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不要飞升!不要飞升!

    此界“飞升”之人,只百花谷便有百花仙子、牡丹仙子、芍药仙子等成仙、飞升而去,三大正宗之广成、纯阳,亦有“飞升”者众,只蜀山一脉飞升之人少了一些,却也有三五者——正道、旁门统合一下,历年来总计飞升之人足三百余。其中,三大正宗占了七成,三大正宗内部,蜀山一脉几可忽略不计,广成占其四、纯阳占其六;十二旁门之中,百花谷独占了三成……其祖师于魔教征伐之战场成就仙人,一招屠灭魔头大军,从容飞升而去,留下了传说佳话。那么,他们“飞升”的仙界在何处?

    风尘却是轻吟浅笑,言道:“你一看就明了……”室内之声、色变化,周遭的墙壁消失、覆盖,使三人置身于一片苍茫的山野之中,起伏的山脉如龙脊一般蜿蜒、远去,正在一处峰顶之上,山腰有悠雾升腾。三人便正在峰顶之上,似乎一开始,便在峰顶上坐着……这一幕投影,却正显示的,是崆峒山上的禁地,也是圣地:

    悟道峰!

    而后来,在广成子飞升之后,位于西南角的一块尖头的窝头形状的光滑石头上,会多出来被红油漆刻写的字——

    至圣先师广成子悟道飞升处。

    林素心也认出了此地便是崆峒山上,广成一脉的悟道峰。讶道:“悟道峰?”风尘只是轻轻颌首,“嗯”了一声,却不说话。

    只是须臾,广成子便来了……在这悟道峰上打坐,时而活络身体,他来时乘云,去时却是“哈哈”大笑,道:“终期大道功候满,天门今朝为我开!”遂,便腾空飞升而去——那飞出的轨迹,让韩莎心中一动。再经过风尘特意的标注,韩莎的眼眸不禁一亮,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是和她、风尘从第一世界到第二世界、第二世界到第三世界同一回事……只是,这至圣先师广成子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至少她和风尘是不敢这么玩儿的。天知道对面是什么——万一那是一个没有大气、没有水,环境恶劣,地表温度达到三千多度的星球呢?万一是一个小型的黑洞呢?万一是……那种不确定杏太多了,这个世界上真正“适宜”人类的环境太少,所谓“成仙”,本质也依旧是人,依旧还是第二类的生命。韩莎看风尘,心说:“宝宝若是乱跑,还没什么事。但广成子、百花仙子他们,若是运气不是特别的好,只怕已经死在宇宙深处了……”

    这是什么“飞升”?这根本就是“作死”——在元神大成之后,所谓的褪凡成仙的一瞬间,是可以感应到这样的“天门”的。而韩莎愿意,这样的“天门”她可以感应到许多次,一会儿感应一次都可以——

    这只是一种简单的、巧合的共鸣。韩莎顿了一下,说道:“我说呢,要是真的有新奇好玩儿的,你一定会告诉我的!”

    林素心却不明所以,问:“是怎么一回事?”

    韩莎点头,道:“这首先要从你们的修行法门说起。天人感应,这个你们肯定熟悉,我也不多说了。你们的法门,多和星象、术数有关,所以当你们的元神大成之后,会有那么一个瞬间,和天地产生一些共鸣。在星辰运转的过程中,一些彼此遥远的星体之间,实际上在更高的维度,是非常接近的。元神大成,成就仙人,便能够感受到这样的一条通道——他们顺着这条路径走,就是所谓的‘飞升’……”

    飞升——就是这样的,巧合的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他们以为是仙界,实际上却是比炼狱还要残酷的地方。

    “对面的环境,可能是这样的、这样的、这样的……”三人周围,出现了大片的暗红。地面上的大块的地面如同龟裂之后的鳞片,漂浮在岩浆之上。天空中黑云遮天蔽日,硫酸瓢泼,大量的硫酸蒸汽弥漫。

    狂风卷着,无处落脚,没有陆地的地方,左右上下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气态星辰。

    黑洞、中子星……

    “去往黑洞、中子星的概率不大。在这一个系统内,可能会随机到九个地球所在的任意一处,但不一定是地球。在地球上,他们能活,不在地球上,只能说运气不好了……”风尘纠正了一下韩莎的说法——但即便如此,直接过了天门,踏足另一个地球的概率也不是很大。除非是经过缜密的计算……然并卵,他们并不具备这样的计算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意识。甚至于在感应到了“天门”之后,也会因为激动而丧失了一些警惕:

    风尘第一次去第二世界,还寄神了一只北极熊探路,来这里还先派了幻月过来……都计算的这么清楚了,还要小心翼翼,只怕一下子出现在了金星表面这种要命的情况。这些“仙人”却是何等的莽。

    画面一变,一个极为复杂的,被揉搓成为一团的九个太阳系、九个地球组成的复杂结构就出现在了三人视线中。

    “这是我们的一个星辰系统,从更大的尺度上看,它们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规则形状,它们的运行也是杂乱无序的。但实际上,我们若是身处其中,却又是这样的……”回到了三维的视角,却又变成了一种一一对应的,熟悉的太阳系。

    “它们彼此之间,地球、地球之间的距离,是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左右……这个距离,就是光行走大概快要一个时辰的距离。”

    “无论在四维的角度看,它们的运行是多么的不规则,但在三维的视觉中,感官中,受到光速影响,以及场的影响,产生了一些扭曲。它们之间的距离始终是不变的,但要计算出它们那一时刻,接近哪一个星辰,这却很难——对于四维的视角而言,这就是无序的三体问题,一切看似都是随机的。”

    但——这又不是不能计算。只是需要去繁就简,去寻找一些固定的东西,将高维的问题降维,然后去分析,计算。

    但——第三世界的数学做不到……

    “所以,林掌门,如果感应到天门,一定不要飞升。那是一条几乎可以说必死的死路,而不是成仙的路。”

    林素心只觉心头一暗——这么多年孜孜以求的神仙之境,竟然就是这般吗?只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一切,都要坍塌了。一声清亮的,透着鹤鸣一般的声音从韩莎口中发出,让林素心复又清醒过来,想着刚才那种“心丧若死”便是一阵后怕。韩莎说道:“修行是为了超脱,不是为了飞升,不要执迷这两个字,什么都不要执迷……当你一朝顿开了枷锁,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林素心长出了一口气,行礼道:“多谢二位。”

    第二天,待得百花谷的弟子做完了早课后,就被集中了起来。风尘坐落上首,便开始讲,先是讲了“何为先天”,再过一日,便讲了如何运用现有的手段,去研究什么是先天,如何达到先天,一边讲述方法理论,一边还举了自身修行的一些例子……讲的可谓是鞭辟入里,只是即便如此,可以听懂、明白的,也寥寥无几。风尘也不在意,只是继续,渐讲了阵、几何、人体经络等等。如此八日,连讲带解答,算是简略的讲完了应讲的内容:

    它并不涉及具体的修行技巧。

    但却教了人因如何去研究,如何去通过现象寻找共杏,提炼本质,如何去实验,如何利用数学工具、逻辑工具,如何去思考的一系列方式方法。这不是送给人一条鱼,而是教了人捞鱼结网的本领。

    授人以渔。

    “林掌门不必相送,我们就此别过吧!”

    和林掌门告辞,与鹿丸夫妇告别之后,一行五人便朝北极飞去。风曦云将自己的工艺品剑扔下去,大声喊:“百灵儿,我走了。剑送给你!”

    北极正是极昼,低沉的太阳一圈一圈的推着磨,磨出来的是冬季里漫长的黑暗。一颗北极星肉眼可见,虽模糊了一些……一只毛茸茸的小鸟从韩莎手里飞出,划过一条弧线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小鸟的视野中,一下跳脱了北极的冰雪、寒风,出现在一处山脚下。山脚下尽是一些年轻人,熙熙攘攘,听着许多的马车……山脚的一块被削成了岩壁的峭壁上,足有一丈大小的字,笔力虬劲——

    青云门。

    ……

    按照道理来说,这些消息需要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钟之后,才能回传到风尘、韩莎这里。但实际上,就在鸟飞过去的瞬间,风尘就同步的知道了消息。这一只鸟分别有两个主体,一个是韩莎、一个是风尘——第三类的风尘,是可以同知的。风尘道:“可以了,我们过去……”一行人消失于北极的上空。

    划过了一条对勾之后,便突兀的消散了。第四世界,那山的脚下,五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没有人感觉突兀,也没有人注意。

    清浅的纠结,让他们游离于这些人的注意之外。少年人们带着希冀,一阵叽叽喳喳,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