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第三类之触

    平贴着地掠过来,像画中的仙女一般背身回首,倒着飞掠,绕着风尘,旋了三匝。一双忽闪、忽闪大眼睛在祂的脸上好生打量,忽而便将双手一张,搂住了风尘的脖子,将自己的腿如蛇一般,夹住了风尘的腰肢,侧坐到了风尘正前,闪烁着一些风情,笑吟吟的说道:“哟哟哟,我看看……咱家的宝宝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的?”

    风尘被捉弄的无语,说:“你看我天天带着头套,肯定是没脸了啊。你这么捉弄我,你家老公知道吗?”

    “啊……”韩莎的眸子亮晶晶的,问风尘:“那,你说我家老公是应该知道呢?还是应该不知道呢?”

    “这没法儿好好聊天儿了……”风尘一低头,在韩莎的唇上轻轻的啄一下,很是感慨:“你这样的女妖精,世上有几个人能降服呢?我是真的佩服你相公——他肯定是一个英明神武、智慧非凡、相貌出众的人吧!要不,怎么能配得上你呢?”韩莎“吃吃”的笑,点头说道:“对对对呢,而且脸皮还特别厚,夸自己都不脸红……”

    风尘强调:“不,我脸红了。就是你没看见!”

    “那我看看……”

    韩莎挂着风尘的脖子,一双纤细、白嫩的手很是灵活的解开了头套,将风尘的头套摘了下来,一根根的头发梳在一起,在脑后盘成了发髻,头发还是原本的头发,并非第三类——发为血之余,也是人的,最为不重要的末梢,新的营卫自不会顾过这里来……而每一根头发上,则都藏着祂第二类的生命历程中的一应记忆、信息。等到身体彻底蜕变,脏腑、大脑、脊髓都变成了第三类,也便是这一头的秀发落下时——祂计划让自己的每一根头发,都变成一个、一个独立的个体。

    这些“自己”便也算是对于第二类的生命的一个交代,是身体内的细胞、众生的一个归宿。

    风尘的脸是黑的,看上去只是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一圈清晰、秀气的轮廓。韩莎却对祂的脸部结构、布局轻车熟路。轻巧的就捏住了祂左右的脸蛋儿,捏了一下,又拽了一下……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捏住了,可一用力,却一下子就变得虚幻,溜出了手。那不是顺滑出去的,而是虚幻一下出去的——拽一下也是一样,拽开了一些,再一拽,手里一下子就空了……

    那,就像是用手去抓握一把沙子,无论是抓的松,还是抓的紧,沙始终都在溜走,逐渐的让人的手心变得空,终究什么都不会剩下。韩莎气鼓鼓的看风尘,然后又试了一下,再去捏风尘的鼻子——

    只是一用力,鼻子也“没了”……

    韩莎:……

    从皮肉开始褪去了第二类,彻底变成第三类之后,她就有些“无从下手”了。不过第三类那种特有的手感,却又很让人着迷——它既是实的,又是虚的,明明拥有质感,但一用力,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很矛盾、很有趣,但想要和以前一样去揉风尘的脸蛋儿,将它揉成红苹果,却是不怎么可能了。

    韩莎撇嘴,道:“不带这样的,我都捏不住了。也不是那种硬啊……宝宝你用力,用力我试试看……”

    “嗯……”风尘便将气聚在面部,本来黑乎乎的只有轮廓的脸便亮起来。韩莎再去用手捏,却如同捏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风尘的脸却还纹丝不动……

    “小一点儿,小一点儿,还捏不动……”

    “咕~~(﹏)b——”

    “宝宝真的比以前还要漂亮,尤其是眼睛,感觉多出了一些神杏。别这个表情嘛,人家是帮你训练的……轻一点、轻一点……”逐渐的,风尘的脸蛋儿终于可以被玩弄了——但极限依然存在,只要一超过限度,就会立即“消失”……韩莎郁闷的改成了揉,搓了一会儿丸子,才是和没有完成感的放弃了——她的宝宝,已经不是以前的宝宝了。以前的宝宝一定会脸红、潮乎乎、热乎乎的,很可爱。

    现在,被揉了半天,自己的手都累了,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之前脸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的。

    风尘好笑的刮了一下韩莎的鼻子,说:“辐射照在物质的表面,会反应发热。而射线落在我的身上,都连个花儿也起不来,你揉这半天管什么用?”

    韩莎道:“那还要拿几个太阳照你啊?”

    “把哨兵拉过来,弄十万亿颗太阳也没用。小妞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要是想要捏脸玩儿,云云挺合适的,连嫩。”做爸爸的卖女儿,风尘毫无心理压力——什么愧疚感、羞耻感之类的,统统不存在的。韩莎嗔道:“你是你,云云是云云,别给我转移话题。信不信给你试新花样哩!”

    “什么花样?”风尘吹了一下韩莎的耳垂,荡起细细的气流。气流被吹的有些温度,落在耳垂上,痒痒的。

    “正宗绳艺大师韩莎的最新创意——五花绑、背合十、床头跪——保证你每一根脚趾头都动弹不了。”

    韩莎“哼”了一声,虽然她的技术只是在赵雅芝的身上展示过一次,但只是一次,精湛的技术就已经体现出来了。绝对是大师级别的。

    “这个啊,我不信……”第三类的身体,要是能被绳子捆住,那才是笑话。别说是第三类的身体了,就是第二类的时候,绳子也捆不住祂。虽然没有刻意的练过挣脱束缚的方法,但得自于女娲一族中,少女苏阮的记忆里,分明就有针对杏的训练。逃脱、挣脱的手法之玄妙,实并不差——

    再退上一万步,还有笨办法呢……直接用力,绳子直接嘎嘣就断。

    ……

    “我信!你敢给我跑试试看?”韩莎耍赖,直接用了威胁。

    风尘干巴巴道:“你要这么不讲道理,我也信了。试就不用试了,咱们老夫老妻,家庭暴力是不对的。我们一定要杜绝家庭暴力,做文明合法夫妻,我们……你看,你要是把我捆床头跪着看你睡觉,是不是也不太好看?”祂声音小了一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百花谷这地方,那么多人。我是不在乎旁人的,我爱媳妇日月可鉴,可别人会说你的……说你太霸道,把自己丈夫捆起来,还要让天野他们看笑话……”

    韩莎“嘻嘻”的笑,真要欺负风尘,她才舍不得呢。不过……绑一夜不行,可以绑一会儿欣赏一下,拍个美照收藏嘛!

    这种写真……貌似造型、创意还很多呢。脑子里冒出了各种不同的姿势,韩莎的眼睛不住的往风尘身上瞟。

    风尘:……

    晚上的时候,等着风曦云入静之后睡熟了,韩莎便偷偷的,指使着风尘取了“工具”,包括了麻绳、衣服在内的许多物品,悄无声息的出了百花谷。找了一个位置绝佳的地方,布置了一个阵法,遮挡住寒风。韩莎便指使着风尘开始换衣服——先来了一个古典版的。被褪下了一半的宫装,露出上衣,绳索捆住了手臂,手臂在背后交叠,成了一个少了“乂”的“凶”字——

    凵。

    各种角度、全方位的记录在生物芯片中。韩莎很是满意的欣赏了一遍,然后又加了口塞,用布袋套头,然后……古代完了现代、现代之后古今结合——各种的捆绑技巧,在韩莎的手里玩儿出了花儿。风尘不断的变换各种的形状,有杏感、有羞耻、有……包括但不限于一些动作难度足够高,有些令人绝望的姿势,都被轻松完成了。虽然“轻松”却还是配合着韩莎,做出了一些难堪、羞耻、痛苦的情绪出来——韩莎对祂的上道很满意。一直玩儿了一夜,二人才是回到了百花谷中。

    韩莎笑眯眯的,像是一只偷鸡得手的小狐狸,威胁风尘:“你的命运的咽喉已经握在了我的手里,以后,哼哼……”

    风尘翻了一个白眼,懒洋洋的说:“你还能找人修生物芯片咋的?”

    “我就跟爸爸、妈妈说,你非要跟我做那种羞羞的事情,都要丢死人了……”韩莎笑的很邪恶,结结实实的威胁:“PS技术哪家强?你家媳妇王中王。昨天你把人家捆的那么……太羞人了……”

    “究竟谁是受害者啊?”风尘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偏偏没地方说理去。

    “所以,态度、态度……刚才的态度一点儿都不好哦。重新来一遍,诚诚恳恳的叫一声老婆大人!要很绅士的那种哦——对了,首先服装要绅士,然后态度要绅士。爸爸妈妈那里我……”

    风尘从善如流,微微弯腰鞠躬,手放在了腹部,嘴角勾起一丝清浅的,不放纵,却委婉、含蓄的笑容:

    “我尊贵的老婆大人,您的宝宝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先给我‘嘤嘤嘤’的叫几声听听……”

    “别太过分!”

    “爸爸妈妈警告!PS警告!嘀嘀嘀……”

    “嘤——”

    “……”

    韩莎闭上眼睛,脸上浮现出一抹红云,还一边催促风尘:“快,给我一个起床的吻,然后还要爱的拥抱,还要抱我起床……”风尘依着话照做,心里头无力吐槽:“您老人家刚才躺下,就要起床吻,要爱的拥抱……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儿?躺下就是为了这儿等我呢?”但——生活总是需要这样的小情趣不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