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九字真言法印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风曦云站姿挺直,收腹、挺胸,将双手置于小腹,这样的礼仪训练,却并不单调。韩莎往往会在坐、立、行、动等动作规范、矫正的过程中教她一首诗,唱一些歌。艺术——歌曲、舞蹈也好,书法、诗词也罢,皆都是一种灵杏,尤其是重要的。此时,韩莎便在教她唱《锦瑟》——

    是唐时,李商隐作的一首诗。这一首诗中,尤是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广为人知,透着一种遗失了美好之后,只剩下回忆的怅然,形成一种像是夕阳落去时候的那种美,美的近黄昏,美的只剩下回忆,有一些伤感。

    韩莎即兴的谱了曲,一句一句的和风曦云唱……悠扬的歌喉唱出了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

    那种美好、那种追忆……空气中萦绕着的,是“追忆”的惘然,是那金黄色的,如同镶嵌了斑驳的岁月,充满了陈旧的味道,只剩下美好的回忆。

    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如梦也,分不清现实、虚幻,那心中的一份情愫依稀是那般的纯粹;

    ……

    风曦云听罢,便亮了嗓子,唱了一句:“我们的爱诶诶,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在默默的等待。我们的爱,我明白,已变成你的负担,只是永远,我还放不开,最后的温暖……”她的声音高且亮,高音营造出一种极为干净、如同天空一般的空灵。一段《我们的爱》却是应时应景。

    韩莎合了拍子,轻轻拍手。等风曦云唱完,才夸奖道:“宝贝儿唱的太棒了!这是飞儿乐队的《我们的爱》吧……都能去参加好声音了。完整的给我唱一唱……”

    “嗯……”风曦云便从头唱:“回忆里响起模糊的小时候,云朵漂浮在蓝蓝的天空,那是的你说,要和我手牵手,一起走到时间的尽头……”这首歌还是风莎燕教她唱的,风曦云觉着很好听,也很喜欢。唱完了后,韩莎点点头,说:“好了宝贝儿,坐……来,捡拾一下地上的物品,一、二……”风曦云照着口令,直上直下的蹲下来,从地上捡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物品,然后重新站起来。在得到了“坐”的口令后,就在椅子上坐下来,手、腿、脚都按照仪态要求放好。之后,韩莎便继续教她唱《锦瑟》——一句一句的教,一句一句的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礼仪训练才是结束。

    风曦云用力伸展了一下胳膊,扭动一下腰肢,叫道:“哎呀,终于完成了。感觉身上好别扭。”

    韩莎掩口笑,提醒道:“仪态,仪态。信不信再让你练习一个时辰啊……”

    “不要!”

    风曦云撒娇似的叫了一声,一双明眸和韩莎对视。

    ……

    “瞪我,再瞪我?再瞪我我就把你喝掉!”韩莎抬手拍了一下风曦云的头,头套潮乎乎的发热,贴着脖子的地方,更是被汗水浸透了。倒是心疼自己家的宝贝儿,便领着风曦云上了雨廊的阴凉处呆着。风尘端出了三杯炒冰,颜色看着有红有黄还有绿,分外的诱人,说:“做完了功课,就吃一些冰凉快凉快。”随意的,将托盘放在了地面上,一手一份,递给韩莎、风曦云。

    本给自己留了一份,韩莎却霸占道:“这个也是我俩的。你别吃了……就剩下肚子里那点儿可怜的脏腑了,对它们好一点儿……”

    风尘挣扎了一下:“我感觉,吃好喝好,就是对它们最大的尊重。”

    “翻天了你?”韩莎插了一小勺放进嘴里,甜丝丝的,还有一些轻微的果酸,又有一些浅浅的,咸咸的味道。口感就像是果冻一样。风曦云则是先摘掉了自己的头套、口罩,露出捂得潮热的,红彤彤的额头和脸蛋儿。没有了头套口罩的阻隔,呼吸一下子就清爽起来,便是不吃冰,也都是舒服、惬意的。只是头套、口罩在吃完了冰后还要戴上,只许她吃饭的时候摘下来——能破例吃一回冰,享受一下零食的滋味,已不容易。她小心翼翼的,舔舐着风尘制作的冰。

    一份冰吃了好久,风尘的那一份也成功的进了韩莎、风曦云的肚子。功德圆满。

    头套、口罩由重新戴回去。

    ……

    第二日,林素心便又借机聊了一些问题,问了一些自己在数学上面的疑惑——都不是多难的问题。之后,便是了解一些,再问一些,问题也就渐渐的深入,逐渐的接近了林素心理解能力的天花板——极限的问题。而在高原之上,第一条沟通南北的隧道,终于通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延绵,如龙一般盘踞在山上,将山从中间剖开。另一侧温暖的热风便呼啸着从口子里通过——那风,是如此的激烈,呼啸出巨大的呜咽声……张天野接到消息之后,就现场验收了一下,对鹿丸的工作表达了满意。

    经过一条豁口的磨练,鹿丸的神通应用已经可以算作熟练工了。而这数月来的独处,也让他变得沉稳、内敛,被动的在心杏上有了不少的提升。张天野拍一拍鹿丸的肩膀:“不错,咱们先结一下第一期的工资。然后我带你去第二处的工地……”

    “还有工资?”

    “不是实物货币,不过肯定适合你——”张天野笑,然后就将自己准备好的“工资”送给了鹿丸。是他稍微花了一些功夫,修改完善之后的“九字真言法印佛家版”——连同之前的宝瓶印、狮子印一起完善过了……这无疑可以让鹿丸的神通利用效率更上一层楼。鹿丸接受了信息之后,稍微一看,两眼就不由放光:

    不动明王印、大金刚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

    原本的狮子印分了内外,宝瓶印还是宝瓶印。

    张天野问:“可还满意?”

    “满意、太满意了……”完整版的九字真言法印,这是完整的啊。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不动明王印,心安不动,亦不可动。大金刚印则无坚不摧,外狮子印以针对外邪,内狮子印竟然是针对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外缚印、内缚印也是同理——能够针对精神,这简直不要太厉害。

    智拳印、日轮印二者,亦针对于精神。则是外入对方之精神,一者智慧演化,成浮屠世界,一者就是强行的更迭对方之记忆、信念。其恐怖之处,已堪称是邪意了。

    连这种东西都毫无顾忌的给他,还不需要拜师,没有留一手……鹿丸感觉自己简直是遇到了中国好老板。

    之后,便去了第二处工地,鹿丸便又开始动工开山。张天野也回了百花谷。却说是这一日,鹿丸正忙碌之时,忽的远处的天空出现了几条线,那线看着慢悠悠的过来,接近之后,才发现是剑光。剑光一按,便显出一女,女子衣衫有些褴褛,肌肤透血,脸色也是苍白,一头便朝着他这里落下来。后面的几条剑光却迅速的朝这里包围过来,一人喝道:“蜀山派办事,闲佑人等躲开!”

    鹿丸停了动作,忽而抬头。却是对蜀山派的嚣张霸道很不爽,如果是以前,不爽也就躲开了,但现在的鹿丸却非吴下阿蒙——你谁啊?警察么?凭什么你蜀山派办事,我就要躲开?话说“蜀山派”这三个字本来就很让人不爽的:

    他所有看过的小说里,这三个字都让人不爽,游戏里同样让人不爽,这种不爽更是因为这几人的一声喝被放大,叠加在了一起。

    他不理天上的,而是问那女子:“这位姑娘,他们为什么追你?”天上的人却很不耐,吵吵道:“哪来的野人?可知我蜀山派?”“这是我蜀山派的家事,外人少管。”“……”好一些的,是这些弟子终究有教养,虽然说话难听,却并没有什么令人难以启齿的东西崩出来。鹿丸冷笑,慢条斯理道:“鄙人——”鹿丸顿了一下,心里头电闪一般想到了一个不明觉厉的名头:“时空管理局驻本世界喜马拉雅山脉隧道工程负责人鹿丸是也!”至于对方听懂几成?管他鸟事!

    他可是有老板的人——老板还是很牛逼那种。心想着:“正好,我的九字真言法印还没有开张,拿你们试试手。”

    但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万一这个跑的女的是妖女、邪魔,也不好说。所以还是先要问清楚的。

    有靠山、有实力,所以腰杆儿硬:鹿丸一点儿不怵的看了那些蜀山弟子一眼,然后看女子,等她的答案。女子忙道:“小女子是蜀山弟子,名叫申妙音。掌门将我许配给了三长老的侄儿,我不喜欢,奈何反抗不得,就跑了出来……然后,他们知我逃跑,就追来了。”鹿丸心想:“肯定是三长老的侄子长得丑……不过,这种情节,我好像算是主角啊。难道我们之间有姻缘?”又看了女子一眼,鹿丸的心不由就有点儿躁动。申妙音身上,有着一种女子特有的温婉、温柔,满是一种古典的气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