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杂耍卖艺

    什么“初到贵地,少了一些盘缠”不过是些场面话——毕竟打把势卖艺,也总要有一个缘由,最后的一句“若有不服”看似挑衅,实际上也是诈唬,就像是河豚鱼将自己的身体充满气,变成球一样,吓唬人——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人来挑衅、挑事,而这一句看似张狂,实际上却恰合了人杏——要论嘴炮,自然大把。但真上去搞事情的,却必须要掂量、掂量,看看自己的本事够不够。

    是故,反倒是这样的“狂”一下,才是最大概率的安全的。这一班人走江湖卖艺,最不缺的便是这种江湖经验。班主作揖后,一阵“咣咣咣”的锣声就荡开来,五男一女都是一身短打,五个男的更是脱掉了上衣,只是穿着裤子,一阵跟斗。围着场子正反空翻、斜着翻、倒立、下腰、劈叉、朝天蹬……简简单单的,便使场面热闹了起来。周遭的人也越来越多,风尘、韩莎、王佳乐、张天野、安落则是分开人流,进了最里面去看。风尘说:“我第一次看马戏,还是小时候。一村子的人都去看,可是热闹……不过蹦钹我不喜欢看,和小丑一样转来转去的,没意思……”

    祂说的“蹦钹”是一种北方流行的,古老的艺术形式,表演起来就和跳大神一般,表演的工具是一面鼓,一个钹,跳着一摇三晃,转圈圈……感觉就跟精神病一样。

    “这跟头翻得还行……”

    短短一会儿,人气聚来,班主兼顾主持,就正式的吩咐弟子开始表演。一名弟子就烧了一根火把,然后将火把贴了自己的皮肤上滚动,火焰燃烧,却不能伤害身体分毫。再喝了一罐油,张口一吸、一喷,便是一条长达两米的火龙,“嗖”的一下,窜起老高。如是再三,班主大声道:“老少爷们儿,觉着咋样?”

    “好!”

    一阵轰然叫好。

    班主将锣翻了个儿,走了一圈,便有人叮叮当当的投上几个大钱。走到风尘一行人这里,还特意停了一下,说了一句“捧个场”,张天野装作不知道他的意思,说:“捧了啊,不看我们站最前头?”

    班主脸上尴尬了片刻,就连场上刚才表演完的几个人都侧目过来,那年纪不大的女子更是目光不善……

    很楚留香的无奈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张天野吐槽道:“干嘛这么看我?吃他家大米了?才开个场就想要钱?”

    人群中一片嘘声,也不知道是嘘卖艺的,还是嘘张天野。表演继续,再是一个软功的表演,女子将自己折叠成了一个筛子一样的小方块,脊柱都弯的成了,然后被装进了一个木箱里。却暂且不放出来,反倒是开始了下一个节目:痛苦,但没有技术含量。是让一人将手从后面抓住一支枪,然后猛的一抡,使胳膊转到前面,肩膀脱臼——然后,再将胳膊恢复原位!

    被脱臼的人发出一声闷哼,显然不是什么童子功。接上之后,肩膀头子也都是红了一大片。

    但正因此,给钱的人却不少。

    人们就喜欢看这种痛苦的眼泪汪汪的玩意儿,自古如此。古时看表演艺人,现代看电视剧、新闻,似乎“感同身受”的感慨一句“老惨了”“太缺德了”之类的,却是心头舒畅,像是吃了一顿麻辣香锅一样,浑身的毛孔都是张开的。“噼里啪啦”的又是一波铜钱。再便是一个胸口碎大石的气功表演——说气功实际上有些过。其本质,应该就是“憋气”表演才对——

    表演的最大诀窍,第一在腰带,将腹部下方缠住一些,会增加气压,让肚子变得更硬;第二在心肺,闭住气一定不能漏,这是要从轻往重一点一点的训练的;其三在于石头——一定要是石板才行。

    平坦的放在躯干上,最好是能够覆盖胸腹——如果石板就一块儿板砖那么大,石头断不断不知道,反正一锤子下去,人肯定是活不了了。

    别问为什么!

    这最后一个关键在抡锤的……他要是不好好抡锤,给你震上几下,一口气泄了光是石板就能将人压的休克,再一锤子下去,人也就命没了。所以,抡锤的必须是值得信任的,下手必须也是一锤到底的才行。再好一点儿的表演,就是下面加钉板了——这个看似危险,但只要能够忍住疼,并且气足,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是连皮都破不了的。都不用特意练过的人,就是没练过的——献血的时候,你若将手用力攥住,整条胳膊硬邦邦的,用力咬牙屏住气,那么锋利的针头扎上去,也就是破个皮,然后啪的一下,就断掉了。很多看似神奇的东西,实际上在生活中很常见,只是多被人忽视罢了……

    “砰——”

    青石两段。

    再便是把式了,一个男子打了一趟拳,女子则是被从木箱子里放出来,大冬天的,其浑身上下竟然都被汗水浸透了。取了双刀之后,就和一男子来了一趟杂耍,这一趟套路的表演在风尘等人看来,那是花俏的不行。但围观的吃瓜群众不这么看:消息闭塞的他们还以为江湖人都是这么打的。

    又是一阵叫好声,铜钱噼里啪啦的落进铜锣之中。这一次则由那女子捧着收钱,许多原本不好意思给的,都给了。

    这时,又挤进来一个人,周遭的人倒是认识,就有人起哄:“王二愣子,你不是说你厉害吗?这班人你能比得过?”

    王二愣子梗着脖子,摇头晃脑。其人身材短小,但有一个大脑袋,就跟《三侠五义》中的房书安似的,吹嘘道:“这城里谁不知道我王虎的能耐?他们也就打把势还行,要是真动起手来,那什么胸口打石头,扎花枪的,都没用……嘿嘿,没用!”王二愣子本没有和这班卖艺的说话,只是和周遭的人说。但这话传进了卖艺的一班人耳中,却很是不忿。那女子也是泼辣,直接道:“这么说你很能打了?”

    王二愣子却不怵:“老子当然能打……怎么妞儿你想跟爷打架啊?嘿,这白天可不成,爷白天不打女人。”

    “嘘……”

    人群中又一阵哄笑,起哄的人更是欢快,说啊:“王二愣子还真是好汉,打女人都要晚上打,白天不打女人。”又有人说:“班主,你们不会是怕了吧?”“走一个……王虎,你要赢了,我给你十个大钱,请你喝酒。”

    王二愣子也是人来疯,走进了圈子,冲着大家抱拳,说:“请我喝酒可是你们说的。这样,我也不欺负你们卖艺的。这儿跟前儿,你们就说一句承认打不过我,我现在拍拍屁股立马就走,也省的不好看……”

    “别啊……你不喝酒了?”

    “少特么废话,老子不缺一顿酒。快着点儿,你们只要说打不过我,我立刻就走人。”

    班主道:“这位壮士,我们只是打把势卖艺的,初到贵地,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却绝口不说“打不过”。

    张天野很古怪的左右看看,胳膊碰了一下风尘,说:“这个剧情是不是有一点儿熟悉?”

    风尘问:“什么剧情?”

    “黑蝴蝶啊,你没看过?”张天野说完,就继续关注起来——黑蝴蝶里面,被活佛封了铁臂王的那位老惨了——被卖艺的班子的人群殴(虽然没打过),一个人单挑了一群,最后还跑出来的拉偏架的,硬说他欺负人,直接给揍了一顿。所以说: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生物啊,哪只眼睛看见是卖艺班子被欺负了?明明是卖艺班子欺负人,结果一群人打一个没打过……只是,张天野心想:“这种剧情,在这里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有英明神武的我在这里啊——如果冒出来一个傻缺来欺负王二愣子,睁眼说瞎话,我一定好好教她做人!”风尘表示:“没看过。”

    张天野就简单的将其中的陈佩斯饰演的铁臂王和卖艺班子之间的那一场戏给风尘讲了一下。

    风尘:“……”

    韩莎却忍俊不禁,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倒驴不倒架,死鸭子嘴硬吧?还要再加上一个屁股决定脑袋……”

    安落道:“是啊,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说一句服了,你是铁臂王就可以的事儿,费劲?明明打不过,还不认。你要是单挑完了不认也就算了,还不,是群殴,而且是拿着兵器打人家空手的,群殴没打过,还不认……要是我遇见了,估计能把他们打死,太气人了。这分明就是欺负人呢……”

    或者铁臂王的行为带着一点儿炫耀、挑衅的意思,但比武就有比武的规矩,擂台上有擂台上的规矩,胜负都在手上——

    输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可……不介,群殴输了都不认,还显得自己多委屈一样。这玩意儿就太恶心人了。而这里,王二愣子也上来了楞劲儿,今天要是被这玩意儿糊弄过去,他以后还怎么在大家伙儿面前混?不要面子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说:“别废话,要么认,要么打。你人也不认,打也不打,想怎么样?”

    班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