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鹿丸和申妙音

    “真的,刚数!”风尘的声音淡漠,似是陈述,言道:“十二万九千六百二十七根,一根不长,一根不少。盖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一元又有十二会,一会三十运,一运三十世,一世三十年……这么一说,还真的挺有逼格的。”祂的身体轻盈,如无物一般,仅有的分量便是第二类的骨骼、脏腑、脑髓的分量。在草的尖上、叶上,轻盈的滑……忽然,停住了动作。

    因为张天野停住了动作。

    张天野转过身来,面对风尘,笑言:“这可是你为数不多,跟在你身上的第二类了。以后要好好珍惜,天天细数,生的哪一天少了一根都心疼。”语中颇是戏谑——风尘道:“我又不是地中海,还天天数,怕少了几根毛儿……”

    张天野道:“你说的如此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风尘道:“本来就有道理。”

    “说你胖还喘上了……越来越听不懂人话啊。看来咱们之间的物种隔离是……靠!”张天野刚说到了“物种隔离是”,忽而便突兀的躺着从草上滑出去有六米左右,跟着就“靠”了一声——原先支撑他的草并无变化,被风一吹,轻轻的摇曳。张天野指着风尘,叫嚣道:“你都第三类了,你居然还偷袭?有种单挑……呸呸呸,谁跟你单挑了。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都用的出来?”

    却是刚才被风尘“偷袭”了一下,若非反应够快,都已经中招了。风尘浑不在意,说:“反应不差啊……”

    “……”

    “不过,你刚才的反应要是让旁人看见了,肯定会以为你蛇精病!”

    风尘奚落……刚才的“偷袭”却是光明正大、放慢了节奏的“当面锣,对面鼓”,真的偷袭张天野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只是这样的“当面锣,对面鼓”,还放慢了节奏,张天野依旧感觉是太快了——幸亏他防着呢。张天野黑着脸,说:“这就是你的目的?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使用第二次,是没用的!”

    风尘道:“同样的招式,使用一次、十次、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无数次……该应付不来,你还是应付不来。”

    于是,张天野再窜……就在一米多高的草尖上滑步、跳跃,一边跳一边和风尘斗嘴。输人不丢份儿……

    玩笑一般的攻击,即便是挨上一下,也没什么。但丢份儿……张天野跳了一会儿,气急败坏的叫“有完没完”。风尘回应道:“你再飞一会儿。别躲了,没用的……我不用速度占你便宜,你也躲不完。乖乖的挨一下,多大点儿事儿啊……”

    “我凭什么就挨一下?杀人了……这儿有个外星人要杀人了,救命啊……”

    “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

    “我服了!”

    风尘的攻击无形、无质,于无声处听惊雷。攻击的频率不是固定的,节奏也在变化。这让张天野很难受,时刻都要防备着——有时候过了许久都不来一下,有时候突然之间,就是连续好几次,毫无规律可寻。张天野终于还是认输了,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输人不丢份儿”都被他自己给吃了。

    张天野活动了身子骨,就在草地上盘坐下来,说:“你的手段越发神秘莫测了。不弄天文台,咱们是不是去下个世界?”

    张天野道:“等到转完了,咱们就回来看一下实验结果!”

    “去……”

    不过在“去”之前,优秀员工鹿丸倒是找上了张天野,吭吭哧哧的说了一下他和申妙音的事……

    一年多时间的相处、朝夕相伴,二人之间已经有了感情。在这高原之上,又是无人区里孤男寡女,生出感情,便是很正常的事。鹿丸找张天野,便是想张天野帮他们证婚的——这年头没有结婚证,于是婚礼、证婚人便具备了极大的意义。“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老板你看方便不方便?”

    “方便——怎么就不方便了?”张天野拍着鹿丸的肩膀,说:“婚礼就交给我吧。咱们把三大正宗、十二旁门全请过来,给你做一个见证。毕竟你女朋友那里有些问题,正好一并解决了……”

    鹿丸说道:“我们只是,并没有……”

    张天野打断他,问:“你以后还想要东躲西藏过一辈子?能一次杏解决又有什么不好的。交给我就行了……”

    之后,张天野就跟风尘、韩莎等人开了一个五人小会。将鹿丸、申妙音要结婚的事情说了一下,韩莎问:“所以,你是想要将那个什么蒋平之的问题一并解决了?到时候有三大正宗、十二旁门的人在,将这一个麻烦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可又该怎么解决?毕竟这个时候可不兴自由恋爱啊……”张天野道:“我的想法,就是当面锣,对面鼓的说开——什么前世、夙愿、因果的,都是无稽之谈。反正能讲就讲,讲不来就打,鹿丸是我的马仔,他们要说三道四,就过我这一关!”

    反正就是“先礼后兵”——张天野不是相信自己的嘴皮子多厉害,张天野只是相信这个世界上道理最大。而道理,就在自己这一边:

    什么三大正宗全加起来也都不够他掐吧的……介个,就是道理。谁赢谁说话,弱的别吭声儿。

    安落笑,说:“这是帮亲不帮理呐!”

    风尘道:“你这是要独战群雄?我精神上支持你,相信你的实力一定可以的……咱们进入下一个话题……”韩莎笑吟吟的,靠着风尘。风尘的身上既不是冷的,也不是热的,失去了温度,一边享受着那种感觉,一边听风尘说话。风曦云则是在做“会议记录”:实际也没什么要记录的东西,就是练字。一番商议,选定了八月初三这么一个“大吉”的黄道吉日,风尘、韩莎分工负责了新郎、新娘的礼服;安落这里则是认了申妙音为“干女儿”——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干妈”!

    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尽量的“正式”,也更加“师出有名”。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这“命”不“命”的,师父、掌门怎么也比不上人家的父母,即便这个父母是“干”的。

    第一步在“名分”上站住脚;第二步在证婚人的分量上站住脚;剩下的第三步,就是“以理服人”了。

    张天野这个申妙音的“干爹”可是要问一句了:“谁不服?还有谁?”请柬一张一张的雪片一样发了出去。百花谷弟子们有了一次难得的历练机会,纷纷出动。就连百灵儿都跑去和师姐们一起“做任务”去了……百花谷发的请柬分量够不够?

    百花谷旁门第一,是旁门之首。百花谷和纯阳之间关系紧密、百花谷……抛开了外部传的名声不说。就这一份关系,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众修士纷纷而来……在已经变成了水草丰美的,世外桃源一般的高原山脚下,由韩莎动手起的一栋栋充满了原始、瑰丽的童话色彩的贝壳状房屋建立起来,一部分用来做住宿之用,门派不分大小,都是独栋的。最大的一个,宽阔足有三百多长,高大辽阔,是用来举办婚礼的地方,后面连通的就是婚房。

    自家媳妇能打造基因,随意的修改、编辑之后,祂就清闲了下来。琢磨一下“大衍金丹”或者观望一下星空,都是极美好的事……

    陆陆续续的,宾客逐渐多了。蜀山派的人也到了现场,只是为首的几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一尼姑更是脸黑成了锅底。一名百花谷弟子引着人,说:“蜀山派的各位前辈跟我来,你们住的地方在这里……”

    安顿了一番,之后,张天野就进了蜀山派的人的客房中。一拱手,说道:“介绍一下,在下是申妙音的父亲张天野,也是鹿丸的岳父……”他大咧咧的,大言不惭。

    至于蜀山派的众人脸色是否难看,又关他什么事?

    蜀山掌门、三长老、尼姑一行人的脸一下子更黑了。张天野顿了一下,说道:“诸位能来参加婚礼,我很高兴。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我……”蜀山众人就像是被人在脸上啪啪啪的甩大嘴巴子,一个后面站着的青年怒喝一声:“你欺人太甚。”说完,就要拔剑。张天野瞥了他一眼,只是继续说:“我只知道,我的女儿和鹿丸有婚约,要结婚。蜀山派还是不要捣乱的好,也不要有什么情绪……天地之间自有其分,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又很气人的针对那青年:“你倒是拔剑啊。你不拔剑,我怎么好意思欺负一个小辈?我不好意思欺负你,怎么好意思杀了你啊……呵呵呵呵……拔剑,朝这儿来……”

    很是混混气十足的,用手刀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笑的邪杏。

    “紫英,退下!”

    掌门喝退了青年,压抑着怒火,说:“张先生,我蜀山派也不是轻辱的!”

    张天野混不吝的眸子一冷,问:“那,你们想怎么死?”

    这是威胁——没有丝毫的掩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