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金星,百花谷

    金星——古称之“长庚”“太白”,亦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那一颗——又称之为“启明星”;费翔的“你是天边星,最亮那一颗”还是它。每一天,只要起的早一些,即便是太阳出来了,也都能够看见这一颗“天边最亮的星”,它是夜的终寂,所以叫“长庚”,它色泽白亮,所以叫“太白”,它也带来黎明,所以称为“启明”——代表着希望,国旗上的五角星,实便是这样的希望。

    金星距地,大概有超过四分之一多一点儿的天文单位(地球、太阳的距离,是一个天文单位)。

    无限延展的辅助线、规矩作图之法取点、凝阵,视这超远的距离如无物。金星上空厚实的云层在靠近了之后,反射了太阳的光线,向着太阳的一面就如火烧云形成的海洋。而另一面,则是黑黢黢的,被黑云覆盖。不时的,会有一道、一道的电蛇飞窜,透过云层,绽放出或者明艳、或者暗淡的光——

    有一些浅薄的粉色、有的是湛蓝的、有的则是炽烈的白,还有一些则是边缘带了一些绿色,如同劣质的电脑特技的渲染。

    厚实的云层,包裹了星体。缓慢的转动。它的一个昼夜便是二百四十三日,一年却只有二百二十五天不到……“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用在它的身上,似乎分外的合适。那云、那海,翻滚澎湃的,出现在了“身边”——它远在天涯,却又近在咫尺。韩莎的眸子亮晶晶的,赞道:“这太壮观了!”

    浩浩荡荡的,如橘红色的海,翻滚着、变化着,风云诡谲。穿透了云层后,却又是另一番世界:

    因为云的遮蔽的关系,天空就是黑的。而且是能够看出大块、大块的翻滚的黑,深深浅浅、黑黢黢的,时不时一道闪电。雨也不时的落下,地面裂开了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口子,耀眼的岩浆肆意喷发,流淌成河。一块一块的,高出来的陆地就像是被分隔开的小岛,犹如金星皮肤上,干涸的龟裂。风尘忽而一笑,带着众人落下去,说:“这里,莫名的让人亲切,熟悉呢!”

    就好像是回到了家一样……只是,这里的天空却不是靓丽的,不时的有一条条飘带一样的烟气弥漫的紫色,充满了绚烂和多彩。地上除了岩浆,颜色也暗沉了很多。周围的温度、压力被风尘人为的屏蔽——

    那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对张天野等人,尤其是对风曦云而言,就太过于激烈了。很可能会在心中留下阴影。

    金星的大气压是地球的九十多倍,而温度则是在五百度左右,一根木头扔进这里的空气中,自己唰的一下,就着了——不,首先它会被压缩一下,纤维、纤维之间很可能会断裂掉,彼此通气、并不紧密的结构,会让它自己裂开?这并不确定,但一个铁球扔进这里,一下子就会瘦一大圈。

    “感觉就跟回家了一样……”祂的身体,发自于内心深处,都有一种雀跃。回忆着那一个梦境——

    祂在一片紫色的世界里静默的看风景,身边都是紫色的。祂展翅飞去,一双翅膀遮天蔽日,犹如凤凰一般的羽翼都是这样的紫色,遥遥看去就像是一大片的星云展开,组成了一只巨鸟……身下远离的星球,只是在须臾之后,就化成了弹丸。顾及、冷漠的宇宙,只有祂自己在漂流、远去。

    祂张开自己的双臂,就如同梦境中一样……但没有翅膀,也没有飞起。阵法将一应最为真实的感知都传递到了祂的身体。

    张天野嗤笑,说:“开玩笑呢?这儿像家?”韩莎则是拉住了风尘的手,说:“你去哪里,我也都愿意陪着你的。”

    “吁……”

    张天野“吁”了一声,有些牙酸。蹲下来试着用手去抓地面上的泥土,结果一伸手,就穿了过去。嘀咕一句“一点儿体验感都没有”后,就开始继续查探。这样的,站在另一个星球表面,看一个星球独特的风景的机缘,可不是谁都有的。近距离的看着奔流的岩浆河,一个点、一个点的闪烁一番,就是万里之外。金星孤寂的没有任何的生命存在,天空的雨在地面激起了浓雾,一片一片的……张天野伸出手去,让雨水穿过自己的手,说:“真要是碳基生命在这儿,分分钟化成灰啊。”

    这里的雨,看似普通,但却是酸雨,还是很浓那种。所以,金星上并没有生命的存在,碳基生命没有,科学家们预想过的硅基生命——也没有!

    从白天的区域,到了黑夜的区域。但在金星表面却没有任何的不同。外面的光线进不来,金星本身的照明,完全是依靠了自身躯体上,燃烧着的岩浆。通红通红的,所以整个天地也都是暗红的。只有极点位置,温度才稍微低一些……

    “我有一个想法——建立一个针对太阳系的观察站。然后雇佣一些人进行专门的、针对杏的研究,你们感觉怎么样?”

    “我来构建阵法,然后授予权限,让人研究。不过,工资肯定是发不出来的……”

    风尘说了一句自己的想法……

    韩莎掩口,笑的花枝乱颤,说道:“宝宝你也想的太美了,招人来研究,还不给人发工资,这可能吗?”

    张天野琢磨了一下,抚摸着下巴,说道:“招聘的事儿交给我怎么样?我去跑一趟,肯定给你把人带过来。话说想要跟你混的,还不少呢。咱们就在第三世界这里,开辟一个天文台——上了贼船之后,还想跑?”

    “行,招聘你负责,天文台我来建。嗯,就建百花谷怎么样?”反正是要去百花谷的,那里鸟语花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尤其是女弟子众多,还都很养眼。这对那些研究员而言,简直就是福利啊。张天野说:“着啊!有了这个,我招聘的把握更大了。”几句定下来了接下来的事,一行人就继续旅游。阵法的玄妙,让他们穿过了地壳,进入到了地心,一边闲话一边对一些大的数据进行了记录。风尘道:“咱们的观察点儿肯定会越来越大的,太阳系之后,还有河内众多的星系,一颗一个人,把这几个地球捆起来都不够。而且,这也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

    “杞人忧天了不是?到时候你也不用他们观察了,自己一个人就全代替了。你这么变态,是吧?”

    好吧……第一次感觉“变态”这两个字也那么好听。

    风尘翻了一个白眼。

    参观了一番金星,众人便继续上路。隔了几日之后,就又参观了水星——水星上什么都没有,是真的水——没有大气,表面的温度又高,昼夜温差极大。众人只是简单的转了一圈,搜集了一下数据,就没有多做停留。

    又是十三天的工夫,众人终于是慢慢悠悠的到了百花谷。一路进了百花谷,叽叽喳喳的鸟鸣、飞舞的幻月,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张天野对着一只幻月一拍手:“你给我离远点儿,这样子也不恶心!”正一身绿马甲的“鹿丸君”在诸葛亮老爷爷的鞭策下,愚蠢的玩儿什么跑不完十公里,就做五千个俯卧撑,做不完五千个俯卧撑,就跑十公里的自虐游戏的时候,鹿丸君就和风尘一行人遭遇了。

    张天野指着鹿丸,说:“这不是cos凯皇呢吗?傻得冒泡啊!”百花谷的某只穿越者对风尘一行人而言并不是秘密。

    作为这里唯一的男人,张天野都不用看他长得什么样,就知道是谁了。

    鹿丸停下来,皱眉道:“你们是谁?”

    张天野“嘿嘿”一笑,说道:“本大爷,可是宇智波斑啊……我宇智波斑愿称你为愚蠢的欧豆豆……”

    鹿丸的心跳一下子都慢了半拍——这是找到了组织了吗?这是苍天有眼?还是自己的金手指即将不保?穿越者的秘密究竟是说还是不说?天知道在这一瞬间,他究竟是经历了人杏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脸色就像是酱缸一样不停的变。安落踢了张天野一下,嗔道:“有你这么玩儿的吗?没个正行。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来这里参观的……”

    鹿丸:……大姐,你也没介绍自己啊。不过,偷偷的看一眼,安落是真漂亮,骨子里有一种和百花谷的女子截然不同的气势,竟然让他有点儿不敢看。至于韩莎——他只是看到了雾蒙蒙的一片,脸色朦胧。根本连歪歪的机会都不给他。再一看一只小萝莉,也很卡拉瓦伊,这简直是……

    不防大蛇丸携蛞蝓、金蟾过来,直接用粗壮的身体将他挤的一个踉跄。大蛇丸靠近了一些,将头低的离地面一尺左右。

    韩莎抽了一下鼻子,说:“一身的脂粉味儿。鼻涕虫你过来,咱不牵连无辜。左手犯错打左手,右手犯错打右手……”

    蛞蝓的嘴巴抽成了包子,小心翼翼的在空中划出湛蓝色的轨迹,爬到了韩莎身前的虚空。韩莎中指一扣,食指一弹,就是一个脑瓜崩儿——“胆儿肥了是吧?掌门大人的怀抱是不是很舒服哇?知道你没那心思,要不然我炖了你……”然后,揪着蛞蝓的头皮,甩进了风尘的怀里:

    “去自己怀里呆着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