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经官

    生平的第一次,理智涅灭了,但王二愣子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更进一步,只是被一股源自背上的剧痛疼的醒过来,浑身却都已被一股燥热的汗水浸透,黏糊糊的难受,背上的刺痛,火辣辣的,被汗水一刺激,更是难受。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这样的消散了去,到处,尤其是下面的一处,衣服粘的难受。他有些拎不清的扭头,“啊”了一声,颇不明所以。只听的耳畔一阵嘈佑……

    声音中,或有熟悉的,莫不是“胤贼”“杀千刀的”之类的,浩浩汤汤的压了过来,周围一圈,却是杂耍班子的人,一人手里一根棍。他恍惚明白过来——自己背上的伤,应就是他们用杠子打的,所以才会这样疼。他瞪着眼,又“啊”了一声,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野兽,却又说不出来。

    周遭的“千夫所指”继续着,那女的还用棍子捅他,在他的背上,腿上用力的捅,嘴里一个劲儿的叫“放开”“胤贼”。

    又过了阵,便有衙役分开人将王二愣子用一根很长的木棍在肩膀上一架,手腕,肘部用绳子绑住了,驱着朝衙门去。王二愣子浑身疼,却有被捆的难以动弹,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长长的杠子左右摇晃。衙役不耐的就是一杠子,官差用的木棍又硬又结实,一下便将人打了一个踉跄,喝骂一句:“你个贱皮子,快点儿给老子走。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还要当街做那种事,你死不死的,耽搁我们哥们儿喝酒……”后面,则是跟着一群看热闹的闲人,一并拥挤着朝衙门过去:

    一来这是衙役们要他们一起去,做一个旁证;

    二来便是衙役们不让他们去,他们也要去的——当街强人女,这种事,可是千百年都难以遇到一回。

    此时的礼教大防,便是宋朝名士那种停车坐爱的野趣都不曾有了,什么小树林小花园之类的更不可能,你当街撒野,便算是大逆不道。这样的热闹,能不看?不能够,必须要去看,要不然错过了,真的会三天都吃不下饭的……至于那一位受害者——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了的,失去了用途的道具,反倒是没有几个人去关心了。个别的“八卦”者,则是想象着这个女子的下场:

    有说这样的贞洁侠女,那一定是会保全自己的名节的。一会儿醒来了定然要自杀以全名节。

    有的说,也可能会让王二愣子捡个便宜,语气中不免羡慕王二愣子的艳福。这女侠可是真正的美娇娘,有功夫在身,干活儿肯定也是一把好手……人美能干,这不就是任何一个时代的男人都期望的女人吗?

    有的嗤之以鼻——王二愣子命都到头儿了,还想什么美事儿呢?一个人说的煞有介事:“这种事,肯定要砍头的。”手刀比一下脖子,吓唬道:“砍头啊,你们见过没有?我去京城就见过一次,那么宽、那么长的刀,咔一下,脑袋就掉下去了。那血啊,哗的一下,杀猪见过吧?血喷的比杀猪时候,猪喷的血都高。一下子,那刽子手的脸就是一脸血——知道咋刽子手裹头巾呢?就是擦血用的……”

    又说:“不过,人家有经验的,老到。是不溅血的。会提前念一段咒语,咒语都是家传的,外人不知道。所以有些不专业,就要擦血……”

    “……”

    女侠还昏迷着,被人用了一扇门板抬着——衙役们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于是便征用了杂耍班子的两个壮小伙儿。

    一群人浩浩荡荡,风尘一行人则是跟在最后。没有人发现是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五人的身形,五人明明跟着他们,但对于他们而言,却已经“消失”了……施展这一种弱纠结的阵法的却是年纪最小的王佳乐——有些事,既然孩子会做,那便是要孩子多做一些的,终归是一种成长过程中最为宝贵的经验和财富。张天野问风尘:“过分了吧?”风尘却是无所谓的说道:“一因一果,一饮一啄……做错了事,便有代价。只是因为我的介入,才显得更加的公平一些,我若不介入,那么王二愣子便是受欺的一个!她不问是非,不分因由,便出来主持所谓的公道,就要承担主持这样公道的后果。剩下的,便交给他们的律法,已经和你我无关了……”

    张天野默然几秒钟,忽而出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让你介入,还真不是好事。原本王二愣子顶多是被人修理一顿,却不会死。但因为你,却可能要死人了……原本,这些人都会活蹦乱跳的,但现在,只怕……”

    正如张天野所说,没有风尘的介入,王二愣子打不过这个女侠,也没有机会做那种事;顶多王二愣子被打一顿,然后女侠、杂耍班子全部离开……现在不然,女侠很可能因为被侮辱了,为了自己的名节自杀,王二愣子也可能因此被判罚——严重的可能会被砍头。他感觉自己让风尘帮一把王二愣子,就是一种错误。风尘听的莞尔一笑,说:“没法子啊,你让我帮,我只能这样了……”

    安落问:“真会死吗?”

    韩莎戳破了风尘的气球,说:“不会,别听祂瞎说。咋呼人呢!”

    风尘:“……”

    “咣——”连杠子带胳膊,在进衙的时候正撞在了门框上,后面的人群发出一阵哄笑,王二愣子迟觉的转了一下身,侧进了衙门的院子里。另一边,几个衙役站好,有一个去叫了县丞过来,遂便升堂。背靠着“明镜高悬”,一声“威武”之后,断案便开始了……这玩意儿是大家伙儿喜闻乐见的。

    “堂下何人?所犯何事?”

    便有差役来报,将自己一行人听有人举报,说是王二愣子当街对一女子……然后,就将人押送过来,当事人也都一并带来了。至于是“做什么”却说的含糊,很隐蔽的给县丞做了一个手势,县丞“嗯”“啊”了一声,就问王二愣子:“王虎,适才衙役所言,可是事实?”

    王二愣子这时却一点儿都不楞,因为脑子里的神秘声音又来了——

    “启禀老爷,草民原本是去看杂耍的,他们说有真本事,很能打,后来人们就说我也很能打,想让我较量一下,赢了就请我喝酒。我想着这好,就问他们敢不敢跟我打?我说你们要是不跟我打,就说一声服气,打不过我,也就行了。他们不愿意,还看不起我,然后一个杂耍班子的人都打我,不过没打过。老爷,他们都拿枪扎我了,要不是我能躲,现在都已经是死人了。只是后来有来了一个女的,从大家伙儿头上飞进来了,说我光天化日的欺负人,还要打我,我见她厉害,知道自己打不过……”

    有了神秘声音的提醒,王二愣子说的很清楚——这样的人说话,县官是不会打断的。只有那种搅合不清楚的,县官才会直接说什么“你什么也别说,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因为是真的听不懂,说话跟浆糊一样,需要县官一点一点的问,将内容调理清楚——

    县官感觉这王二麻子挺让自己省脑子的。这样的犯罪嫌疑人可以给他来一沓……比起那种三句话下来就听的自己头疼的要好太多了……

    破天荒的,王二愣子不仅仅说了话,还说完了很长的一段话,将这一段事情发生的经过讲了一个事无巨细。

    “嗯,你且跪在一旁。”县丞点点头,然后拉上来杂耍班子的人,问:“王虎所言,可是事实?”

    “是……”班主看看身后的一大群人,吞了一口唾沫,认了。

    那么多人都是人证——他敢瞎说一句话,保准一顿板子教做人。这还是好的,他见过把人捆外面,用太阳暴晒的,那才叫惨。

    县丞慢条斯理,说道:“按照道理,你一个杂耍班子,应该会尽量避讳王虎这样的人,和气生财。那你为何不肯服软呢?”突然一拍惊堂木:“大胆刁民,从实招来!”这一下来的突然,就连旁观的人都心脏跟着一抽。那县丞的一双眼睛却始终落在班主身上,以及几个弟子的身上,注意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那一种眼神,就像是天空中追寻着猎物的鹰隼,犀利、吓人!

    这却是要通过突然的反差来让对方的心理防线瞬间出现失守、波动。以期待可以看出来一些什么……

    高明一些的,甚至于能瞬间窥看出一些对方粗陋的念头。

    这就是常言所谓的“心跳慢了半拍”。

    “半拍”之内,可以看出很多的东西,尤其是对于一些儒学精深,修养过人的人而言,虽然不是先天真人,却已经接近了那种程度,心念纯粹、强大,一眼看过去,常人都无法隐瞒自己的想法、念头,再加上这一诈……偏偏,这一个小县城内,坐堂的这一位县丞,就是一个儒学修为精湛之人。那班主或许有些城府,但几个弟子就不行了……县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先将之撇下。

    “带那女子上来!”

    “是!”

    女子被抬上来,县丞就说了一个字:

    “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