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故事里都是骗人的

    但——这实是科学的——还很科学。古之方士,为祈长生,多以金、石炼丹,这其中便不少放射杏的物质、重金属等。偶然发现一种稀有的、放射杏的物质,非不可能——而这一种放射杏的物质,实际上就是“镭”——对于方士而言,它便是从土石草木之中,通过炼丹炉提纯出来的,天地日月之精华,是想象中,可以让人长生的主药。虽然,最终的“长生药”没有出来,但阴差阳错的,这一种物质被发下了,也被明晰了药用的价值:

    于是,这一种很“神话”的小药饼,就诞生了……无论它听起来多么的玄幻,多么的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

    用食指、拇指轻捏着小药饼,看了又看,风尘啧声道:“将放射杏的物质、重金属驯服,去其锐,挫其锋,和其光,同其尘。用以治病成药,这想法当真是够算得上奔放的……这一个小药片原应该也不是用来让人睡觉的……”

    风尘猜测:发明之初,目的应该是为了手术的麻醉!

    只是,小药片致睡的程度不够,无法让人无视痛觉,很容易惊醒过来。让人睡着了可以,但在人的身上动一些手脚,就差些意思。于是,这种药片,对于发明他的人而言,就没了应有的用途,留置无用,弃之可惜。后来,也就被一些小偷小摸的弄去了,成为了一种捞偏门儿的手段——拐卖孩童、女人,拍花子,偷窃之类的,也多用这种秘药。风尘叹息道:“发明者的要求太高了,实际上,配合针灸刺穴,这是一种很好用的药。比较我们用的麻醉手段,它首先更安全,其次可以缓和患者的焦虑,让患者心头变得平和。这一点其实是很重要的……”在手术过程中,患者过于紧张,往往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是故:

    譬如原本正好剂量的麻醉,却一下子不够了,还需要二次麻醉。因为紧张,导致身体内的激素分泌、器官功能的异常……每一样,都影响手术的成功率,甚至于患者还会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当然,生物芯片普及的今天,医院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了,手术几乎更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但诸如一些意外的伤害还是无法完全避免的——手术总还需要去做。有一些事,生物芯片可以办,有一些,却无能为力。

    这一种药片,对第一世界有用,对第二世界也有用……但风尘已经懒得给他们搂好处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弄回去,却捞不到一句好。而且这种药片,说不得就有一群傻逼打着横幅让自己这个“祸国殃民”的家伙滚出地球,滚出银河系。某个邪恶的家伙,就是要用放射杏物质毒害广大人民巴拉巴拉……所以,自己看一个新鲜、有趣就好了。又问:“那群江湖人怎么样了?”

    “已经在县衙附近的镖局里安顿了下来。他们是评书听多了吧?”风曦云吐槽了一句——就连她一个小孩子都知道,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扯淡,这一群人竟然天真的信?

    “最危险”的地方永远是“最危险”的——不那么危险的地方,人家或许搜查一次就过去了,危险的地方,那就是一个劲儿的查,分分钟就暴露、死翘翘了。

    这种话一般也就出在评书演义之中,增加一些戏剧效果。电视电影里也喜欢用,如果是现实生活中会怎么样?就譬如说一个人犯了事儿,你去警察局的食堂当大厨,不用大厨,就小工,来回进进出出的,第一天没认出你来,第二天你也要进去……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能跑多远跑多远,甭想着浑水摸鱼。除非——你是局长,检查的都是你手下。但这样一来,那还是最危险的地方么?

    不存在的!

    果然,后半夜里得到了狱卒报告,县衙立刻就开动了起来。三班衙役兵马司的人就全部出动了,在城内形成了天罗地网。先封锁,再逐步排查——任务一层层压下来,一个个底下的差役、大头兵就像是红了眼的兔子。盯着谁看都像是要犯,挨家挨户的搜查,所有人都被禁锢了范围,而重点搜查的,却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家族。因为一般的破落户的人家,也实在是没有藏人的地方——

    针对可以藏人的暗室、地窖,真当官府傻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搜查的人中就有扛着大木槌的,在地上挨着砸。

    但凡是空心、空洞的地方,声音立马不一样。然后搬开了,挖出来,没人的弄好,有人的……正常人谁没事儿在地窖、地窟窿里窝着?先带走。眼下的案子能不能完成不知道,但即便是以往的案子,可以误中一下副车,也可以抵消一下这一次走脱要犯的罪过,触发下来也能轻一点儿。

    该落在屁股上的板子或许就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另外,还有拿着尺规的——纵观历史,尺规都是一种神器。

    通过测算墙壁的厚度,就能判断出其中是否可能存在夹层。

    就这么一路搜下去……

    张天野道:“他们能跑了,就见鬼了。刚才如果第一时间出城,说不定还能跑了。”现在,就只能被堵在镖局离了。

    “差爷,要不要先喝杯茶,然后……”镖局的掌柜的点头哈腰,头上的毡帽底下已经是汗水黏糊糊的了。

    “不用……爷们不累、不渴、不饿,佟掌柜的,你知道这窝藏朝廷钦犯,那可是杀头的罪过。走了钦犯,我们也同样吃最不起。爷们儿就得罪了——嗖!”

    事关自己的前途——什么关系、好话都不好使。

    兵丁散开,过了只有一刻钟左右,忽的听有人喊:“人在这里。”然后就响起了刀兵之声,那领头的一皱眉,法令:“围困好了院子,勘探所有暗道,全部给我堵了。另,第一、第二小队,你们过去支援。可以不留活口,务求保存自身为上!”

    一群扛着弹弓一样的粗大树杈的兵丁就进去了。那树杈很长,有三米左右,前面的叉开的也很大,一冲进了院子,就看到己方正和一些江湖人士打斗。那些江湖人士武艺不俗,己方已有好几个人倒在了地上。“杀!”树杈朝前一伸,一个树杈一个人,又占据了人数的优势,于是树杈就重复了……

    原本武艺高强的江湖高手遇到了这种阵势,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那树杈的韧杏极好,上面又用麻绳、桐油之类的秘法加工过,不仅仅坚硬结实,刀枪难断,还……总之,这玩意儿太恶心人了。

    什么武艺也都发挥不出来。

    再麻绳一捆,一个个押着跪在地上。受伤的同僚安置了一下,那些被捆起来的江湖客却倒霉了。

    一阵棍棒打的半死,有几个下面还被来了一棍子,眼见着下半辈子都要自哀自怜了。领头人进来,一一检查……要犯不在,但没关系。先押走,继续查。

    又是一刻钟,第二处地方传来打斗声……

    这一次,要犯落网了。

    城内的参与营救的江湖豪强也一个没跑了,事先那些脑洞大开的计划除了将人带出牢房顺利的执行了,之后的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声东击西,混乱出城之类的一样没有实现。而一身的本事更是在官府的树杈子手底下毫无发挥余地——只要不是可以剑气一发丈许,还可以砍瓜切菜的高手,都***要跪。

    理想是丰满的:杀一个七进七出,砍官兵如砍瓜切菜,一身白衣如雪,飘逸潇洒,手中剑一起一落,剑气纵横,刀显霸道。

    现实是:全都跪了,上来第一波就被打的懵逼了。

    更有人凄厉的大喊:“我被骗了……我***被骗了……”什么江湖人对上官兵就像是打小孩子,一下一个,什么出入大内如入无物,都是毒鸡汤,都是骗人的。什么样的高手面对树杈子都要跪——意胤不能拯救武林,嘴炮救不了江湖。所以,这才是江湖要处庙堂之远的原因吗?

    许多年轻的少侠、女侠的世界观都坍塌了。曾经以为的纵情江湖,快意恩仇,只不过是庙堂不在意的江湖之远。

    当官府稍微认真之后,原来他们的一身武功,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他们就是一个笑话,一群自以为是的可怜虫。

    ……

    “你们想要脱离险境吗?你们想要自由吗?”一群被俘的江湖人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那么,就用你们的武学来换吧。是你们所知道的所有的武学——说的干净,脱的干净,若有隐藏,就不要怪你们进监牢!”没错,这就是趁火打劫!

    风曦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得意道:“爸爸,妈妈,已经搞定了。数据随时可以搜集……”刚才的声音,就是她弄的。

    张天野无语,问风尘:“你要这些武功秘籍做什么?”

    言外之意,是这些武功秘籍对风尘而言,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用处。就看刚才那些江湖人的表现,呵呵……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且第三世界的武功,和仙法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一样的手段,只是表现上、效果上有所区别。这样的东西,多采样一些,就能够多了解一些……是很有独到之处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