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超距投放,宇内无疆

    过了好一会儿,却不见动静。风曦云撇嘴,道:“怎么没人说秘籍?都想死里面吗?”却是听了脑中的神秘声音后,一群被五花大绑,捆的动弹不得的江湖人竟无一人愿意说出自己的武学。风尘安慰:“别担心,快死的时候,总有一个愿意说的。相信武功和命之间,孰轻孰重,总有人能够拎得清楚……”

    张天野道:“就怕有人死也不说。”

    事实证明——张天野的乌鸦嘴很灵。直到第二天天亮,县里的大老爷吃完了早点,施施然的升堂,开始一一提审这些江湖人的时候,也没有一个愿意说的。

    对这些江湖豪客、侠士,县老爷毫不容情。一上来统一一顿杀威棒,先打下去,将人打一个半死,这才开始提问。一通刑法下来,屁股开花,手指粗的如同馒头,手腕、脚腕、膝盖、小腿、大腿根等地方,都被打、被夹的刺痛,结缔组织多多少少的挫伤,致使难以行动。然后一溜儿的用绳子捆住双手,将人挂了起来,吊在半空。

    为防暴起伤人,脚下则是拴了沉重的石锁:平时衙役们用来熬炼筋骨,现在却正好用来拽住人的双脚。

    “你们,谁愿意和本府说一说?”然后吩咐一句差役:“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不愿意说,再给我用刑。”

    有差役点了一炷香放在当地,一个可以让这群被挂着的咸鱼看见的地方。老爷则是拿起了一本《石斋杂记》品味起来……这一炷香的本身,便也是一种惩罚。脚下沉重的,足有从二十斤、三十斤、五十斤、八十斤一直到一百斤不等的石锁,无情的向下坠,且越发的沉。最重的一人,被坠了一个一百二十斤,只是香火少了大概四分之一,口中就发出痛苦的“啊”“啊”的惨叫,整个人的关节都要被拉开、撕裂了。

    麻绳更勒进了肉,一双脚因为不通血液,变得紫红紫红的。若是一炷香下去,只怕这一双脚都要废去大半了。

    吊石锁最轻的,是那小贼——约莫是看他体格太过于瘦弱,怕用重的将人弄死,反倒是不好交代。

    但即便如此,小贼也受不了了。只是心里头一个劲儿的翻动着念头:“我武功给你,我不想待这里了。”

    但这一次,风曦云却做足了高冷,像是没有听见,也不做任何的回应。

    “草上飞习练时,讲求身体轻灵,气要……”一点点的念头,汇聚如珠,小贼念完了武功,捆住他手、脚的绳索突然“砰”的一声,崩断开来。他后了石锁一步落地,浑身疼的呲牙咧嘴,却不敢叫。四下一看,似乎被受刑的人,官老爷、差役都不曾注意他。他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呲牙咧嘴的爬起来,一路爬出了衙门。然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一些知觉的腿脚,能支持着他简单行走,却不能跑跳。他不敢在城里停留,慢慢的挨着,走出了城——

    命,算是捡回来了。

    但“草上飞”这个人,却从堂内众人的记忆中被抹去了。

    风曦云的这一连串的操作,又是超视距凝聚阵法,以阵法之力崩断绳索,又是抹去众人的记忆,每一个步骤都娴熟、自然。张天野看了之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瞪了风曦云一眼,说:“你有这本是——刚才还让我去拿药片?故意的吧?”

    风曦云:“你猜。”

    韩莎、风尘关注着风曦云的手法,极为满意的点头。观察、控制、实施,超视距的阵法施展能力显得神乎其神。风曦云在刚才就等同于是让自己拥有了一双穿越空间、无视距离的手,实现了超视距的斗法、战斗。而这一种战斗法,无疑是非常的欺负人的——我能打你,你却只能打空气。我遥控、观察,如在现场,实际上却在千里之外乃至于万里、百万里之外,你看不见我,我却能看见你,摆弄你。

    这样的一种“施法”方式是风曦云的匠心独运,独自想出来的,风尘、韩莎可没有提点她、教她。

    而这一匠心独运之处,正是“超距离”……无视了空间、距离,精妙于无形之中。在阵法投放、观察、生产力投放上,有着极为独到的地方。风尘抬起头,望向虚空,浩瀚的宇宙空间之中,于小行星带上,一个足有星球大小的阵法被放样、凝聚出来。而后阵法收缩,读取,一块足球场大小,富含了钻石的岩石就清晰、宛然的被祂观察了一个透彻,那足球场大小的岩石,就像是在脚下、在身边一般。

    再一转换阵法,那一块巨大的石头就崩裂成了一块又一块大小不等的碎片。风尘轻轻的抚着风曦云的头,说:“云云真福星呢。这样的应用之法,我都未曾想过。虽然阵还是那些阵,法还是那些法,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么用。”

    韩莎“嗯”一声,夸赞道:“是呢,我也没有这么想过。咱俩还傻乎乎的弄了帝江,飞月球飞火星的,早想到了这个办法,咱们不就直接去观察了?”

    “一个人的思维、意识,总是有局限的……”风尘感慨一句。即便是达到了祂这样的程度,这种局限也依旧存在。

    风尘说着,一个、一个的阵,却在太阳系中排布开来。从最近的月球开始,进行了一次系统的读取——地形、地貌、物质构成一样不少。还试验了一下上面的岩石强度,随意抓了一把泥土。又上了火星,火星上的天空是橘红中带着蓝色的,有些像是地球上的傍晚时候,风很大,但却很轻柔。一片荒凉的岩石覆盖,沙尘滚滚,但却只有极为细致的泥土才会被卷起来,更多的是贴着地飞。

    火星之上,景、物、声音都被风尘一一传递给了大家。于是,他们就像是置身于火星上一般,同时拥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知。

    那一种视觉,是无死角、无内外的视觉,那一种声音也饱满,充沛。大块物移,无视了速度的限制,先前的一个瞬间,还在一片平坦的荒原,下一刻,就进入了一条大裂谷中,还进入洞窟之中,还看到了地下温度适宜的环境中出现的一些植物、动物。再一下,就出现在了极点的冰盖上,扫描冰盖下是否也同样存在生命。张天野说道:“等你真正成了第三类生命,感知由触变成了量子信息,脱离了光速的限制,是否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在一念之间,就让你的阵法延伸到宇宙的任何一个角落?”

    “不知道……但应该可以。”风尘想了一下,似乎还真的就像是张天野说的一样。虽然祂的本身在这里。

    但,祂的觉,却可以让阵延伸到宇宙的尽头,整个宇宙都是祂的后花园。

    一座高岗之上,张天野指着那苍茫的大地,说道:“做一些‘神迹’怎么样?”他说:“弄一个人首蛇身的女娲像?”

    风尘一听,说:“不错哦,我喜欢……咱们就来一个一步到位!”

    一个复杂的阵法,在辅助线的辅助下成型,而后扭曲、运动,地面的泥土受到力量的吸引、作用,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极为坚固的结构,自然而然的蜷曲起来……风尘又偷懒使用了放样、变形,以自身之经穴为篮本,投影出一个人首蛇身的女娲形状。足足上百丈大小的女娲裹挟土石,让自己从单纯的阵法,拥有了泥土的内核——最后,不堪重负的变成了盘曲的形状,定格下来。

    一个尾部在地上盘起,一节蛇的躯体高高上扬,将玲珑的上身托举出来,显示出一个容颜精致、威严的丽人。

    若是分辨一下,自然能够看出这个巨大的人的上半身是和风尘一模一样的。

    “厉害……”

    张天野啧啧不已。

    张天野说:“得了,这一下火星是自古以来了。”风尘笑,说:“上面干干巴巴的,连一个人都没有,我要它做什么?”又提前预告:“明儿咱们出发去金星、水星……一周的时间内,游览完太阳系。然后,我们会逐步朝着更远的星系探索……争取,每天都做,每天都发现不一样的精彩……”

    就在风尘领着大家游览宇宙,上月球、去火星的这一段时间里。除去了一样草上飞的武功秘籍之外,便再无收获。

    剩下的江湖人都是“汉子”,于是老虎凳、辣椒水又上了好几轮。直到第二天,风尘等人离开了县城,继续西去,这才是得到了另一门武学,是一个女侠供出来的。是一门修炼软功的气功法门,练成之后,人体可以如同蛇一样,不仅仅如此,还能将人的胳膊拉长一倍,长手长脚,这就……

    风曦云也童叟无欺的释放了女侠。至于女侠一身重伤怎么走出去,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机会摆在那里,你不提前把握,硬要重伤了才换,怪谁?

    做生意,讲的就是诚信。

    一行人也不着急,随意的走了半晌后,就在一片荒野之中开始了自己的第二轮征途——金星上有什么?表面又是什么样的?还真的令人期待。风尘盘膝坐下,说:“咱们的星际旅行团马上就要开团了,我是你们的导游——风尘。这一站,我们将会去金星。是距离太阳第二近的一颗星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