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分道扬镳

    便在离城门有百丈距离,靠着路口的一座茶寮里坐下来,让掌柜的上了茶水……街上的行人往来,有挑着担子,有赶着车马,进出城来。那城门头上,却是四个字:石寨封固。而这一个县城听酒鬼说,就是叫封固县——乃是一个极有铀道的城市,其民也悍勇忠义,历史上多次北方的异族打到了这里,都被县城的人打了出去。每一次改朝换代,封固也都是最后一个被攻克的,素来就有“封固之固,前朝之冢”的名头。

    酒鬼本来是说的传说,却被风曦云问了一个极其古怪的问题,然后就说不下去了。风曦云问:“那封固县怎么还有人?不应该都死光了吗?”

    酒鬼:“……”

    这种毫无逻辑、毫不理杏的说辞,就跟二十四孝小故事一样扯淡,偏偏就是还有傻子去相信。或许,这城中不乏忠义之人,杏格也都很耿。但却也绝对不会达到一种变态的程度,该低头还是会低头的。

    “掌柜……有没有白糖,我要加白糖!”风曦云喝了一口茶,感觉光喝茶并不好喝,就叫掌柜的,问是否有白糖。

    掌柜的忙的转,却也没漏了她,得了空就顺路过来,抱歉的拱拱手,态度极其的谦卑、客气,说:“小姐,我们这是卖茶的。没的白糖,太金贵了。小可的小本生意,可买不起白糖……”这一个年月,白糖之金贵,不下于白银——几乎都是可以对等了。而且,他也是卖茶的,并不是卖糖的……

    “哦……”

    风尘笑一下,对掌柜道:“你去吧。”又对风曦云说:“茶给我。”风曦云忙把茶水交给了风尘……

    风尘便分散了元素,以之组合,一粒粒的白砂糖凭空出现,融进了茶水中。还有组合出了一些旁的原料,又将茶水一冰,去了里面的茶叶。将冰爽的,却未冻上的茶水递给了自家闺女,柔声道:“喝吧。也凉快一些。只是凉的东西对肠胃不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韩莎却瞪祂一眼,嗔道:“云云跟你要冰的了吗?”

    风尘道:“偶尔一次,没事儿。我不也吃过冰的嘛……总不能等着云云大了,回头一想,连冰茶都没喝过。”

    “我也没喝过……”张天野的一杯茶推过来,安落有样学样。刚才还数落风尘的韩莎把一整壶都推了过来。“能者多劳。”

    ……风尘极是无语,便又调了一份儿。正弄着,便有一老一少走进来,老者声音颤巍巍的,挎着一个二胡,少的是一个将头发梳在两侧,如角一般的少女,看着年纪不大。老者见风尘等人衣着不凡,又多是女子,便凑过来,问“可要听曲”。酒鬼便问二人会什么曲子,又让人唱一段……于是一老一少便一个拉一个唱,只听唱的,是那北地异族肆虐,官吏贪腐横行,民不聊生的故事。

    酒鬼亦感叹一声北地之苦,百姓艰辛。唱完了曲,老少出去,恰是见了一个卖梨子的。老人引了孩子过去,不久就和那卖梨的吵起来,只听那卖梨的梗着脖子,大声道:“不卖就是不卖,少一个钱都不卖。”

    周围则是一阵熙攘、嘈佑,整个过程风尘等人也听的清楚,只不过是老汉想要便宜一些,买上两个梨子给孙儿解暑。但小贩却不愿意便宜,坚持原价,于是就争吵了起来。

    酒鬼放下茶,说:“不当人子。”便凑过去。进入了圈中,问那小贩:“你这梨就不能便宜一些?你看他一老一小,也不容易。”那小贩还未说话,张天野就跟风尘等人低声嗤笑:“这就是圣母婊吧?看来跟他同行,是一个错误。”风尘摸了一下,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呵,看看情况,咱们就走……”

    ……

    那小贩却是有些一根筋的,如何也不相让。酒鬼便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块银子,问说:“这些钱你看够了?你这一车梨,我全要了……”

    风尘、张天野看的分明,那哪儿是一锭银子啊?那根本就是一块烂石头,只是被施展了障眼法,蒙蔽了人的眼睛。只是,一桌子四个人也都还没有发动,只是想要看一下那小贩是什么反应。小贩却是道:“够了够了,我给你称一下……”石头一过称,分量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了,小贩怒道:“你这银子是假的。你要骗我的梨……”

    “……”

    好吧,真的很不按套路出来。毕竟人家是做买卖的,银子见过的多了,分量大致清楚,这石头明显冒充不了……

    “原来是一个妖道……”张天野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人群在他说话的时候自行分开了一条通道。张天野施施然的走到了里面。蔑视的看了酒鬼一眼,和小贩点点头,随手一点,就遥遥的点在了酒鬼身上,封住了酒鬼的一身修为。说:“你带他去见官,放心好了,他的修为已经被我制住了,不能奈何你。”

    酒鬼大叫:“我和你们萍水相逢,也有心结交,还一路同行,你们怎么害我?”

    张天野冷哼一声:“恃着自己有些神通,便胡作非为。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人间不需要你来游戏风尘,百姓也不需要你去戏弄。人家好好的卖梨,这么好的梨,也没卖出金子的价,你却要来坑害人家,还有脸跟我叫唤?若是看老人可怜,就买了送他们祖孙二人,休要慷他人之慨!”

    “人家的梨也是辛苦种的。卖梨也是生计,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用人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梨做人情,来显你的好人?恶心……我呸!”

    “如果你觉着不公道,官府会给你公道。这事,就麻烦众位做一个见证了!”

    张天野拱拱手,转身便去。

    和风尘、安落四人合在一处,直接就走了。如酒鬼这样的人,他们已经不想同行。五人也不飞行,只是沿着路随意行走,保持了大方向的正确。走出了六十多里,在一处山高林密的关隘,竟遇到了传说中的绿林中人。十来个衣衫有些褴褛,穿的不伦不类,拿着杀猪刀的土匪就放下了拦路的石头,截住了人。

    “呔,老子四明山上王大柱。一句话,留下买路财,平安上路。若是有个不字,我们兄弟送你们上路……”

    “老大,你看她们跟仙女似的,不如我们……”

    “劫道就你们这样劫的?贯口黑话都不会,又没有眼力劲儿,刚才学的吧?”这群人一看就是新手——有经验的劫匪是绝对不会碰风尘这一行这样的的。尤其是在一个充满了非凡力量的世界,这种衣着光鲜,又帅又靓的,那简直就是犯罪克星——招惹这样的,跟找死的区别不大。张天野问:“你们为什么落草?”

    这几个人,却原来之前都是城里的青皮。因为换了县太爷,政策一下子变了,很不好混。于是就有了落草这么一个主意。

    今天刚刚发利市,就遇见了风尘这一行人,简直就是倒霉催的。

    张天野面色古怪,心说:“好嘛,看来这一次,那酒鬼不死也要脱成皮了。从这新县太爷对青皮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施了一个“定”,定住了这群土匪。张天野对待土匪的态度可要比风尘、韩莎这一对温柔的多了,一点儿都不残暴。

    然后五个人就从劫匪的身边走了过去。

    ……

    “要是他们以后还劫道怎么办?”风曦云想来想去,都感觉张天野的办法是养虎为患。作为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美少女,她却是不会去同情劫匪的——那很傻。

    张天野先“哈哈”大笑三声,才说:“他们不会有机会了。我定住了他们,到死他们都解不开……”

    风尘幽幽道:“反派死于话多……你就知道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可以解开?没有人可以放了他们?”

    张天野:“……”不跟你们一家人说话了,父女俩联合起来欺负人。

    过了一会儿,又说:“你说,那个酒鬼会怎么样?”风尘无语,说:“你把他忘了不就行了?提他干嘛?道不同,不相为谋,老死不相往来是最好的。前面有个湖,咱们找条船,在上面泛舟怎么样?最好看看有没有画舫——”酒鬼如何?这个茬儿风尘根本就不接——忘了就好了,何必提起?到了湖边,就见有船,不过却都是渔船,个头也不大。于是就让张天野暴力了一把,在岸边咔嚓了一些新鲜的树木,将之做成了一个直径大概有五米左右的大木盆,然后五个人就坐上去,在湖里飘。

    湖光山色两相照,远处的山影落在湖面,倒映出带着波浪的影子。湖中的大鱼被弄到了木盆中,切割、烧烤,自然味美。

    一直是到了晚上才是尽兴,当夜干脆就在湖中休息了,第二天一早便继续上路。如此不紧不慢的行了十多日,便到了海边。在距离最近的,一座形状像是笔架的岛上,各路散修汇聚一堂,都在等待当中。

    仙府的具体位置已经探明,剩下的就是等待一关。风尘一行人则是没有亲身前来的兴致,只是布置了读取的阵法,适时地观看直播。

    ……

    这一晚上,忽有一片阴云笼罩住了那修士聚集的小岛。等到了阴云散去,上面的修士却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而风尘一家三口,安落、张天野二人,却是清晰、明白的看到了那一晚所发生的事情。在阴云笼罩之后,阴云之中,便有一道、一道的鬼影分分合合,那些修士或是在练功、或是睡觉,都不曾反应过来,就被那鬼影窜在了身上。然后一身的修为、血肉,就皆成尘埃,什么也都没留下来……

    那鬼影的手段,却是诡异、莫测,便连风尘都说“有些意思”,琢磨了片刻,才解析出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方法、手法。

    旁观了这一场热闹之后,五人都知,更大的热闹,才将开始。现在,那阴云中人在暗处,可迟早是要到明处的。到时,极有可能便是一场正邪大战。张天野整个人都活了起来,这玩意儿可比看小说身临其境,更加的让人热血沸腾——

    “接下来呢,咱们是追主线,还是支线?还是在这里等?”张天野问风尘,表现出唯风尘马首是瞻的意思。

    风尘沉吟着,说:“根据现在的情形,咱们语气乱找,不如就在这里等着。这里这么多的散修失踪,那些名门大派或不在意他们的死活,但一定会查找其中的因由……就看看有那些门派来吧。咱们见了青云门的星蕴,其它的大派是什么样子,还没见呢。”而目前,他们也就知道青云门是当世大派。

    与之并列的,也就听了一个名称,分别是烈焰门、金甲门和天一门。还有一个“东边青云西边甲,南火北水四极分”的说法。

    意为这四个门派,把控了大地的东西南北。

    “OK……”

    于是,他们就在这里等。

    第一个来的是青云门弟子,青云门弟子在飞行时候,身上的星蕴竟是拟态变化,有龙、虎、狮子、朱雀、玄武等各种各样的形象。飞腾在空中,气象万千,声势赫赫。这群人直接就朝着那岛屿去了。又过了几日,风尘等人终于也见到了另外三派的人了:有一个个光头锃亮,浑身肌肉结实,像是琦玉老师的魔鬼筋肉人狂化版的金甲门,也有气质阴柔,却美的不像话的天一门——天一门的弟子,就像是蛇一样阴柔。张天野形容他们是gay里gay气的。都喜欢一身白衣,令人雌雄莫辨……不,主要是神态、语气、语调上,雌雄莫辨!张天野感觉太感人了,感动的都要哭了,和风尘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以前我以为你娘,现在我才知道,这些玩意儿是真的娘。你跟他们一比是纯爷们儿。”

    “……”

    风尘懒得搭理他。

    最后登场的,则是烈焰门。烈焰门一门竟然都是一群看着女汉子气十足的女子,头发绑成了简单的马尾,装饰着一些红色的头绳,身上的衣服以贴身的紧身衣物为主,将自身的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躯干的部分则是着重的穿了皮甲,似也不怕天气的炎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