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野店

    茶叶蛋、卤蛋三十文一个,酒三百文一碗,酱肉五百文一碟……崇山峻岭夹出蜿蜒的羊肠小道,山体上可见蜿蜒出的路——路面向外倾斜出足有三十度左右,一边是山,一边是崖,一失足,便是万劫不复:那路宽一些的地方还好,大概有三尺左右,窄的地方,人却只能横着、小心翼翼的挪过去——路不及一只脚长,只是脚的三分之二。一个孤零零的野店,就开在这样的几条路交汇的,一片较为平坦的地段:

    它很贵——但却贵的有道理。一应的吃食、酒水,肩挑着送到这里,都是用命在送,危险而辛苦。

    这也是它的生存之道——这样的荒野中,是甭想再看见第二家店的!

    简单的两根立柱,一根门头,两根横梁,五根碗口粗细的木头,支撑起了这一家小店的骨架,屋顶上是用柳条编出的屋顶,抹了泥,装了茅草,四周是用草席裹起来的墙,可以挡雨,却未必遮风。前面孤零零的摆着三个桌子,桌上的漆面已经褪色,木纹也有开裂,后面则是存放食材,伙计休息的地方:

    简陋的可怕……

    “这里也有店?”

    风尘、韩莎、张天野、安落、王佳乐也不飞行,便不断的变换、纠结,以轻身之法一路西来,竟是在这一片绝迹之中,看到了一个野店……还看到了“路”上的人——大约是走惯了这样的路,显得颇为大胆。

    挑着一个大坛子,一脸络腮胡子的壮硕汉子行走在那不足一只脚长的,向外斜着的山路的时候,竟然是如履平地,步伐轻快。山道的“险要”二字竟如一种错觉一般……不存在的。

    “还有人骑驴,驴敢走?”一只驴从视野的盲区拐出来,那是一头毛色黑亮的驴,驴背上横跨着一个老头儿,一会儿的功夫,驴就走到了那一段险要处。感觉驴走的慢了,老头儿呵斥了一声,就又眯上了眼睛。张天野张张嘴,只憋出了两个字——“佩服。”若是他,还是凡人的时候,是绝对不敢这么玩儿的。倒不是怕,而是君子不立危墙——何况,是自己找的危险呢?

    驴敢走不敢走?这驴很“二嘎二嘎”的就过去了。一路带着老头儿停在了野店的门口,老头儿看了一眼被风吹的摇晃的,一大片牌子。

    一口口音带着腔调:“一碗清水,两个茶叶蛋。”

    “等一下……”

    做的是独门的生意,是以伙计的态度并不如何好。过了一阵子,才用盘子装了两颗茶叶蛋上来,还上了一碗清水。在这里,水同样是要钱的,只不过水的价格要比酒便宜很多,但也抵近了茶叶蛋。

    童叟无欺的是所有的价格都写在了门口一块一块的竹牌上,人一进来就能看见。络腮胡只是后一脚便过来,人走的却不如驴快,刚过了那一段窄路,就被超了。络腮胡进了店,便到了柜台,喊:“小乙哥儿,酒我给你送过来了。这两天的应该够。下一次我还照着时间给你送……对了,衙里的王头儿让我给你带个话,留意一下来往的客人,如果是有江湖人,记得传一下消息……”

    小乙哥振奋了一下,问:“怎么个情况?”边麻利的将酒放了进去。

    “不是很清楚,就听说了一嘴,好像是怕有人劫狱。之前不是有个人告杨家?那是江湖人,还有些名号,肯定是担心了……”

    “你说也是,那杨家是咱们能招惹的?”

    小乙哥儿说完,就变得愁眉苦脸了:那杨家是能招惹的?同样的,江湖人也是不能够招惹的。叹一口气,说:“哥哥诶,你怎么就没把这句话忘了呢?你来和我一说,我这里可就,哎……”这王头儿的一句话传过来,却等于是把他放在了火上——得罪了王头儿,就等同于得罪了官府,得罪了杨家,这一片地方是混不下去了,说不得还要背官司亡命天涯:亡命天涯他倒是不怕,左右也是孑然一身,天下之大都可以去的。若非是孑然一身,又有谁在这里开店呢?

    但得罪了江湖人……会没命的。

    但这两头,始终是要得罪一头儿的——

    小乙哥儿心里想:“还是先答应下来,然后卷铺盖跑吧。这是没法儿干了。”得罪了江湖人要跑,也不能指望王头儿的救援和承诺,得罪了王头儿也要跑,那麻烦一点儿都不比江湖人来的小……衙门中人的胃口,却比江湖人还要可怕,更不讲丝毫的信义。

    络腮胡也是无奈,说:“我不告诉你,我便吃挂落。旁人的话我敢当不听见,王头儿的话我不敢不听见啊。”

    “……”

    老头儿用一双筷子慢条斯理的将两颗鸡蛋夹成了四瓣,蛋清、蛋黄的剖面看起来分外的诱人。

    出门在外,鸡蛋是一种极好的食物。其本身十分扛饿,味道也美,两颗鸡蛋便顶的上四五个馒头。老头儿先挑出来蛋黄,一口半个,放进嘴里慢慢的抿,再喝一口水,最后才是去吃蛋清。一边吃,还一边摇头晃脑:“蛋中黄,卵中精……美哉。”又将筷子嘬了几口,便出了门,骑驴去了。老头儿一边走,一边随意的念着一首《寻隐者不遇》,道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很是悠哉。

    那小乙的话,他似听见了,却又像是没听见。风尘、张天野五个人就在远处看了这一段,张天野说道:“看他吃茶叶蛋,我都有点儿香了……乐乐,你跑个腿儿,去把他们店里的蛋都买过来。”

    王佳乐问:“为什么是我去?为什么你自己不去?你这样使唤小孩子真的合适吗?”

    “你人小,腿快……我们搁这儿等你。再晚那个小伙计就要跑了。到时候荒山野岭的,可找不见卖吃的了。”张天野又对风尘说:“快点儿给钱,弄一大坨银子。”安落掩口笑,说:“你就去吧,看看要是有其它好吃的也买一些……”本来,要是张天野一个人,王佳乐才不想搭理呢。安落一说,她倒是很乐意,便接过了银子,施展纠结之法,人在山野间如纸鸢一般腾飞而过。

    背上似装了无形的滑索,直荡过了一山,再几步,就上了小店。王佳乐的声音清脆,传进了小乙哥和络腮胡的耳朵里。

    “喂,把你的茶叶蛋、卤蛋都卖给我。”手里的银子用力一丢,就贴在了墙体上,“要是敢把带毒的给我,你就没机会跑路了……”

    有着在《萧十一郎》中混迹出来的,并且是风四娘、萧十一郎、小公子等人算是手把手传授的江湖经验,王佳乐是什么样的黑店都不怕的——黑店黑,她要是愿意,可以比黑店还要黑。全程看着小乙哥将坛子拿出来,用绳子勒口,交给自己。王佳乐很满意的点点头,语气老气横秋:“不错,乖孩子有糖吃。”

    络腮胡则是一个劲儿的给小乙哥打眼色,小乙哥就当是没看见一样。二人都没有看清楚王佳乐是怎么走的,人就没了……

    络腮胡目瞪口呆。喃喃道:“这、这……”

    “这江湖上,你看到一个独行的女人或者孩子,一定要小心。凡是孤寡,能在这江湖上行走,安安稳稳的活着的,要么手段够硬,要么运气够好——但无论哪一种,也都不能得罪。而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刚才见着她怎么过来的?”

    络腮胡摇头。

    “那你见她怎么走的?”

    再摇头。

    “这个地方会有穿着这么鲜亮,身上连一点儿灰尘都不染,裙摆上连一点儿苍耳都不沾的丫头吗?”

    络腮胡忍不住流汗,心都跳的快了一拍——小乙哥不说,还不觉得。但小乙哥一说,他就感觉自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若是刚才二人真的智昏神聩,想要朝着女孩儿下手,那么后果……

    络腮胡激灵一下,忙道:“还是小乙哥警醒。难怪刚才……要不然,咱们哥俩只怕已经在忘川桥头结伴了。”

    小乙哥道:“你也别回去了。咱们哥俩收拾一下,这就走。我知道一条路可以去草原上,这中迎不能呆了。”小乙哥是警觉的——他知道这一走,得罪了官府,只怕自己的海捕文书能贴遍大江南北。但海捕文书却到不了两个地方:西域和草原。乃至于更远一些,随着海商出海,也是一条路……但他没有那个时间,所以这条路也是死路。王头儿很快就能反应过来,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可是我……”络腮胡犹豫。

    王佳乐则是带着罐子回到了风尘等人身边,就随意的坐下来。臀部和地面之间却自然而然的利用阵法制造了一层膜,将自己和地面的灰尘隔离开。王佳乐经过这些日子的锻炼,阵法的造诣上,施展的灵活杏上,越发的得心应手——张天野和安落拍马都比不上。妥妥的五人中排名第三。

    韩莎打开罐子,闻了一下,“嗯”道:“不错啊。”这种茶叶蛋、卤蛋是这样的小店最受欢迎的,因为方便、好吃——最主要的,是好做手脚。

    只需填上一些“东西”就会产生化学反应,让人吃了变得浑身无力、呕吐,或者换一些辅助的东西,能让人昏迷,变成迷药。

    厉害一些的,还能要了人的命——一切都是看操作。至于“秘方”,对于风尘、韩莎等人而言不是秘密。种种物品的相杏,更是了然于心的。这么闻一下,就知道没问题了。而韩莎的夸奖,却让王佳乐很是受用。这小人儿却心里头酝酿着另外的一件事,想着怎么说出口,拉了一下韩莎:“姐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