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坐骑、画皮和酒鬼

    雕在半空一滚,翅膀半合,忽又张开来,绕空在张天野头上兜了一圈,复又俯冲而下,一双铁爪裹了风雷抓下。走石飞沙中,风声鹤唳,两个一丈大小的巨大鹰爪凶狠、无情。张天野亦不相让,大喝一声“好”,就继续怼了上去。一只手向上一扬,同样是一丈大小,相互撞在一处……只是这一次,张天野的大手却并未震散,也不动摇,就坚如磐石一样的摆出一个五指自然弯曲的姿势,半向上扬。

    雕的爪子却是散成了无形,又在天上滚了个跟斗。见着雕打不过,风曦云忙叫雕回来:“好了二宝,你赶紧回来。”

    张天野也赞,道:“不差……碰一下真够硬的。你给它弄得阵法应该是附在体表的吧?需要各种势能、动能才能发动。”这雕的身上,风雷双翅、泡椒凤爪的一些根底,而在刚才的交手过程中,让他看出了一些。走近了,摸一下“二宝”的头,说:“高度太低,威力发挥不出来,高度太高,我早就跑了……”

    “二宝”很不服气的,拿眼睛瞅他。张天野拍了一下它的脑袋,就像是拍在生瓜蛋子上一样,发出“砰”“砰”的声响。

    “你个手下败将,瞪什么眼?瞪什么瞪?”

    “二宝”……

    “爸爸、爸爸,你过来。坐二宝身上……二宝你托爸爸飞。”风曦云叫风尘过来,风尘便照着风曦云的话,坐在了二宝的背上,笑说:“还有我的事儿呢?”风曦云脸上洋溢出一些光彩,说:“我一看到二宝,就觉着爸爸你坐上面,让二宝带着飞,肯定非常帅气……”之后,二宝就飞了一圈……果然是非常的帅气。张天野咂巴一下嘴,颇是羡慕:“这帅啊,我怎么就没这么一个小棉袄呢?我也想要坐骑……”

    “天野哥哥,你会把二宝压趴下的!”风曦云的话老扎心了,张天野心说:“这玩意儿,风尘家的小棉袄,咱家的软猬甲啊……”

    但风曦云说的也是事实——风尘已经是第三类的生命,体内的血肉也不过仅剩下一个大脑、脊髓、骨骼和一部分内脏。

    第三类的身体本身并无质量,也就没有重量。仅剩下的第二类的一些零零碎碎,实际上是非常的轻巧的。

    二宝可以驮着风尘没事人一样乱飞,但张天野要是上去了,二宝肯定直接被压的趴在地上,使劲儿拍翅膀,也都飞不起来。

    二宝落了地,风曦云就忙问风尘:“爸爸、爸爸,坐着感觉怎么样?”风尘“嗯”一声,表示道:“挺好。”

    “耶……二宝,以后你就是爸爸的坐骑加保镖了哦。”

    风尘:“……”

    张天野:“你这保镖,如来小舅子吧?”

    “雕呢?”

    韩莎、安落从风尘家的蘑菇里面出来,一起朝着雕过来。韩莎讶道:“还真够大的,长得也英武……”风曦云便给雕指韩莎,说:“这是妈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要乖乖的哦……”

    韩莎听的好笑,说:“这是给你爸爸的坐骑?当老年代步车用吧……”就雕的速度,形容成老年代步车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除了能装逼外,风尘实际上用不到这玩意儿。

    “代步车就代步车,云云的一份心嘛。坐着也挺好的。”风尘如是说,韩莎掩口浅笑,应道:“可咱们这里这么多人,也只能给你一个代步。”又和雕说:“叫二宝是吧?等过些日子,给你找一个二宝媳妇。”说完就又忍不住笑。风尘道:“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刚你们在房里说什么了?”

    “瞎打听什么?”韩莎白祂一眼。复又道:“我给你做了一身衣服,一会儿你进去试一试,看看好不好……”

    风尘马屁如潮:“夫人做的,肯定好。我也不挑,你让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保证没一点儿意见……”

    “你这是说我欺负你喽?”

    “不敢。”

    “不敢就是有咯!”

    “……”

    这简直没法儿聊天儿了……风尘被韩莎戏弄了一阵,满是无语。韩莎却是心满意足的,像是吃了蜜糖一样开心。

    韩莎给风尘做的衣服,更形象的说应该是一件“画皮”,是紧贴全身的,穿上后,就好像是穿上了一身细腻的皮肤。无论是视觉上、触感上,也都是上佳,本身还有着最舒适的弹杏、温度。使风尘穿好,一一贴合的皮肤,韩莎笑吟吟的打量了前后,糯着声音,问:“怎么样,好不好?”

    风尘道:“这是你给我做的衣服?”

    韩莎一边笑,一边说道:“是啊。小妖精,这一身画皮满意不满意,穿上以后,一点儿都看不出第三类的特征来……”

    又补充:“而且,这样抱着很舒服。我都感觉我以前很傻,这么好的办法竟然没想到,竟然让你给我黑里糊涂的黑了那么久。要是早知道,就早给你弄这么一个画皮了!”很是满意的,在风尘的山上审视了一番,这才让风尘在外面穿了内衣,又穿好了衣物。说:“触觉都是真的,不别扭吧?”

    “我的知觉,都是第三类的了。你给我弄一层第二类的,你说别扭不别扭?我啊,就感觉全身被困住了一样,可难受呢!”

    “我信你个锤锤……少撒娇。给本宫卖个萌,么啊……”

    “……”

    一夜无言,裹着“画皮”过了一夜,第二天的时候,两家人就下山闲荡去了。青云山下首先是一个小型的集市,叫青云集,住了一些商客,城市也是热闹。有一些是以供应青云门米粮为主,也有的是提供一些矿石、物产,依靠着青云门过活。还有一些,则是做客栈生意,迎来送往。风尘一行人是直接飞进了青云集,街上行人见多了修仙中人,仅仅是多看了几眼,瞩目一下,就各自忙去了。五人找了一家酒楼,要了一桌子的菜,吃喝一番,也顺带的听了一会儿商客闲聊。

    商客们走南闯北,见识、见闻却是不差。五人倒是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东海上据说有一个仙府即将开府,许多散修都去了。

    这样的“仙府”多是散仙所流,名门大派看不上,但对于散修们而言,却极有吸引力。

    风尘询问四人:“咱们也去看看热闹?”

    韩莎道:“好啊。”

    张天野自然是“必须的”。吃过了饭后,一行人就飞天、出发,上了虚空,风尘才问几个人,说:“咱们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安落不解,问:“什么自投罗网?”张天野搂一下自己家的傻媳妇儿,解释了一句:“刚才那几个商客,是故意那么说,引诱咱们的。说的都是假话……应该是一个阴谋!”

    韩莎道:“这样才有趣。云云你听出来了吗?”风曦云摇头,她人还小,跟安落一样并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对。

    风尘跪坐在闺女孝敬的老年代步车——二宝背上,韩莎等人则是施展阵法飞行。一块棉布质地,绣了大片的牡丹花的面纱遮住了祂的脸,中间的位置用一根金链子吊起来,在头顶上散开,而后又在脑后的位置和一缕头发固定……风吹在祂披散开的头发上,猎猎飞扬。正在飞行途中,忽有一个葫芦靠近,葫芦上趴着一个醉醺醺的人,近了之后,说话也是含糊:“这位道友,几位仙子,也是要去东海的?”

    一张口,一嘴的酒气就弥漫开,令人感觉很不舒服。张天野屏住了呼吸,说:“不错,这位兄台是。”

    “在下一介散修,人送外号酒鬼。这一次也想要去东海凑一个热闹,不如一起……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如何?”

    “一起啊……”张天野的声音囔囔的,说:“我这里都是女眷。”他很是恶意的将风尘也包括了进去,反正对方也认不出来。用手指了一圈,说:“你身上的酒气太大,有些冲的慌,能不能把头包起来?”

    酒鬼:……虽然,要求真的是过分了一点儿,但看看张天野身边一个个千娇百媚,也就吞了一口唾沫,同意了。

    确实是不能够唐突了佳人。

    酒鬼脱掉自己的外褂抱住了头,酒气一下子就堵住了。风曦云则是很好奇的问了酒鬼一个问题:

    “你喝这么多酒在天上飞,不怕掉下去吗?”

    不等酒鬼说,之后的问题就陆续砸了下来:

    “要是万一和别的修士撞了掉下去怎么办?”

    “万一砸伤了凡人怎么办?”

    “……”

    韩莎、风尘听的好笑。韩莎将风曦云搂紧了,细碎的,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从风曦云的耳朵中钻了进去,“你这妮子哪儿来的这么怪的问题。都让人家说不出话了……但想来这醉驾,天上飞还是要比地上跑危险的。说不得一个不小心,自己掉下去,也就尸骨无存了。”但实际上,修行到了这种境地的人,也不大可能会醉——酒,不过是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仅此而已。

    为了照顾对方,风尘等人也放慢了一些速度,足足飞行了半个多时辰,酒鬼就有些累了。提出下面有一座城,去休息休息,然后再继续上路。

    风尘等人自无不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