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落脚百花谷

    前行一步,如被扯动的纸鸢般,韩莎便乘上了大蛇丸,侧身坐在了它的脖子上,大蛇丸一抬脖子,韩莎便如过山车一样升起,两只脚轻轻一晃,用后跟磕了它一下,嗔道:“别装乖宝宝,你也不老实。”风尘也坐在了大蛇丸的身上,抱了风曦云坐在二人腿上。张天野瞅着空子,也网上凑。大蛇丸长信一吐——“滚!”

    一尺多粗,铺满了白色的、坚硬的鳞片的长尾一扫,拦腰就朝着张天野抽了过去。张天野脚下一点,匆忙后掠,双手一合之下,无形、无色的一双凤椒泡爪便施展出来,在身前挡了一下……“砰”的一声,像是二踢脚炸了一般,却是空气被瞬间压缩,发出的空爆。张天野一步、一步的快速后退、泄力,一步一个脚印,将地面踩出了一个又一个脸盆大小、半尺多深的坑。

    新鲜的泥土翻出来,带着湿润、芬芳。

    “不让骑就不让骑……至于吗?”张天野气急败坏,就见的一群蓝色的魔鬼之语嗡嗡的围过来,张天野吞一口唾沫,将后面的一个“靠”字也吞了下去——“行,你厉害,你狠!说的好像哥愿意骑你……行,你就给你老婆一个人骑。”

    一群魔鬼之语——幻月们围着张天野,突然收缩了一下包围圈,将人吓唬了一下。大蛇丸特有的、阴冷的声线说道:“我乐意!林掌门和弟子们都在里面等着呢,不跟你闹……”将地面碾出了一圈一圈的月牙,大蛇丸便带着风尘、韩莎和风曦云入了谷。张天野、安落跟在后面,脚不沾地的飞了进去……林掌门一身的绛紫色宫装,戴着半透明的面纱,头发盘的如云一般,一双眸却是打量大蛇丸身上的人——

    确切的说,那才是大蛇丸、金蟾、幻月、蛞蝓的本身。只看见了一身雪白,穿着斗笠,将自己遮蔽的严严实实的人,不辨雄雌。

    韩莎也在看林掌门——她是通过风尘见过林掌门的样子的。打量了一下真人,便是一笑,说道:“林掌门果是一位妙人。难怪外子赞叹,说你是修士界中少有之豪杰。我,是他们的夫人……这样说,或许有些怪。想来你也明白……”韩莎面上的迷雾散开,也摘去了头上的帷帽,一袭轻纱半遮掩,自有一种说不出的雍容气度,言道:“这些日子,也要多谢你对外子的照顾——”

    张天野小声跟安落说道:“完了,我怎么感觉这是开撕的节奏啊?林掌门肯定是打不过的……”

    安落道:“师父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我说,你不会是想要看热闹吧?”

    “你不想?”

    “怎么不想?”

    “……”

    很隐蔽的,大蛇丸送给张天野一个“尾巴警告”,竖起来一截,就像是手指一样摇动了一下。张天野用生物芯片喷风尘:“你属狗的?我们说的这么小声你听得见?”风尘不屑,嗤笑一声:“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现在更都是我玩儿剩下的。你能不能盼点儿好?我跟莎莎闹别扭,你看着开心是吧?”

    张天野“哼”一声,送给风尘一个猪头:做朋友,就要损一点儿。要不然人生何来乐趣?

    风尘:……

    林掌门道:“不敢说照顾,倒是大蛇丸前辈对我百花谷帮助良多。我们现在修行的黄道十二宫、八景宫,都也是前辈教的。还有我的三千世界法……”

    “三千世界法——我是创始人。”张天野举手,刷了一波存在感,对林素心说:“这是我教了祂、然后它教了你。后来你修行的一些经验,对我也很有用处。”说完,在林素心有些疑惑的目光中,介绍了一下自己:“我是张天野,风尘的朋友。是追铁的那种哥们儿……嗯,就是那种异姓兄弟。”

    “这是我妻子,安落。我们是俩口子,他们是两口子。那个是他们的孩子,叫风曦云……这次来,主要就是来玩儿的。”

    “风前辈、韩前辈、张前辈、安前辈……风仙子。”

    林素心一一见礼——对风尘、韩莎和张天野夫妇,统一的使用了“前辈”这么一个称呼,而明显还是孩子的风曦云,则称呼了个“仙子”。这一番称呼,却是她之前就已经琢磨好了的。遂,便介绍了自己的弟子,又邀众人进去,到了会客的房舍之内,由弟子上茶、糕点,风尘对风曦云说:“云云,你要想出去玩儿,就去玩儿吧!”

    风曦云“嗯”一声,一边吃着一块桂花糕,一边说道:“知道了。我一会儿过去。”风尘道:“你可以带她们去太空……”

    韩莎道:“挺麻烦掌门的。我们本来是出来玩儿的,只是这里毕竟熟悉一些,就冒昧的过来了。”

    “这是百花谷的荣幸……”

    这,是仙缘。

    ……

    茶过三盏,风尘、张天野自觉的少说话,由着韩莎、安落和林素心聊。说了一些新奇的见闻,又自然的谈及了皮肤护理……风尘只是偶尔的,韩莎来问祂,才应付一两句。过了一阵,一行人便出了会客的房间,沿着二层的走廊漫步,木质的地面发出一阵轻轻的声响,姹紫嫣红的花朵,爬满了山野。韩莎摘了几只幻月过来,变戏法一样的插在了风尘的发髻上,组成了一个头花。

    百花谷幽静、闲适的环境,却很是令人舒服。风曦云看见了差不多同样年纪的百灵儿,便从阁楼上直接跳下去,留了一句:“我找百灵儿玩儿去了。”人就已经到了百灵儿近前,很是不见生的问:“百灵儿,你这是在练习剑法?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一串问题问的百灵儿停了剑法,说道:“你好。”

    “你这么练是不对的!我爸爸跟我讲,技击之道,要寻其根本。唯有如此,才能明悟权、术、势、法之真谛……”

    百灵儿看看她,然后继续自顾自的练。风曦云则是继续骚扰百灵儿,自顾自的讲:“技击搏杀之道,第一要杀伤敌人,第二要保存自己。要杀伤敌人,首先就要限制敌人,并且要做到自己不被限制住。所以,你在出剑之前,就一定要想要、算好,一出剑,就是对方避无可避的角度和分寸。不要空耗力气,那样只会让你变得虚弱——”百灵儿看似练剑,实际上却将风曦云的话听了一个明白,一字不落的记住了。

    风曦云见她神色,便知意思,继续引逗她……过了一会儿,百灵儿也不练功了,跟风曦云玩儿在了一起。

    风尘、韩莎、林素心只是注意了一下,就不去注意了。漫步闲谈,将百花谷的风景看了一个遍,又布置了临时的客房。晚课之后又一起坐了一阵,便各自休息。

    翌日一早,张天野就跟大蛇丸单挑了三百回合——人、蛇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虚空之中,晴天霹雳轰鸣,雷如白电。大蛇丸遁走虚空,一举一动之间,尽将自己身体的优势发挥了一个极致。张天野则是一双泡椒凤爪来来回回,时大时小,变化如意,纠缠之间,风雷随行。可终究,即便是大蛇丸放水了,他也打不过。落到了地上,一边喘气,张天野一手指着大蛇丸:“打不过你的人就算了,居然还打不过你的蛇好的人是万物之灵长呢?”

    大蛇丸道:“要是人形,你一招都接不下来。我虽然是一条蛇,但是我的境界,却是实实在在的境界。境界摆在那儿呢。”

    这玩意儿……怎么说呢?“境界”这种东西的确是有些欺负人。

    张天野喘着气,匀了一下,说:“行,你牛逼。我原本还想着一雪前耻……”

    “你可以找蛞蝓试一试……”

    大蛇丸卖“自己”卖的毫无心理压力——论起战斗力来,蛞蝓无疑是最差劲的一个。事实上,如果没了那种可以让生物自燃的能力,幻月才是最好对付的。张天野嗤笑道:“那个喜欢钻人家掌门胸的家伙,我羞与为伍。金蟾的话,如果体型变大了,好像比你还难对付。幻月的话,又太没有成就感……”

    “那——没辙!”大蛇丸咧嘴,表示自己没法子了。另一头儿,安落也跃跃欲试的找百花谷弟子比划了一下。

    单纯的格斗水平上,安落傲视群雄。往往对方剑都来不及出手,就被一招放倒了,整个人猛的一塌糊涂。

    韩莎和风尘说:“百花谷弟子的搏击水平差了很多。不会打人呢。”这并不是独百花谷一家的问题,而是普天之下都这样。风尘说道:“我大明玉宫才是出路啊。既有长生法,又善于杀伐……你不去玩玩儿?”风尘用下巴指了一下下面的安落。韩莎道:“欺负他们没意思,我就喜欢欺负你!”

    “这就没意思了啊,老夫老妻的,大庭广众之下多不好……”风尘说的羞涩,白色的头套上还浮出了两朵桃红——这磁场播放用的却是神不知鬼不觉。

    “不许还手,不许使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先闭上眼睛……”韩莎取了一块纱巾,叠的厚实,然后蒙住了风车的眼睛。“剩下的靠你自己自觉了,所有触觉全部关闭掉——只能在原地,不能使用阵法、不能够……”韩莎的一连串“不能够”简直过分——风尘就跟一根木人桩没什么区别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