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白驹过客,一元之数

    《逍遥游》……小楷……三遍……简直要了卿命了。说起毛笔字,自然是小字比大字难写,楷书又是难写中的难写——尤其是这“小楷”还是要蝇头小楷,要用一个麻子的壳儿将字扣住,才算合格。且字的起承转折、笔画粗细、笔锋都不能因为小,就走板了。韩莎便正是以这种方式,持续的、日复一日的琢磨着风曦云的心杏。

    “啊!”风曦云的声音中,满是一种凄苦,只是韩莎让她抄写,也不敢反对。就离开了位置,去写自己的《逍遥游》去了。

    韩莎道:“咱们过去看看……”

    于是,便借阵法,投影过去。显出了形象。张天野、安落也随后过去。风尘最后投影过去,却也因投影的缘故,不至于是黑乎乎的一片,也不需要将头套投影出来进行遮掩。难得的显出了白皙、细致的面容。张天野道:“介绍一下,我是时空管理局的局长。这是时空管理局执行董事,这是……”

    四个人,从局长、执行董事到人事经理、财务经理来了个遍——反正这里苦逼的工人就鹿丸一个。

    申妙音见礼,道:“蜀山派铁树神尼弟子申妙音,拜见四位前辈……”

    “嗯,我很好奇一个问题……”张天野开门见山,问出了一个自己非常、非常关心的问题:“你的未婚夫究竟是蒋平之,还是司徒剑?为什么你们……嗯嗯。”张天野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嗯”了两声,让申妙音自己体会——申妙音也不隐瞒,便说了事情的前因。根据她师父的说法,她跟对方是有夙世因缘的。上一世的恩怨未了,所以这一世,她需要嫁给对方,来偿还因果。上一世,蒋平之的名字就叫司徒剑。她是因第一次知道和自己有姻缘的人的名字叫司徒剑,这才一直这般称呼的。实际上,人家这一世叫蒋平之……张天野摸一下下巴,扭头问风尘:“前世?这世界还有这个说法?”

    “对于修士而言,有——修行不足,寿命到了,便会转劫。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兵解,寻找合适的孕妇,投身胎儿。实际上是一种夺舍。”

    风尘说的轻描淡写。

    实这一过程,却是残忍的:一次转劫,便意味着一个新的,才从天地间诞生的生命还没有来得及体会世间的美好,看一眼世界,就稀里糊涂的消亡了。而更过分的,是因为这些人会有极大的概率被接引,觉醒前世的记忆。夙慧觉醒也好,被人接走也好,生养的人家算是白费了辛苦……

    这就像是杜鹃,将自己的蛋送到别的鸟的窝里,替换掉别人的鸟蛋。然后孵出来的就是杜鹃了。

    杜鹃当然不会认那个孵出来它的鸟作母。

    “三大正宗也做这种事?”张天野无语,又问申妙音:“那你的前世记忆回来了没有?”申妙音摇头:“没有。”

    张天野又看鹿丸,直接了当的当着他、申妙音的面说:“搞定她,别给穿越者前辈们丢脸。你甭管人家是不是虚拟的,但穿越砸你头上了,总不能太不成事儿不是?”激了一下鹿丸的心气——总体的意思,就是:甭跟我们装逼,和别人装一装就好了。再一个,就是本身的“迷之优越感”作祟——现代人比起古人的大男子主义,各种规矩束缚来,还能不更加讨女人喜欢?

    最下策把人惯得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做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时候。你指望她再去低下身段,心甘情愿的伺候某位爷?

    做梦!

    张天野道:“什么姻缘之类的,不过都是一种概率上的巧合。源于彼此的纠结,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和吸铁石差不多,但也就那样。申妙音,你看,鹿丸是我的员工,你跟着他,肯定比跟什么平之什么剑的强——之前有一个叫平之的,自己把自己那玩意儿切了,成了太监。叫剑的,有个君子剑,不是什么好人……”

    “……”

    “瞎说什么呢。”张天野的投影虚晃一下,险些散了。安落说:“这里就鹿丸一个人工作,你就在这里照顾一下吧。”

    了解了申妙音的“身世”后,众人便散开了投影。申妙音脸红的像是猴屁股一样,过了足有一个来时辰,才是和鹿丸说话。问风尘等人究竟都是什么人,又为何甚为三大正宗,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四人,以及之前出现的,那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漂亮女孩子,实力都太过于匪夷所思、深不可测了。

    美女有问,鹿丸便答:“他们现在住在百花谷。”

    “十二旁门之首——百花谷?”

    “对。”

    “他们是百花谷的人?”

    “……”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鹿丸则是同时动工,一下一下的开山,大块的山石崩落,烟尘震荡。申妙音跟在后面,幻化出剑光挡住了灰尘和石头,一路的朝着前面延伸。休息的时候,就问鹿丸这是要做什么,鹿丸便很是吹嘘的,告诉了对方贯通喜马拉雅山的开洞工程。申妙音惊叹——“好,好厉害。”

    “那是,之前的一个世界,整条山脉都被搬空了……”他说的绘声绘色……实际上第二世界的安第斯山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他根本不知道。

    享受着闲适,琢磨着大衍金丹,不时的观察一眼星空,零零碎碎的一点灵光乍闪。时间便如白驹过客一般,不经意的便溜走了。

    位于风尘体内的大肠、小肠、膀胱、三焦皆已化去,血肉组成的六腑只剩下了胆、胃二者,还在运化水谷。给大脑、脊髓提供必要的能量,并且更新一些血液。第二类的血管也只剩下了通向脑部的两条动脉,然后向上在头部分叉,成了树冠一样密密麻麻的支流。新的身体组织,其运作的机理不变,但具体一些,从组成到新陈代谢,却又是截然不同。第三类的功能已经趋于完善,横膈膜下面,那一朵花更见神秘,第三神经系统联络着胸、腹、脑三个位置,将四个大脑勾连在一起。

    信息在其中高速的畅游,来回往复。大衍金丹日有变化,一日精湛过一日,一日也充实过一日……

    天地之间,所蕴含之信息被读取、查阅,俱都过了一遍。

    又一条豁口贯通——高原上的气候明显变得反常。源自于山脉另一侧的季风从通道中吹过来,使得高原远比往年暖和。原本应该是万物凋零,迎接寒冷、漫长的冬季的时候,草却还绿着,天气也是温和的。

    远方的天空,一团少见的黑云翻滚,掩了过来。裹挟着充沛的降水,将天地笼罩的俱暗,好是一场肆虐。

    之后的天空、大地都一碧如洗。雪山上低一些位置的雪开始融化,融入到了细流之中,汇聚成浩浩荡荡的河水,淹没了之前的一些洼地。

    也许,当口子都开好之后,这里真的会变成一个“江南”一样的鱼米之乡?终于,在又一个夏天的时候,鹿丸打通了第九条豁口。九个豁口的风声呜咽起来,就像是龙吟一般,风声鹤唳。高原的气候前所未有的湿润、温和,整个春夏都弥漫在梅雨之中,淅淅沥沥的雨水,让地面上的野草疯长,长的足有一人多高。

    身体内的气轻盈流动,人也轻盈的在草上滑行,就像是在飞……张天野熟稔的施展草上飞,在草上装逼……

    “狂狼是一种态度狂狼是一种错误狂狼狂狼,狂狼狂狼……”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美丽的花,却不经不起风吹雨打……”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风尘在他的身后,不远不近——祂说道:“我感觉你这两首歌放在一起有点儿不合适。《丁香花》和《狂狼》不搭。”

    张天野说:“我是唱了《狂狼》才一下子想起了《丁香花》。我的山开完了,你的天文台什么时候弄?”

    “经过本座的深思熟虑,天文台不弄了。感觉找那些人来,还不如我自己的工作效率高。我闲暇的时候,朝着天空看一眼,就顶的上他们许多人研究一辈子……况且——”轻盈的撩一下自己一头披散开来的秀发,那头发在风中轻轻的飞扬,结构色在阳光下闪烁着七色的光彩,迷离的如同梦幻。“等我彻底蜕变时,每一缕头发,便是一个风尘,他们都是我的中端,足足十好几万的风尘,比不得一些普通的研究员?”

    “十几万风尘……那你真的逆天了。一个第二类的风尘,大家都比不上,第三类的更是望尘莫及。十几万的第二类巅峰的风尘,啧啧……”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咋不上天呢?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张天野倒是想到了一个更有逼格的:

    “以后别十几万十几万的,直接一张口十二万九千六百个风尘,正合一元之数,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好像……”风尘心念一动,排查了一下自己的一头青丝。貌似数量有一点儿出入,但是出入并不大,“你说对了,我的头发是十二万九千六百二十七根。扯淡一点儿说,还真算是一种巧合……多出了二十七根,但是和前面一看,十跟七、六和九是一样的,只是分出了阴阳……”

    “真的假的?”张天野无语了——他随口胡诌的好吧!要不要这么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