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朽木难雕自有计

    枕着臂,左手的指尖轻轻的,贴着皮肤,在风尘小腹靠上一些的位置画出一个心,韩莎掀开眼帘,明眸如月、如水,笑吟吟道:“戴了头套,看她还吃点心。以后点心都是我的了……我再摸摸——皮肤感觉好舒服呢,太滑了……”不仅是滑,而且更细腻、更嫩,似弹指可破,手感像是抚过水面,却不破去水膜一般的轻盈——这是第三类的皮肤,已无血肉。自新的营卫形成的,具有波粒二象杏的包络细致的、穿刺了细胞,将细胞“固定”之后,血肉实已失去了新陈代谢的能力……

    就像是一个纸箱,被横竖的一条条铁丝穿透、固定,但这个纸箱已经无法被替换了。新的纸箱,无法穿透一条条的铁丝,“完好无损”的替换掉原本的纸箱!

    一身的细胞,除去血液还在流动,剩余的体细胞都被密密麻麻的包络禁锢,被那梦中的芒刺穿透,不会再有下一代,不会再有新生——原本第二类的生命,都将会在这一代的细胞死去之后终结!

    祂的细胞寿命比常人要长出六倍左右,在组成血肉的细胞被禁锢之后的二十一天的时候,皮肤细胞就死掉,变成了角质,然后脱落……

    小肠的上皮细胞在四十天后消失殆尽……

    皮肤下的油皮(表层)也正在一点、一点的,每时每刻的消失……风尘时时刻刻的记录着自己第二类消逝的过程。看着第二类的细胞,各处的,寿命或长或短的细胞一点、一点的退出自己的工作岗位、老化、死亡,让风尘的心中有一种极为奇妙的感悟。死去的细胞的信息,则是记录、再记录,每一点一滴,都记录下来。祂并不缺乏记录这些内容的空闲……这六十万亿的细胞,总不能就那样消逝。

    ……

    “起床了,别摸了。天天摸也摸不够?”风尘坐起来,贴身的天衣包裹住了躯干,被子滑落下去,显出了完美的线条。

    韩莎却不起来,很赖的抱着风尘的腰,闭上了眼睛,说:“不够啊……我撸宝宝上瘾。你听说有撸猫腻歪的吗?”

    “喵……好像没有喵,不过我不是猫啊喵……”风尘“喵”了几声。

    风曦云已开始了早课,白色的练功服、平底布鞋,配上了一个风莎燕用毛线织的,荧黄色头套,整个人都显得分外特立独行。紧身的、勾勒出身形的衣服,于百花谷之人而言,更是一种强烈的视觉、道德观念的冲击。只是风曦云练功时,却心思沉寂,专心无物,丝毫不受到旁人目光的影响。

    原本的夭生功三十六个动作,内、外之诸元,皆因运行变化,根据数学方法贴合了自身,显得更为融洽。

    过人的才情在这一举一动之间彰显无疑。

    风尘、韩莎起床、穿衣之后,就在房内开窗看风曦云练功。韩莎道:“云云这功练的,比你当时都要强。主要是数学上的天赋极好,用在这里,等于是提纲挈领。看来咱们未来的衣钵,就要落在云云这里了。”

    “嗯……等练完了,该和云云讨论一会儿数学了。身体的细节,也要讲一下……”关于身体,主要讲的就是精气神、五脏六腑、大脑、新陈代谢一系列的功能。这些之前的时候,风莎燕便多少讲过,只是不够系统:毕竟风曦云还小,练功什么的,也都不需要着急。原本的计划是等着十二岁的时候,正式开始学习的。不过,风曦云本人愿意跟着练习,想要学,风莎燕也就教了。

    这个早一些、晚一些并无影响。只是过了十二岁,会更加懂事,学起来也更加轻松。十二岁之前,实在是没有必要去逼迫孩子硬学,反倒是磨灭了兴趣,产生厌恶——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但风曦云愿意学,还学的不错。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三魂七魄她们的功劳,夭生功几乎就是在玩儿的时候,被她们教完的。

    风莎燕则是查漏补缺,做了一些补充。

    二人且出了房,纵身下楼。风尘穿了一条白色的紧身裤,脚上是一双圆口的蓝色的高跟鞋,细长的跟让祂的脚略微的绷起来,显得分外修长,亭亭而立。上衣则是一件下摆参差、错落的浅蓝色罩衣,里面一件白色的长袖紧身上衣。腰间束了一条黄色的,宽阔的腰带,足足是有五寸宽,光线照在上面,反射出一阵朦胧。

    头上是一个白色的头套,头套外面,一层紫色的纱巾包裹、勾勒,于发髻上形成半透明的花瓣、叶片的形状,还装饰了一头明艳、夺目的首饰。

    反倒是身边的韩莎衣着简介,穿了一身的长裙,将头发盘好后,用一个发夹简单的固定了,一脸清爽,不施粉黛……

    “我们今天讨论什么问题?”韩莎探寻的问风尘,太简单的问题,是没有讨论必要的,但太过于复杂的,又不合适——而现在,能够给风曦云提出合适的,不算是太难,但也不简单的问题的,就风尘了。数学上,风尘在大衍金丹成就之后的那一刻,就走上了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大步的冲进了未知的领域。

    风尘“嗯”一声,说:“行,那就我来吧。”风尘便从自己的思考中,摘出来一个问题,三人便讨论、论证了一会儿……

    主要是风曦云论证,韩莎一旁以补充为主。大约是一个小时之后,韩莎便又给风曦云讲了十分钟的人体知识。

    然后,早课就结束了……

    “去换衣服……”

    风曦云换了一身连衣裙出来,脚上也换了双鞋,正好是和衣服搭配。之后,风尘便做了早餐,简简单单的皮蛋瘦肉粥,肉夹馍。吃的满嘴生香。吃过了饭有一阵,张天野、安落才是起来,吃了几口,就跑去搞“员工培训”去了——经过满负荷的努力,鹿丸君的基本功、基本理论依旧还是不合格的……学渣,这种生物并不是通过勤劳,就可以做到“勤能补拙”的:

    或许死记硬背的历史、地理可以。化学、生物也可以。

    但数学……

    风曦云感觉很有趣、很好玩儿,一听就会,也不难的东西,对于鹿丸而言,还不如直接让他死球算了。

    “天才”看一本数学书,是看小说多快,看教材就有多快。看完了就等于是学会了。“学渣”是真的看天书,书翻烂了,都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玩意儿——五年前是懵逼的,五年后依然是懵逼的,同一个问题换一种问法就不会了,稍微连系一下实践,就无从下手了……没有灵杏就罢了,问题是根本就没有掌握。从头到尾都是不理解的,怎么学都不理解,脑子轴的就像是生了锈,锈透了的车轴——能把人活活气死!气不死,那就再来一次!鹿丸无疑就是这样的一棵朽木。

    幸好,原本这个身体是有些内力的。第三世界的内功、修真练气一体两面,理论不理解没关系,死套路死东西总能掌握吧?

    一个流水线工人发明不来商品,但只要知道怎么将原材料组装,然后变成商品就行了。

    “试一试……”

    张天野让他试验傻瓜版的泡椒凤爪。

    鹿丸摆出一个造型,在体内形成了阵,流注形成,大喊了一声“泡椒凤爪”——然并卵,什么都没有发生。

    “放样啊同志,你光在身体里面转,有什么用?放样懂不懂?映射明白不明白?就是要把你体内的穴道投影出来……沃特玛瞬间理解洪七公教郭靖是什么心情了。别灰心,人家郭靖学习降龙十八掌比你聪明。我保证你没郭靖学的快。而且人家还会泡妞,人家还有钱,一掷千金,你……”

    鹿丸:……这么打击人,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

    “算了,我给你想一个简单办法吧!”张天野盯着鹿丸一阵琢磨,脑子里灵光一显,便通过生物芯片给风尘消息:“老板,我这儿培训遇到了点儿困难,请求总部进行支援,欧沃尔!”

    “说……”

    “鹿丸小兄弟卡映射这一关上了。我还要这个劳力呢。你看您老人家是不是劳驾一下,手把手的让他感受一下?身体记住了,这不就等于学会了吗?天知道要他自己学,需要多长的时间。要不……对了,你直接给我弄一块芯片吧。我去取,直接给他按身上,从基因上改一改,傻雕无药可救,还是整简单粗暴一点儿吧。”

    “毕竟是老乡……直接将神通写进基因里,不太好吧?”风尘问了张天野一句。张天野无语道:“你就矫情,我跟你说,你要是直接将神通写他基因里,他能乐死。肯定不会埋怨你的。不信你自己联系鹿丸。”

    “行,那你下午带着人过来……”

    下午……张天野直接带着鹿丸过来。鹿丸看着风尘的一身装扮,不由吞了一口唾沫,想起了网上的一句名言:泥煤,原来我喜欢的不是女的,而是喜欢漂亮的。正出神,就听风尘问:“天野跟你商量过了?我需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原则上,我是不乐意给你的基因中直接写入神通的,毕竟你是我的老乡……”

    “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