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梦的预示

    单调、孤独的精神空间,孤零零的一张课桌,孤零零的一个人……时间就像是毫无意义的、飘飞的羽,零零落落。周围不断的,有各种的定理、公式、证明钻来,鹿丸整个人的大脑全负荷的运转,像是一只年迈的老牛正在拉一辆破车,是那么的无力、绝望,却始终在前行。再离开精神形成的虚拟空间,见了一片惨败,像是被氢弹轰击过的大地,竟是一种恍如隔世般的亲切。身体有些飘、头有些晕,似乎供血不足的样子,他一站起来,身体也跟着一个踉跄,全力运转、学习,消耗了他大量的能量。

    揉一揉有些发疼、发胀的脑仁儿,鹿丸走了几步之后,整个人才好了一些。脑子里也空荡荡的,没有余力去想什么。只是感觉着,这天、这地、这一块石头、一片蓝、一片白,都充满了一种美好,亘了时间,不见岁月……

    兀的……有一物突然从极远处横空而来,落下来后,竟然是一个食盒。张天野突兀的出现在他前面,说:“我们刚吃了饭——这是给你的。放心,跟我打工,好处少不了你……哟,不错哦,看你的眼神,已经摸到了门槛儿了。加油……”说完,还不等鹿丸有所反应,张天野就又消失了。

    这一个张天野当然不是真人,而是投影。

    送餐,则是用了阵法纠结的原理。

    施展这一读、存、显像的阵法的,却是风曦云。以咒法的一些技巧,通过了鹿丸的一些相关之物,依靠冥冥中的联系,在风尘的指点下,以一种玄之又玄的方式构建了这一个阵法,然后再通过这一个阵法,沟通了百花谷,形成一条纠结的通道。然后将食盒当成车厢,从轨道上飞过去——这是一种极好的,锻炼风曦云的一种方式。只是,这样的“快递送餐”实在是因为路途遥远,废了一些世间。足是两个时辰,才将饭菜送到。

    这一超距的阵法并未散去,而是被固定了下来。而另外一边,纠结的阵法是以鹿丸为中心的——鹿丸去了哪里,阵法就在哪里。

    这是一种变动的阵,纠结的距离,另一端的位置,随时都在产生相对的位移变化。不受到地点的影响。

    鹿丸打开了餐盒,就看到了里面的饭菜——

    有一盘鱼香肉丝、一盘竹笋炒肉、半个看起来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的,酱香浓郁的猪手,再便是一盒米饭了。

    韩莎金口玉言,说是要吃脚丫子,就吃脚丫子,这猪手焖的很烂,入口即化,肥而不腻,带着一丝丝的甜、酸的口感……鹿丸闻着味儿,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噜”响起来。抱起米饭,就吃起来——也许是错觉,不,不是错觉——这些饭菜都是出自风尘之手,是真的好吃,鹿丸最后连盘子都舔了。只是,荒郊野岭的,晚上睡觉怎么办?饭饱之后,鹿丸想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呼啸的寒风吹过来,鹿丸四顾茫然……看来是要自力更生了。找一个避风的地方最要紧。

    等心中有了计较,再一低头,发现刚才吃饭的食盒、碗筷都不翼而飞了。鹿丸警惕的四下瞅了几眼,叫了一声:“谁?”

    张天野在另一头,通过阵法监控着鹿丸,见了他的表情就是一乐。问风尘他们,“你说,他晚上会怎么办?”

    “肯定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啊,不然怎么办?你就不能给人家一个帐篷?”安落埋怨了张天野一句。张天野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再说,我给他提供工作机会就已经不错了……咱们开盘,如果高原变成了鱼米之乡,对其他地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上一次第二世界的黑洞,项目是风尘的;这一次,喜马拉雅山开豁口的项目是自己的,那种心情简直不要太爽。

    风尘道:“不跟你赌。我是好孩子。”

    “你妹!”

    张天野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祂——如果不是打不过,肯定是要把风尘按在地上摩擦起电的,怎么有时候比自己还气人呢?风曦云又拿起一块糕点,就要往嘴里塞。韩莎忽然瞪她,声音满是严厉:“放下。”

    风曦云重新将糕点放进了盘子里。

    韩莎道:“今天不能再吃了……手擦一擦,把手套戴回去放腿上,坐淑女一点儿……嗯!”见风曦云照着做,韩莎很满意的点点头。张天野举手,检举揭发:“不能光怪孩子嘛,问题需要从源头上解决——糕点是祂做的,所以……”韩莎笑,灿烂的如同春日里的花朵一般,弥漫着幸福,说:“可糕点我要吃呢……”又是理直气壮,抱住风尘的胳膊,依偎过去,说:“我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问云云——服不服?”

    风曦云:……

    ……

    鹿丸寻寻觅觅,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然后深挖,弄出了一个土窝子钻了进去。盘膝坐下,开始调息练气,方法也都是诸葛亮教的:

    入静的法门,简而言之“致虚极,守静笃”六个字,乃是“大道至简”的,并无高妙、低下之区分。这种“简”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的,是需要精神、思想去贴近的,是没有捷径可以走,没有懒可以偷,是不存在“勤能补拙”的——若不能明白,做的再多,也都是无用功。做一辈子,便是一辈子蹉跎。

    鹿丸只是调息,却还不能够做到静,也见不到三尺灵台。只是这样的盘坐,身体却逐渐生出了一些热,四肢末梢都不觉寒冷。

    风尘、韩莎、风曦云;张天野、安落两家人却是准时准点的睡觉去了。风尘的第二类的血肉组织也处于一种休眠的状态,只剩下了第三类的身体组成,还在活跃着。纷纷扰扰的信息,以极高的速度运行、运算。

    “大衍金丹”的演化、推演一日高深过一日……瞬息之思、之悟,便胜过了第二类生命的人的数十年光阴。

    智慧如珠玉一般璀璨、光明。

    “如此金丹是彼金丹,小说之修行世界、洪荒世界之中。越发是境界高妙,动辄需要百万年,似乎也并非悖论了。若是保持了血肉之躯,只是演化金丹,这便是正常的……”因为第二类的大脑的运行速度——太慢了!慢到了配不上第三类的灵魂!所以,第三类的大脑可以一下子得到的结果,第二类却要运算十数年,甚至于是上百年。最、最、最通俗的讲,就是硬件设备跟不上导致的。

    这便是“慢”的缘由——便是洪荒圣人,也难以逃脱这样的“慢”,甚至于元神离开了身体,加速感悟,都会让自己“道化”,着实是有些无语的。

    “世有如此世界否?”

    这是风尘心中的一问——如果有,那一定要见识一下。每一样不同的文明,都有自身的精彩,倒是第二世界、第三世界这样,和第一世界有着极大的相似度的世界,反倒是少了一些特立独行的趣味。一切事、一切物,能给人的新鲜感却不是很多。只是有一种回归于历史的既视感!

    祂的身体内,那包络已经细到了更小的尺度,大面积的血肉细胞都被包络穿透,被网络覆盖,形成更加细微的栅格结构。只是细胞核还保持了完好,只是破坏了细胞膜,进入了细胞液中,并不影响细胞的工作——但倘若是更进一步,细胞的工作,便会停止了——即细胞核被分割、破坏,里面的染色体被破坏。

    那时,也就是血肉细胞彻底被淘汰的时刻。但现在,他们依然是活着的……像是一个又一个,被穿刺了的人一样……

    曾经那一个漫天针芒穿刺下来,穿透了身体,然后又有一些细小的绿色芒刺从身体内长出来的预示,原来竟然真的和梦境是一样的——原本组成身体的细胞,被第三类形成的网络穿透了,刺穿了身体,然后会更加密集,自然会,它们回从细胞中生长、壮大,变成密密麻麻的、新的个体。针对下一步,祂的身体同样做出了一定对:

    令多重的网格的线,进行打结,然后形成那种如同鬼面蜘蛛、发射井一样丑陋的形状。

    梦境早已经告诉祂:

    这样的人为,要比自然而然的等待更好,更进一步。

    一夜的思考,一夜的感悟……大衍金丹便又丰富了一层,深邃了一层。基于本身的结构,变得更加完备。最早的,将已知的数学原理、运算填充其中的功夫是最简单的,也是最省时间的,最为消耗光阴的,却是基于未知,自己琢磨、思考的过程——已知的已经没有了。未知的,谁又知道是什么?推导、开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清晨的阳光清爽的投进了窗户,照的窗纸上是一一片一片方格大小的橘红。韩莎蹭了一下风尘,便踢一下一旁的风曦云:“起床练功了。别躲懒……”叫起了风曦云,风曦云便先行洗漱,然后换了练功的衣服——是一套紧身的练功服,将身上的每一寸线条都勾勒的清晰,正要走,就听韩莎道:“口罩、头套戴好了。今天开始的规矩……”风曦云“哦”了一声,便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