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断案

    负责勘验的,是专职犯事女子的婆子——都人高马大、粗手大脚,共来了三人。其中二人按住女子手、脚,一人掀衣、检查。周遭一圈布帘,遮住了好事者的视线,其中过程究竟如何,也只能是让人“想”去了。忽的,正检查了一半,内中传出“啊”的一声,又听婆子喊“按死了”——却是明白,是那女子醒了过来。婆子警告:“休要喧哗,这里乃是衙门,咆哮公堂,要治罪的……”又使一眼色,压着手脚的二妇便空余出一只手,将一个“笼头”给女子套了上去:

    前端是一根内凹的木杆儿,和人的大拇指一样粗,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麻,两端则是麻绳,将木杆儿横着塞进嘴里,麻绳则是在脑后结结实实的打结。

    女子用力挣扎,却只发出一阵“嘤”“嘤”的声音,身体扭动、挣扎,却挣脱不出这些业务娴熟的粗壮妇人之手——任人宰割一般的,被人将上下看了一个遍,检查了一个遍,身上各处也都捏过了……

    此时,衙门外的一群“吃瓜群众”却是兴奋不已……有一些过来人听了这声音,忍不住脑海中一阵旖旎,更接着就是难耐,被挑起了一些兴致。想着这么标致的一个人儿,同样的叫声,感觉却更加强烈,脑海中一阵白肉横陈,充天塞地;一些不曾见识的,去莫名的想到了杀猪时候,猪的叫,也是一般的兴奋。

    他们总归能“想”出各样的兴奋点——

    有人还在小声的臆测、打赌,里面究竟是怎么检验的,又在做什么。正说着话,那三个婆子就完事儿了。

    帘子一撤,便看到了里面被两个婆子押住,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蒙了厚厚的一层汗,被带了笼头的女侠。

    人群中有人煞有介事:“看让我猜准了吧?这女侠可是贞洁烈女,一醒来便不想着活了,又岂能让人玷污了自己?口枷都戴上了,显然是怕她自杀了……”一个头发花白,干干瘦瘦的老学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周围的大部分人都“嘘”了一声,一人说:“老穷酸,你又懂了?”这话自然是戏谑。又有人道:“你莫要难为老穷酸,他一辈子都是个光棍儿,怎么知道男女那些事儿?”

    老穷酸恼,指摘他们:“有辱斯文……不足与之伍!”

    人们一阵哄笑。

    明白的人笑,不明白的跟着笑——着老穷酸本就是一个笑话。

    “禀老爷……已验清了。王虎没有玷污这女子,她身上有些秽物,只是沾染在衣服上了。女子因有武功在身,可能因为练功原因,致使……破去了。另,此女腰腹、手脚有力,练过一些武艺。”

    “去了口枷,我来问一问……”

    县丞发令。

    便二人押着女子,一人解开了女子口中的口枷。只是一会儿工夫,女子的两侧嘴角就被勒出了两道红印,凹陷下去。

    县丞道:“我说旁的,怕你也无心来想,无心来答。本县也非不讲清理之人。你且听我问来,你上去要打王虎,却被王虎制住,可是事实?”女子听的却是委屈:“青天大老爷给小女做主啊……”青天大老爷听到了这一句话,整个人脸都黑了几分——果然,能好好说话的是个例,惊堂木一拍:“肃静!你且说是,不是……”

    “青天——”

    “掌嘴!”

    妇人得命,抡圆了粗大的巴掌,朝着女子的脸上就来了两下,嘴里的嚎戛然而止。女子原本漂亮的脸蛋儿迅速膨胀,好像发面馒头一样膨胀起来。县丞一个字一个字的放慢了语速,说:“听好了,我问,你答,不许胡搅蛮缠,不许哭天喊地。否则,就不是打巴掌了……”县丞的整个人心都是累的——实在是不能和这些人好好聊天,不一上来来一个下马威,会听话的少,会说话的更少。

    上来,不是一句惊天动地的“草民冤枉啊”带着戏曲腔调的哭号,就是答非所问的,让他自己说,翻来覆去说不到重点,弄的人脑壳疼——光是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全民普及教育是多么的重要——现在,只能够用暴力来解决一下问题。很好,女的安静了。县丞开始了问答游戏——

    问:“堂下女子姓甚名谁,何处人士?”

    “民女沈飞霞,河间人士,自幼跟随师父学艺,如今才下山不久。师父是五台山妙月庵的静心师太……”

    又问:“你可有武艺在身?”

    “民女有武艺在身,习的是五梅花拳。”

    “……”

    县丞心头感慨:“看,你说你这么老实多好,非要挨两个大嘴巴子才能学会怎么说话,怎么和人交流。”于是,便先停了这里,也不问王虎,反倒是问外面的人:“王虎在北关素来是有名号的,本身不通武艺,这一点本城知晓之人,皆可作证!”外面一群人自然不会昧着良心说王虎是武林高手,王虎那两下子,他们心里有数。只是确定:王虎只是自己举国一些石锁,并没有拜师学艺,也不通武功……

    有了这一证,这之前报案的“侵害”显然就不存在了——“沈飞霞,你要打王虎,王虎不通武功。王虎所有行为,乃为自保,虽招式粗鄙,上不得台面,但只是为保存自身……这一节,王虎无错,你可认?”

    这县丞话语之间,自有一番威严。细听了县丞一番断案,外面的人也是一阵淅淅索索,觉着有理:

    王虎似乎的确是有理的,但内心中有感觉这样似乎不对……沈飞霞自然也是不服的,只是才张口叫了一声“大人”,县丞便道:“你有何话说?”沈飞霞大声道:“民女不服!”

    “你有何不服?”

    “这王虎当街欺人,我是路见不平,才去帮忙的。而这王虎的招数更是下流无耻,非是正道所为。”

    “王虎是否当街欺人,这是另一节。咱们先说通这一节。王虎并非是坏你名节,也未要占你便宜,在你昏迷之后,也没有进一步侵犯于你,王虎的行为属于自保,这一点你可认同?”

    “……”

    “故,之前说报——王虎当街猥亵妇人,行苟且之事,事实不存。”

    “沈飞霞,你是怎么看到王虎欺负杂耍班的?”

    “……”

    一字一句,抽丝剥茧。县丞不几句话就弄清楚了其中的因果,这沈飞霞的“行侠仗义”不知自己脑补了多少的剧情,充斥着大量的主观臆测,以至于原本的事实都被她搅得支离破碎……王佳乐小嘴微张,惊讶的像是看奇葩:“这也行?”

    张天野嗤笑一声,说:“喂,小乐乐,你这是年纪小,见识的少。平常祂也很少让你玩儿电脑上网吧?”问完,才反应过来——基地里根本就没有电脑。而人家王佳乐的交际圈,那是货真价实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家里就有大禹涂山氏、子墨子、爱因斯坦、拉格朗日、高斯……出去了和女娲一族的小姐姐是好朋友。至于真正的吃瓜群众和水军、智障之类的,是压根儿就没见过……张天野收回了自己刚才的话,解释说:“这人啊,都很一厢情愿的。他以为对的,怎么想怎么合理。他以为不对的,怎么都不对。有一些人的逻辑更加感人——会用一件毫不相干的事,去分析另一件事。不讲事实,不讲道理,而传说中的网络暴力,网络暴民,就都是这么形成的……”

    “都有哪些?”王佳乐对案子本身不感兴趣,倒是张天野说的更有趣一些。张天野乐的炫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交流对象似乎小了那么一丢丢……

    张天野说:“就拿一个之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真相的案子来说吧。说是一个小女孩儿的父亲,杀死了小女孩儿的同桌。”

    “这个事情一出来呢,人们就言之凿凿的说这是校园暴力,是男孩儿欺负女孩儿了。女孩儿的父亲杀人,是极有道理的……而理由,说起来极其可笑——因为女孩儿是不会撒谎的!乐乐你说,女孩儿会不会撒谎?”

    “……”

    王佳乐不想回答,并给了张天野一个白眼。

    “当人主观的认定了一个结果之后,就会拼命的找证据去佐证自己的观点。当有人说小女孩儿也可能撒谎,杀人过分的时候,他们就会跳出来,发另外一个东西——是一次校园欺凌,几个孩子将一个孩子殴打致死。一个劲儿的问这个你怎么看这个你怎么看,一个个和傻逼一样……实际上,也的确是傻逼到家了,这两个案件本身无关,非要拿在一起说。而事实上,之后官方一直没有给出最后的调查结果。但网上却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而且,更加有一个强盗的逻辑: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女孩儿没有对自己的爸爸撒谎,爸爸相信女儿。那么人家的儿子也没有对爸爸撒谎,爸爸相信儿子,不可以么?对不起,不行!反正只能是我愿意相信的一方母慈子孝,另一方一定要是面目可憎的。双重标准,在同一件事上,用两种截然相反的标准,这对吗?这明显不对。”

    “难道不应该用事件本身来衡量吗?我们不能确定男孩、女孩谁在说谎,那就都不要相信,要么都相信。”

    张天野按一下王佳乐的头顶,说:“要是这样就好了。问题是他们不跟你讲道理。你真的这么说,他们会骂死你,然后在踩上几脚。凡是观点和他们不一致的,统统都是异端。他们自己都能打起来……”

    “……”

    王佳乐感觉:这些人的世界太可怕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