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青云门入门考核

    “青——云——门——门——云——青……”张天野指着“青云门”三个字,从右往左、又从左往右,各念了一遍。听了一耳少年们的言语,虽听来费一些力气,却也能够听懂。少年远的,是乘了半月左右的牛车,近的在于山下,离这里不过数里。更多的信息,却听不出来——青云门收徒,却是可以肯定了。

    韩莎笑,说道:“终于穿了一回小说开头。青云门几年一度的收徒大典,贫寒的猪脚披荆斩棘,最后成为仙门、武宗弟子……”

    “笔给你,你写。”风尘揶揄了一句。韩莎便朝祂的小腿踢一下,风尘却在同时、同步的后撤、躲开,让韩莎踢了个空。韩莎嗔道:“你再躲!”风尘委屈道:“我这不是怕你踢一下我脚疼嘛……咱们待一会儿,热闹估计就要开始了。”于是,便待了大概一刻钟左右,终于从山道上施施然的,下来二人。

    二人一人一身浆洗的干净,棉布质地的青布衣服,头上戴着顶圆柱形的青布帽,下方口比上方略小了一些,额前配了一装饰,圆丢丢的,形成黑白鱼的图案。腿上打着绑腿,脚上一双青布鞋……

    “都安静……排队,照着顺序排……喧哗者不予选拔资格。”先使人排队,再以取消选拔为要挟,禁了人小声喧哗,不许人说话。二人便站在上山的台阶上,一人取出了名册、笔墨,就在地上研磨起来。另一个就讲:“等下按照姓名,一一在我师兄处登记!记住,录完名字,要按下手印,以为凭证!”

    安落道:“还要按手印……一个收徒,还这么正规?”

    “这两个小道士修为如何?”韩莎扭头,仰起脸问风尘。一双妙目黑白分明,轻颤的睫毛裁剪出一汪动人的清冽,如山泉水一般。风尘笑吟吟道:“他们啊,修为很有趣!”张天野等第二类的感官,或看不出来。但风尘第三类的感触、感觉,却将之尽收眼底——这二位青云门弟子身周,有一片星云流转,沿一道玄妙的轨迹运行。而这一片星云,氤氲生辉,湛湛光明,二人同出一门,但轨迹、运行,却也不同。风尘便简易的,在空中投影,使大家一起去看——

    投影正是落在了二青衣小道士的身上,但青衣小道士却看不见。只是韩莎等人才有权限,看见了小道士身上的星云。

    星云运动,其内在的规律几是在须臾之间,就被四人看出了端倪。安落却是没有看出端倪来——但有张天野给她“科普”,也顺便算是“重振夫纲”,显示了一把自己的学识、能力。二人的星云、运转轨迹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一步运作,皆由四个相关的穴道参与、运作。

    直观作图之后,星辰、穴道之间,便形成了横向、纵向的四条纠结的线,和星云相互联系,运作,使之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几何轨迹。

    由一处、运行至于另一处……先前的穴道之联系断开,新的穴道联系建立,就像是环绕在身体周围的卫星。

    这,无疑是一种极为有趣、特立独行的修行方式……安落“哦”了一声,说:“就是用穴道拴着身体外凝出的自旋阵点,而这个阵点,还是如同星辰一样,并不是唯一的。它们会按照人的意志,合乎天象的运转?”

    张天野道:“哎,夫人啊,你终于明白了。”心说:“都多大的人了,理解的还没人家云云快……”

    心念一动,就又想到了风曦云的“天赋才情”来——这闺女根本就是开挂了的,根本就不能当成小孩子看。和风曦云比,对自己家媳妇太不公平了。嗯……这种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然安落肯定不会放过他,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怎么唱的!说不得还要床头跪下唱《勇气》,简直太羞耻了。

    一个、一个的人,排着队记录名字,然后蘸着朱砂在名册上面按手印。等到报名完成,简单信息记录了之后,入门的考核就正式开始了——

    “登记完毕,大家就上山吧。”

    道士不冷不淡。

    二人一左一右,让开了上山的路。

    山路崎岖,初始时台阶还不见多陡峻,蜿蜒转折之后,到了半山腰,那路就变得有些吓人了。是一条铁索铺开,连着一个一个钉在山上的,大概一尺半左右的漏在外面的铁橛子。铁橛子、铁橛子之间,间隔一米左右,而后在上面铺上了木板。下面有山风一吹,整个脚下都呜呜作响……过了这一段,则是一段几乎垂直、直上直下的石阶,再然后才算是上了山顶之上!

    随在一群参加入门考核的年轻人之后,两名道士也跟着上山。风尘、韩莎一行人则是由风曦云出力,用阵法带着众人,跟在他们的身边。

    可以看到人群中,有弟子两股战战,害怕的不行。也有的强作镇定的……实际上这却并非是一场考验,只算是一段路。上了山后,考验才会真正的开始。上去之后,过了山门,是一个广场,广场的正面、左右皆有房间,又有通往别处的月亮门……风曦云稍微拉高了一些高度,忽而“咦”一声,便又降低了一些。惊讶道:“爸爸,这里竟然还笼罩着阵法呢,百花谷都没有阵法……”

    却是刚才,高度一触限度,阵法的各个纠结点就有了反应,风曦云也不进行复杂的运算,只是心中稍微盘算了一下,就大致算出来一些东西。而显然,小妮子是知道风尘肯定看见了阵法的——

    所以,语气里也有几分娇憨、发嗔:明明知道有阵法,却不告诉她,显然是想要看她故意出丑的。

    但风曦云见微知著,表现的却实在是太过于出色了一些。

    ……

    广场之上,正面的屋檐下,一溜公是六个蒲团摆开,六名黑须黑发的道士便盘坐在上面,或背长剑,或在臂弯里搁着浮尘、手里把玩着如意。众人都到齐了之后,两名弟子就上前来行礼、禀告:“掌门师伯,各位长老,此次参与入门考核的弟子共计一百二十七人,皆录了名册……”

    恭敬的送上了名册,掌门便随手翻开。大略的看了一遍,一一念了一遍名字,让人答话。将名字和人对应起来。

    最左侧一长老的了指示,就开始了第一关的考核。之间其手中如意轻轻一晃,一百二十七个少年便委顿在地,精神已是陷入了虚拟环境之中。

    这次亦不用风车来做,风曦云便已抢过了活计帮着爸爸分忧,直接将一群人陷入的幻境播放了出来——

    一片、一片不同的幻境重叠、交替,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境遇。掌门、长老们的身上,更为繁密的,犹如天地初开时候一般绚烂的星辰运转、勃发,也在目光炯炯的注意着幻境之中每一个人的遭遇。这些人之经历,就像是一场梦——但这一场梦,却是最为重要的一关,过了的,便会成为青云门弟子,过不了的,将会下山去。一边观看,诸人一边商议,还拿了之前的名录,进行对比:

    这样的仙缘只有一次,青云门不允许一个人多次参加入门考核。检查了之后,并无重复,剩下的就是他们的表现了。

    梦中人……是记不得自己在做梦的,也记不得清醒时候的事。所以这一关无法欺瞒,这一关显示出的人杏,就是最真实的人杏。

    大富大贵、清贫一世、权倾朝野、万人唾弃……身份不断的变换,遭遇不断的变换,一个人,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境遇中如何选择?心中是怎样的想法?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评判的标准——不长时间,这群人就在幻境中经历了三生三世,各样的人生几乎体会了一个周全,这“黄粱一梦”却是精致。风尘颌首道:“这道人的入梦之法,倒是可圈可点。咱们就在这青云山上,和他们做一个邻居,且研究一下青云门的修行法术……”

    张天野满口道:“行,你最厉害,听你的。”话外的意思,却很是不服气。风尘也不理他,便对韩莎道:“一会儿咱们选个好去处。”

    “在青云门这里遇到弟子选拔,所以这里肯定是猪脚修行的地方了。跟着猪脚走,故事肯定会很精彩。”

    “我不是猪脚吗?”

    “得了吧,你都不是那种挑事儿的人。我家宝宝太老实了,没有猪脚命……无事生非那种懂么?”

    “……”

    人家夫妻之间的打情骂俏,张天野装作没听见。心里暗说:“祂老实?哎哟我去,这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笑话吧?人家情人眼里出西施,你俩这是夫妻之间出老实人?”反正在张天野的观感之中——风尘、韩莎这一对儿没一个是老实的——这纯粹是对老实人的污蔑。就说搞事情的能力吧,人家猪脚再惹是生非,也不至于给人把安迪斯山脉铲平了,还弄得整个美洲险些被“灭世”了一回!

    瞅瞅这是一个老实人能干出的事儿吗?不能够!

    又看看自己家媳妇……话说他也想让媳妇夸一夸自己来着。都不用说“我家宝宝老实”这么肉麻的话,就一句“我家老公很大”他就满意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