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莺飞草长,野花烂漫,一些幻月化成了变换形状,成了湛蓝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有的且做一只果蝇,随着湍热、奋张的气流,如浮游一般在空中游弋,一些则成了地上的蚂蚁、蚱蜢、蚯蚓……犹如一个大型的生态,处于百花谷的每一个角落。一个截止于昆虫的,小型的生物圈,在谷内形成了闭环。一切外来的物种、原有的物种,都被“消失”了,便是植物,也渐渐的,被“人为”的取代——

    百花谷之一草、一木即是幻月,幻月也不再局限于飞蛾、局限于三千之数的规模。这一个小型的生物圈,完备、自洽。其中的生、死、消、亡,生息的繁衍、物种之间的互生、轮回,一点一滴的,在风尘的心头流淌。

    满是鲜花、野草的地上,风曦云穿着一身紧身的练功服,戴着毛线织成的头套,一手持剑随意的舞。

    剑轻盈的划出一条、一条规则、玄妙的曲线,进退之间,由直而曲,又因曲而直,剑如绕指柔一般,纤细的线中却蕴含着数学的美,蕴含着大道至简的妙……这样的剑法,无疑是好剑法,无城规之约束,却循术数之至理。每一剑,都是羚羊挂角一般,取无可躲避之处,光明正大,堂皇正直,却令人无可奈何。这也正是风尘、韩莎二人的教导——是法的境界,用势为法,每一剑都明明白白,但每一剑……都无可奈何!

    就像是下棋,对手的任何一步,都看的清楚,甚至于知道对方下一步往哪儿走,但最后的结局还是输了。

    剑光在阳光下亮的明艳,那一条线迅速而璀璨,一旁却是百灵儿托着腮,在看她练习。过了一会儿,百灵儿才说:“又跟刚才不一样,你不能框我。这根本就不是一路剑法!”

    “这就是一路剑法……它遵循的是在三维坐标系中……”风曦云一阵吧啦,奈何百灵儿一头雾水,根本就听不懂。风曦云撇撇嘴,不再继续,说道:“你数学好差啊……百灵儿,你应该好好学数学的,这对修行很重要。而且数学也很有趣呢……”面对这个跟自己有差不多的身世、经历的小伙伴儿,风曦云是很有好感的,所以才会这么的“推心置腹”。百灵儿一脸的苦相,面纱隐隐,说:“好难的。”

    数学:百花谷现在是已经开始重视的了,现在是初级阶段,百花谷本身的术数典籍就足够他们学习了。

    目前还不必去邀请、拜访什么天机谷。天机谷这种当前世界的高端学府是堪比皇家科学院一样的存在,是大学中的大学。想要让里面的人来教,她们怎么也要过了基础关,达到最低的学习门槛儿才行。但一开篇什么“天一生水,地二成之”之类的,实在是不怎么友好,尤其是对百灵儿这个小盆友而言——太难了!

    偏偏掌门还对百灵儿特别看好,所以也就分外的严厉。师姐们也一样的盯着她学,学不会罚跪、打手板、穿厚衣服之类的惩罚是免不了的。

    “还好吧……可我感觉很有趣啊!”风曦云的这句话很气人——百灵儿感觉自己的灵魂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我教你个简单的,一个数、加另一个数,等于一个和。这两个数,是可以相互交换的,这是加法的交换律……”

    风曦云丢掉了手里的剑,任由没花几个钱的现代工艺品躺在地上,连归鞘都免了。就蹲下来,在一片没有草的地上写下了代数算式,说:“数字的计算,你慢慢长大就学会了,不识字的人也知道一个加一个等于两个。数学呢,要去研究背后的规律,不要去纠结计算……而数学最基础的,应该就是加法,加减乘除,以及复杂的转化、变换,实际上最后,都是可以变成简单的加法的。减法实际上也是加法,只是带有减号的数是负数……”风曦云说的顺嘴,才几句话,就跳到了自然数、负数、实数的定义,证明上。百灵儿则是从她说负数开始就蒙圈了:

    负数是什么东东?

    至于风曦云兴致勃勃的讲到了“超实数”这个东西,以及更加复杂的极限问题,百灵儿已经放弃去理解了,只是感觉自己的小伙伴儿好厉害,说的东西自己都感觉到不明觉厉,一句话都听不懂的样子。

    风曦云说的兴致,却不注意风尘、韩莎就在不远处看她二人,林素心林大掌门也在看她们,却也是听的一头雾水,林掌门问:“负数,就是亏得东西吧?这个自然数,就是自然中存在的数?那实数呢?”林掌门的声音不大,显然是想要多听一听风曦云的说辞的。风尘点头,道:“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数学,是一个需要严谨的证明的东西。世上数学的发展,是先有的整数……然后,渐渐的,人们有了分数的概念。这个分数,想来林掌门是知道的!”

    林素心道:“是。”

    “然后,就有人发现了一种既不是分数、也不是整数的数。你就譬如一正方形,假定边是一,那对角的斜线是多长?假定变成长方形,一边是二,一边是一,那斜边又是多少?这个数,既不是分数、也不是整数。林掌门可知这样的数?”

    “这……”

    这样的数林掌门不知道——更不会想到,一个简单的正方形,居然都能引出这样的问题来。

    明明是一个不大的数字,但却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她心中寻思着,忽而闪过一些灵光,说:“《算经》记,圆一周同长,周之于长,盈数三丈一尺四寸,正方者,边长一尺,斜一尺四寸一分四厘……”

    风尘道:“这只是大略,后面还有数字,却难于计算,不见穷尽。也只能以几何之法,才可求出确定的解。你看……”

    身前的虚空中,一个坐标出现,风尘随意的投影出图形来。依照规矩,制作出了根号二、根号三、根号五、根号六、根号七等等……

    “这样的数,原本我们认为是没有的。现在有了……数又被充实了一番。于是,和先前的数统合在一起,我们将这些都称为实数。这就像是村寨、县城、州府、巡抚、王朝的关系,范围是越发的扩大的。在这一基础上,虚数应运而生了,原本的数,在一条线上,但有了虚数,它被拓展成了一个面。这样的拓展,会越来越复杂……”风尘只是简单的,给林素心讲了几句,至于林素心能够理解几句,就是林素心自己的事了。

    “虚数……这又是什么数?”

    “根据运算规则,我们可以发现……”

    风尘又讲。

    林素心则是不管听懂听不懂,权且记下来:总有一天是可以明白的。既然她要听,风尘也不吝啬讲,挑选了一些大而笼统的框架,简约的将数学的发展历程说了一遍。林素心听的身心俱疲——并不是什么人都会感觉到数学有趣的。女杏更是少有的会喜欢数学——风曦云可以说是一个例外,韩莎则是一个意外:本来就不是人。

    风尘笑,说道:“林掌门不必这样囫囵吞枣,我们在这里住着,也飞不走。有问题可以慢慢问,慢慢琢磨。”

    林素心道:“却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二人一眼,心说:“你们夫妇同进同出,我碍眼的凑上去算怎么一回事?”

    至于风尘的装扮,她却不以为意。甚至在这一个年代里,风尘的发髻除了比一般男杏低一些,更加漂亮外,没什么毛病。可以说是一个很“男士”的打扮,只是少了胡须辅助……反倒是韩莎的装扮、发型看着有些男杏化——但看到了,林素心也不会说出来。反倒是觉着这样的英姿飒爽,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意。

    韩莎道:“一起探讨一些问题,还是挺好的。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说不得林掌门的一些偶然想法,也会让我们受益匪浅!”

    另一边,风曦云也结束了函授。风尘、韩莎和林掌门说话她是听见了的,大衍金丹不是白给的,她本人的境界也不是说笑的。风曦云一拉百灵儿,便轻跳了三步,就到了三人近前,一一叫人:“爸爸、妈妈,林掌门。爸爸你们讨论数学记得带上我啊!”韩莎一笑,伸手在她的头套上摸一摸,头套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稍微有些烫。又被风曦云的汗水浸了,变得潮乎乎的。韩莎道:“好啊,少不来你。”

    林掌门则是问百灵儿:“刚才云云说的,你听懂了哪些?”

    百灵儿:“……”

    韩莎给了风尘一个眼神儿,眼神儿中的意思很分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但自己家大宝贝儿对比、伤害别人,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韩莎对风曦云是极满意的,将人拉过来,搂进了怀里。双手搭拉下来,笼住了风曦云的脖子,语气很是神圣,似乎浑身都在发光:“别逼孩子,慢慢学,不着急……”然后就低头问风曦云:“上午的功课都已经做完了吗?”

    风曦云道:“做完了。抄了一章《道德经》。妈妈我拿给你看。”

    “不用了,我一会儿去看……再玩儿一会儿,咱们训练礼仪。”

    “哦。”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