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成婚

    “呵呵——呵,只为了一桩婚事,蜀山派就要不顾一切,搭上自己的传承,值得么?合适么?”似觉着刚才的一句“你们想怎么死”有些过了,张天野便转笑了一声,使气氛稍显得轻松,开始了摆事实、讲道理——这本就是和明显的事!只为了申妙音的姻缘,便要搭上整个蜀山派,并不值。张天野的语气,也变得轻柔、绵长、磁杏,透着一股绵密、细致,却无孔不入的震颤,如是雷音……“如是天定的、命定的,谁能改?如是能改,又言何天定?命定?”

    那声音自有一种安定人心,令人平静、安逸的神奇。张天野不徐不疾,轻声细语,说道:“你们将他、申妙音撮合一处,本就是人为,算不上天意,也只是顺水推舟,算是顺应天和,却也仅此而已;申妙音、鹿丸结合,成就夫妻,却也不是逆天而为,也是水到渠成。至于什么前世、夙愿,不过是尔等一厢情愿……”

    那老尼开口,道:“你将如何?”

    老尼有些不客气。

    就眼下的情况,张天野不指望他们会“客气”——那不科学!除非蜀山派来的人都是受虐的,越是被人欺压,越是开心,越是兴奋。

    张天野道:“不要在婚礼上乱来……还有,以后做掌门、做师父的,别动不动想着控制弟子姻缘、生活。一个修仙门派,如此作为,跌份儿。你们……”顿了一下,语气颇重的说,“你们是三大正宗,不是武林豪强。弟子连一点儿自主都没有,还修什么道?求什么自在?话就这么多,你们自己斟酌,我先走了……”

    张天野出了贝壳一样的客房——该说的话,威胁的、讲理的,他自认为已经都说了。剩下的也就是看他们是否识趣了……

    “宾客至……百花谷林素心,云锦一匹,红豆,百年好合刺绣一副……纯阳……”收礼、签到处,一名百花谷的女弟子负责记录,唱礼。风尘、韩莎一人牵着风曦云一只手,走进了里面的一处包厢,和众宾客隔绝开。三人皆是一身礼服,尽显雍容——韩莎是一身青瓷一般颜色的华丽礼服,风尘则是蓝色的,风曦云一身月白。在房间内坐下来,风曦云道:“礼服好热,裹得都透不过气了……爸爸,第三类的身体为什么就没有温度?”

    风曦云在椅子上坐下来。这房间内的桌椅、摆设并非“真实”,但也是“真实”的——这么说或许有些矛盾:

    并非“真实”是因为它既不是用木材做的,也不是用其他的材料做的,而是通过投影、阵法的能力,具备了桌椅的功能——

    可以摆放物品,可以坐。

    所以,又是“真实”的。这一个想法,却是风曦云提出来的,又由韩莎来实现的。

    风曦云在椅子上一坐,便习惯的将手放在了腿上,双手交叠,收腹挺胸,坐的很是周正。风尘笑吟吟道:“因为它们本身,就没有温度啊。温度,是一种内运动的外在表现,是一种结果……云云越发的淑女了。”

    风曦云道:“不然会被罚的……”想一想韩莎那些千奇百怪、稀奇古怪的惩罚人的法子,风曦云整个人都不好了。

    风尘:“……”

    “敢说妈妈坏话,记上!”韩莎说了一句,便转到了风尘的身上:“等着再过一段,你的身体就长完了吧?”

    “约莫还有三个月。到时候就不是这样黑不溜秋,需要带着头套才能见人了。”在第三类的身体生长的过程中,体内之器官、肌理替换、变化,并且根据第三类的特点进行调整,这一个过程中,能量消耗巨大。等到过了这一阶段,只是正常的新陈代谢,风尘自然也就不用做“黑人”了——明明很美,可偏偏黑,总是明珠暗投的——“到时候,你的铲屎官肯定给你长脸……”

    韩莎的声音绵绵的:“长得美,就不要想这么美了。反正你又没了温度,头套就老老实实的给本宫戴着……我男人,许别人看了?”

    风曦云问:“妈妈那我呢?”

    韩莎莞尔,摸一下风曦云的头,说:“宝贝儿当然不一样了,闺女有权利看爸爸。但是外人不给看!”

    风尘:“……”

    外间的唱礼声歇了,婚礼也正式开始。风尘、韩莎和风曦云也不出去,就通过联系房屋的神经网络,进行现场读取。同样是身临其境的,角度、位置也都可以随意的选择——是一种无角度、全角度的,诡异的视觉体验。不过,一家三口倒是很习惯的。新人一人一件大红出了场,而后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整个礼仪的过程,都很顺利,蜀山派的人也没出来捣蛋。

    一则现场不允许,三大正宗、十二旁门的人都在,还不是普通的弟子,是掌门长老这些有门有脸的人;

    二则婚礼是百花谷办的——不给百花谷面子,就等于是打纯阳的脸,打了纯阳的脸,无异于又得罪了妙玉观,而最近百花谷、天机谷之间似乎也往来的较为频繁,这一次安排座位,也都安排在了一处……百花谷……蜀山派的人感觉自己是得罪不起这一群女人的——如果单纯是百花谷,那另说。

    三则是张天野的一通威胁、霸道的软硬兼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成功的拜堂。

    张天野、安落坐在上面,接受了鹿丸、申妙音的茶水,浅浅的喝了一口做个样子。鹿丸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程序,最后送入了洞房……对于自己莫名其妙的给女方家长上茶、拜高堂,从娶亲成了入赘这一件事实,他并不在意。且不说修行人生不生孩子,就算是生下来跟自己姓,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个大早,蜀山派的人就走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申妙音一大早叫醒了鹿丸,今天可是还有一个仪式要走的:

    给公公婆婆敬茶。

    然而……当二人靠近了张天野的住处,还没说出来意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滚”字,让他俩一边玩儿去。鹿丸的脑子里更是蹦出来张天野的一阵抱怨:“我说你俩新婚燕尔,你也是第一次睡女人,就不能君王不早朝?你是不行还是咋……这一天天的大清早……你俩爱怎么怎么的,别打搅我们……”

    囧!

    鹿丸看看媳妇,一拉申妙音赶紧跑。心里一个劲儿的嘀咕:“我说别来,你非要来。现代社会哪讲究这些啊……应付完客人也就完事儿了。”鹿丸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古代结婚后的一些烦恼——许多规矩事儿事儿的。幸亏俩人在这里结婚,都也没长辈,要不然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正跑出去,就遇见了红豆。红豆叫住二人,问:“少爷,少奶奶。你们这么一大早起来干什么啊?”

    鹿丸将刚才的遭遇说了一下,红豆愣了一下,不由就乐了,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原来这样……少爷,我跟掌门回去了。你和少奶奶多保重。如果有事情就来百花谷……蜀山那些人不用担心的。”

    “嗯……”

    人一走,这里就剩下了零落的空房。风尘成了第三类,已不睡觉了,白昼夜晚都是一样,韩莎、风曦云则是早起来练功。

    练完了之后,便教导一些风曦云,一起讨论一些数学、物理、化学、人体之类的问题……更多的,是推演“大衍金丹”——大衍金丹结构的神魂,和身体内,最为细微的基因紧密的练习,相互沟通,介于虚幻和真实的,如雪花一般的六角形的基因繁杂、玄奥,是一种无尽、无穷的分形……

    神、身密切,如一。

    ……

    新的脏、腑运化,一些因蜷曲、坍塌形成的窍彼此沟通、联系,形成了脉络。密密麻麻、复杂而严谨,被加工出的营卫之气就在其中铀行,整个过程快速、精确,效率极高。身体的细微之处,一些网格被不断的填充,再填充。一日一夜,昼夜不息,日复一日,积累了又积累——要完成这一步的功夫,需要三个月,但是风尘等人却并不会在此界再停留三个月。就在高原呆了数日后,众人就回了百花谷,鹿丸、申妙音也一并去了百花谷,林素心对二人是来者不拒的:

    尤其是在鹿丸有神通在身的情况下,尤其是现在的鹿丸……被诸葛亮老爷爷调教了又调教,数学上已经有了不错的水平。

    这对百花谷的数学研究、学习、应用都是有好处的。修行法要转型,就需要这一方面的人才……

    “林掌门,打搅了你们不少时间……”风尘、韩莎携手进了掌门处,和林掌门坐下来,便开门见山:“我们这便要走了……作为酬谢,我会在这里讲道。你们能听多少,便听多少,也算作是我的一番心意!”

    林素心惊讶问道:“这就要走了吗?不再去别处看看?那西方魔教的地方,还有一些海外奇珍……”

    韩莎道:“原本是想着去看的。后来感觉那里太脏了,商量了一下,还是不去看了。左右也没什么新鲜的东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她忽而问风尘:“宝宝……这里的仙人飞升的仙界在哪里?倒是忘了这里可是有人飞升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