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生女当如风曦云

    “嗯,说……别嗯、嗯、啊、啊的!”韩莎盈盈的笑,取了一颗茶叶蛋给了王佳乐,又分别取了两颗,扔给张天野、安落。自又捉了一颗,用手分成两半,将里面的蛋黄露出来,捧着凑近风尘,“张嘴。”遂,便将蛋黄送进了风尘的口中。张天野有些羡慕,巴巴的扭头,看自家婆娘。安落一转身,留给他一个背:“自己吃……”

    张天野:“……”顿了一下,化羡慕为食欲,将一颗茶叶蛋两口塞完了。就问王佳乐:“乐乐,你刚要说什么?”

    “姐姐,我……我不想叫你们姐姐、姐夫了……”她只是小口的吃了两口茶叶蛋,将蛋啃出了小小的豁口,鼓足了一些勇气,说:“我想、我想、我想——改名字,做你们的孩子,而不是妹妹。以后可以叫妈妈、叫爸爸,而不是姐姐、姐夫……我……很认真的。”

    她一脸的认真、希冀……

    韩莎道:“啊……叫妈妈、爸爸啊?那就叫呗,咱家一下就两个大宝贝儿了。那,乐乐你想要改名字,准备叫什么?我想想啊……姓风的话,加上我的姓,就是风韩,要么加上我的名,风莎,不行不行,要不跟我姓,韩风、韩尘……要不……”韩莎一股脑想了很多的名字,奈何她实在是没有起名的天赋——风尘也没有。王佳乐嗔道:“姐,不是,妈妈,你能不能认真点儿?寒风风寒,风沙沙尘暴的,真的好难听啊……”

    韩莎道:“哪儿难听了孩家家的,名字都是父母起的。反了你了,信不信我给你取个风钢蛋,风铁柱……”

    安落“噗嗤”一乐,竖大拇指,说:“鉴定了,这的确是亲妈。要不,就叫风寒铁锤?现在四个字的名字挺流行的。”

    “呀,落落姐……”王佳乐尖叫,扑上去将茶叶蛋塞进安落的嘴里——堵住她的嘴,看她胡说八道。

    张天野也是竖大拇指,表扬道:“你俩果然是夫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起名儿的本事,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真要是按照你们这么弄,乐乐估计这辈子都没法儿见人了吧?”他琢磨了一下,也起名无力……最后,又看自己的媳妇儿。要说天天登记名字,见识够多,什么好名字怪名字都见过的,绝对是小区看大门儿守门禁的元老——安落了。人就算是取不好,抄一个总还是可以的。安落废了一些劲儿,吃掉了被王佳乐塞进嘴里的茶叶蛋,缓口气,说:“你个妮子谋杀啊,险些噎死我。”

    张天野问安落:“你说叫什么好?”

    “……嗯,曦云怎么样?风曦云……要不,玉妍、青璇、萱萱什么的,也都好吧?”还别说,安落想的这几个名字,还真的比韩莎说的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那……”

    韩莎有些犹豫。

    王佳乐一看情形,赶紧出声:“我就叫风曦云了。小名的话,就叫悠云好了。”直接自己要了名字,拍板确定下来——天知道姐姐,嗯,已经是妈妈了——妈妈会有什么样的奇葩想法,万一到头来还是叫自己“风韩”,那画面简直太美了。这一招,就是趁其不备,出其不意,先造成既定事实再说。

    韩莎莞尔,忍着笑,故意一挑眉,嗔道:“这事由得你了?不行不行,我感觉风洞这个名字很不错,不如就叫风洞吧……”

    王佳乐:“……”

    风洞——这是一个何等惊天地、泣鬼神,让人绝望的名字啊。王佳乐听的瞬间就像是被霜打了一样,蔫巴巴的。

    韩莎故意道:“那什么表情?忘了咱们家的规矩了?坐姿坐好,挺胸抬头收腹,不许露出这种衰样。要有朝气,有精神……把表情给我调整回来!”虎着脸用手去捏王佳乐的脸,硬生生的将人捏出了一个很可爱的,精神饱满,元气十足的少女模样,这才满意。点头道:“元气满满,这才对嘛!”王佳乐的眼角微抽,精致的微表情表达出了自己的“无力吐槽”,声音却是糯糯的,像是松软的米糕:“一点儿都不对好吧。明明人家很沮丧,你偏偏还要人家活力满满,这太违背人杏了。”

    “无效……无效……”韩莎很不讲理:“反对无效。我说对的就是对的,这个家里谁说了算?我!”

    “我好像是做了某些错误的决定,我感觉自己……似乎、似乎……”王佳乐扭头,求助的看向其他三人。

    “没错,少女,你终于成功的自己掉进坑里了。现在,你最尊贵父亲大人、母上大人,实际上就是巨坑啊。哎,迷途知返已经来不及了,你就认命吧!”张天野“落井下石”,感觉王佳乐这会儿的表情挺好玩儿的——自己家什么时候也造一个,故意逗弄一下,蛮有趣的。安落点头,同款的“落井下石”:“风洞妹妹,不可以跟妈妈犟嘴的哟!”

    这一个“哟”是什么鬼?王佳乐绝望了,只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如此的……脸被揉的有一点儿燥热的饱胀感。

    但心里头却又有一点儿说不出来的幸福感……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虽然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本能,却很诚实的喜欢。韩莎又取了一颗茶叶蛋,掰开来,将蛋黄送给王佳乐,笑说:“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咱们就叫风曦云……吃个蛋黄,刚才跑腿的小功臣还没吃呢!不过,是真的啊,作为妈妈的女儿,以后一定会被严厉教导的。可不是姐姐、妹妹那样了……”

    “嗯!”用力点点头,又小声问:“你以前还严厉?”

    韩莎瞪眼:“以前很严厉吗?”

    “以前一点儿都不严厉……”

    安落掩口“吃吃”的笑,说:“师父,你的表情出卖了你啊。真的不严厉,一点儿都不严厉,笑死我了。”

    韩莎无语:“拜托,尊师重道一点儿好不好。这可是古代,让人听见了,会被打屎的。”

    “……”

    风尘问:“接下来咱们往哪儿走?是继续上路,还是看劫狱?”

    张天野道:“先看劫狱,再上路。有热闹你不看……好吧,您老人家从来都不喜欢凑这种热闹。同意看劫狱的举手,好,一票通过!”张天野自说自话,举了一下手,就定下了去看劫狱——这一波操作一百昏。于是歇息了一阵,诸人便进了城——城在山中,四面都是山,城墙贴着山,山上还能看见一些古迹斑驳——

    那是曾经的烽火台、长城的遗骸。现如今,它们已经废弃了。长城既是一种防御、预警的设施,更是一种可以快速机动,集结兵力的设施。

    有了长城,可以更快的反应、应对外敌。单看这崇山峻岭,就能够明白——假如没有长城,那么要将兵力集中到山顶,居高临下,占据战略要地会是一件多么令人绝望的事情。那陡峭的接近直立的山,没有了长城,人该如何攀爬上去?那崎岖的小路蜿蜒、曲折,又如何能够承担运兵的任务?

    只是,现在这里已算是“内地”了,曾经的古长城也就失去了作用。一些穷苦的百姓为了省钱、省力,也会从这里扒一些砖头作为建筑材料。

    首先作为军用设施,砖头、石料都是顶呱呱的,粘合用的泥土敲碎了加上水,重新粘合,也是一样的好用。坚实的程度毋庸置疑。其次便是成本了——当年作为军用设施,是不计成本的,现在作为废弃的军用设施,是没有成本的。试问,这样的物美价廉质量好,哪一个人不喜欢呢?

    还有一些,则是认为战场上的砖头是含着煞气的,可以辟邪驱鬼,放在家里,一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就不敢进来。

    这玩意儿比起什么开光的玉佛,手镯,什么符箓都要便宜多了,只要手脚健全,不用花钱就能够拥有。

    一行五人进城之后,就选了一家位置极佳,四通八达的客栈住下来。天字号的甲乙两间房,一家人一间,租赁了下来。然后,就开始等热闹上演,而新鲜出炉的风曦云也有了一项算是功课的“任务”——针对城内江湖人士聚集的地点、监牢、县衙等几个地方进行实时监控——实际上,却是连同了读、录的阵法,以及更加细致的数学算法、分析、应用的一整套功课。

    风曦云的数学,至少在纯理论上,已经是走到了极致。只是大概三年,不到四年的时间,就将数学整个学完了。

    这一份才情,伽罗瓦都是心生感慨的——伽罗瓦十六岁接触数学,二十岁不到的时候,也是将现有的数学体系琢磨了一个透,可以说是跟风曦云半斤八两:但有一点,当时的数学可没有现在的高深、复杂——但那也只是因为当时就只是那种程度,而不是伽罗瓦只有那种程度。

    但就目前的“已知”而言,风曦云、伽罗瓦这两个人是“唯二”的,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什么人三四年就把数学学完了的!

    这是真?天才——那些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再研究生什么的,之后还学不明白的与之一比,简直就是“萤火”,和这样的皓月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的。要知道伽罗瓦研究术数天球,风曦云在其中也出过一些力,给过伽罗瓦一些支持的。现在,风曦云唯一的欠缺,便是应用——将纯理论,和应用联系在一起,进行应用、拓展。故而这一个“工作”,实是很有针对杏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