了火,第二下还是火,第三下依然是火……但每一次,火的颜色、温度却都不一样。风曦云笑的很灿烂,说:“姐姐诶,我玩儿火比你厉害。不如你拜我为师怎么样?”苏墁墁囧……这剧本不对啊。风曦云说:“行了,姐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都脑洞大开,毫不设防了,我看着压力很大啊……我呢,是不会,也不可能加入你们门派的。去了也学不上东西,还要跟爸爸、妈妈分开。你们门派中的离火之术怎么说呢……”

    风曦云斟酌了一下,给出一个“一般”的评价。一个光头大汉龙行虎步过来,看见张天野收摊儿,声音如炸雷一般,“你不卖东西了?”

    苏墁墁道:“这是金甲门的龙师兄……”这龙师兄,身高足有两米多,浑身的肌肉浑厚结实,散发出一种古铜色的光泽,内中似乎还蕴含了一种并不健康的霜白。那霜白,却是所谓的白虎煞,是金甲门修行的根本。

    “师弟想吃,老板自然是要做的……”一个阴柔的声音从另外一侧传来。一个长相阴柔,身材修长,穿着白衣的人就扭了出来。

    “相柳无忌?”龙师兄盯住了相柳无忌,“我吃不吃,管你什么事?而且,你要叫我师兄。”

    “呵呵……老板,你说呢?”相柳无忌一双狭长的眸子盯上了张天野。张天野耸耸肩,说道:“小老弟啊,我不认为你把矛头对准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听哥一句劝,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终于,终于有机会说出了一句猪脚的台词了……张天野的心里,一个黑化的小张天野得意、猖狂,哈哈大笑。相柳无忌笑的阴冷,说:“你不觉你的行为很怪异吗?我注意你很久了……”

    “我很荣幸!”说是“荣幸”,但张天野内心中的好心情却已经没有了——居然被这个土著在智商上鄙视了,简直不能忍。

    张天野叫嚣:“喂,娘炮。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兄弟是谁吗?你知道弦理论宇宙大爆炸吗?你知道狄拉克海吗?你知道……”

    安落:“……”

    ……

    相柳无忌的身上,弥漫出一股令人极其不舒服的,阴寒的气息。那种气息,让一切活着的、一切的生灵都下意识的厌恶,想要远离。这是想要动手的征兆,张天野却直接动手了——一把就掐吧住了相柳无忌的小身板儿,说:“你说你一个病秧子,咋气杏就这么大呢?气死了怎么办?啧啧,居然还玩儿的是阴气,这东西……”据他所知,这东西风尘一路修行过来,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碰都不碰的。也是祸福相依,所以这相柳无忌的身体,实际上一直都存在毛病,并且和阴气融为一体了——

    彼此已经成为了一种整体。

    但……也是一种难得的样本。张天野将相柳无忌拉到了跟前,看着相柳无忌那一双修长的,阴冷的如同毒蛇一样的眸子,嘿嘿一笑,故意的压低了声音,却又要让所有人都听到:“小乖乖,终于等到你了。跟哥哥待几天,然后送你回去。”

    摆摊卖炸馒头又不是真的卖炸馒头——就是要故意露出一些破绽,引诱目标上钩的。至于说是直接冲上去把人绑了……那种没有技术含量的莽夫才干的事儿也只有风尘两口子能干出来,张天野自觉自己是文化人,应该用一些计谋:其实主要是为了好玩儿。果然,这条小蛇就上钩了。

    “呵呵呵呵……”张天野伸长了舌头,将舌头盖在了自己的脸上,舔了一圈。心说要说是cos大蛇丸,你还嫩了点儿。哥哥的变态超乎你的想象……“多么有趣的实验素材啊,你们,也要一起吗?”

    风曦云安慰苏墁墁:“别怕,他吓唬人呢。他就是对天一门的法诀感兴趣而已……弄清楚肌理,人也就放了……”

    这一趟的导演是张天野,演员也是张天野。但作为观众以及客串演员,其中的细节风曦云也是都清楚的。

    二楼的窗户开着,风尘低声和韩莎说话。

    “他这跟直接上门有区别?”顿了一下,说:“不过天一门的修行法门着实有趣,竟然会逐渐改变人的体质,使人的细胞,乃至于整个新陈代谢都发生改变,变得厌氧、厌光……这已经是另外一种第二类的状态了。纸上得来终觉浅,有了机会,肯定要自己看看的!”这天一门的人也好,剩下的人也好,实际上都没有逃过风尘的神束线……只是因为隐蔽,竟然是都浑不自知。

    此时的风尘,拥有着绝对的俯瞰第二类生命的资格。而且神束线也变得不同,同时具备了一些量子纠结的杏质,更多的,却还需要祂一点一点的琢磨……

    韩莎道:“万物皆向阳而生,而他们却要背阳而活。万物负阴而抱阳,天一反之。这个倒是真的有趣。对于生灵而言,天一很不凡,很厉害。”

    “这或许也是第二类在不晋级第三类,就走入太空的一种办法……”风尘的一缕念头一闪,“厌氧——或许可以走入太空,不怕真空。这个倒是值得研究一下,这个相柳无忌也来的恰到好处,适如其分。”

    “哈,天野这是白给你做了苦工了?”韩莎掩口窃笑。至于什么第二类进入太空之类的,她本人也是很有兴趣的。这是一个不错的研究课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