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北关城中

    灰扑扑的城外阡陌相通,大片、大片的农田因地制宜,将平地、和缓的山坡都占据了,又零零星星的,组成了一些村落,彼此约是隔着二三里的距离,当真是“鸡犬相闻”的,一个村的狗叫了,另一个村也一定听得见。甚至于夜半时,突然的一些动静,也可以听闻。“乐乐你看,这里的村,和我们熟知的一样,同样是隔着两三里左右,就是一个村子……这样的距离,以及村的规模,是由田地决定的。两里左右,是一个可以看顾的距离,不至于太远、不方便,照顾不过来,又不至于太近,无法满足需求。平均一个村,大概就是四个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一个大一些的村,有七个平方公里到九个平方公里……这样的大村,往往会发展成为乡镇,周围的小村落,都会来这里进行集市贸易!”韩莎指着下方的,大片、大片的正荒着的农田、村落,给王佳乐讲。

    王佳乐一个劲儿的点头——她本就是放羊的时候被风尘、韩莎捡来的,对于农村的情况自然也很清楚。

    小小的年纪,便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过。

    “规模——这是注定的。在交通不很便利,监控不很发达,种植手段趋于原始的情况下,规模就是那么大。人多了,地上的粮食就不够,地多了,人就照顾不过来。”韩莎指着下方的农田、村社,说:“如果,你是一位改革者,你需要考虑集村并屯的事情,将这些经济落后的地区的村落集中,你会怎么做?”

    张天野听的无语,问风尘:“这是问小孩子的题目?你不觉着过分了啊?这种问题一般都是我爸思考的,我都插不上嘴……”

    风尘道:“插不上嘴,那你就听着。”这个问题难不难?至少,如果增加一些外在的包袱,便是很难得,反之——没有复杂情况的干涉,这又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却不知道王佳乐会给出一种怎样的答案呢?

    王佳乐想了一会儿,便给出了答案:

    “首先,要将一部分人的主业从农业上剥离出去,搞好就业。人口规模减少之后,可以适当的鼓动田地租赁,并扶植原本的农业人口,改进农业的种植技术,然后将附近的村落进行统一的兼并……这个是可以通过鼓励和一部分补偿来实现的。人从穷的地方自动汇聚到富的地方,这是一种本能。”

    “其次,针对大家汇聚的地方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相关的配套体系,方便人们的生活。”

    “最后,就完成了……”

    “想法不错啊。不过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技术上必须有……而古代的城市也好,现代的城市也罢,因缘际会,无外如此。”韩莎对王佳乐的答案很满意,张天野和安落则是感觉到惊讶——一个孩子可以回答这样的问题,而且回答的还涉及到了根本,这样的眼光、见识,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难得了。张天野问:“这孩子怎么养的?我也想要一只!”为什么是“只”呢?因为足够的可爱哇……

    风尘道:“那你跟你媳妇多努力,加油——要不,你俩也领养一个啊。这想要孩子的法子多了,你随便挑。”

    张天野说:“我也没发现这么卡拉瓦伊的啊……”

    五人沿山路一路“缩地成寸”,走出了一节一节或长或短的直线,王佳乐则是小儿的兴致,活泼的很,时不时的还会走出一道或大或小的圆弧、S之类的,直接从路边的树干之间穿梭过去,再回到路上,时而如僵尸一样跳一下……又是不足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到了城门处。守着城门的,是穿着破棉袄,怀里抱着红缨枪,头上戴着毡帽的大头兵。见风尘一行人卓尔不凡,就直接让了进去。

    北关城内共分了东、西马道,有皮货市场、马市于南。北面住的靠左(西)的,是普通的市民,商贩,右侧(东)住的,则是城内的官员。还有寥寥的几家寺庙,也都在偏东一些的位置。

    城内最为热闹的一条街是南北走向的中街,分割了东西。一行人就在中街找了一家较为豪华的旅店住了进去,要了两间上房。

    房内也无甚陈设,只是白墙上挂了一些并不贵重的字画,还在床边放了桌,上面放了一盆花儿。

    打开窗户,刚好可以看到街上的景色。天色已是将晚,客栈里逐渐热闹起来,南来北往的商客们在这里打尖、住下,用各种各样的口音交流着消息。只是一会儿功夫,风尘等人就听到了许多种的方言——这些方言包括了西南在内,各有强调,但却可以很容易的交流,也不存在听不懂的情况。而这些人交流的信息,风尘他们却是听的津津有味。一边听,张天野还一边说:“没有恿语,不然还不跟他们争一下正统。”

    风尘的屋子里,五人俱在。桌上摆了一些吃的东西,众人也不要馒头之类的,直接就点了各种的菜上来。

    这时候的糙面馒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

    韩莎轻手的帮着风尘去掉了头上的帷帽,摘了面纱、头套、口罩,将风尘的黑乎乎的一片显了出来。自己也摘了,说:“你就当个笑话看呗……蒙古话、西藏话我们听着虽然听不懂,但发音和北方人说话的习惯是一样的。这蒙古话和西藏话也不是汉语对不对?只能说,彼此的腔调是一致的,韵是一致的,但针对于同一个意思的发音,肯定不一样——幸福吉祥,匝西的乐!”

    正如韩莎说的一样,藏语在发音的腔调、韵味上,和北方的汉语是一样的。所以她用土话的发音说“扎西德勒”很标准。

    反倒是为了字上面的美,“扎”这个字用错了,“德”也用错了。但如是用北方的方言来说,又却没错——因为“扎”这个字,在方言中没有“zh”,只是“z”。单纯的讲切酉,无异于是耍流氓。

    这本就是一个不值得去争论的问题。

    客栈内的宾客高谈阔论,交流着消息……一个客商说北方来的一个江湖客被下了大牢,最近的江湖也不太平,似乎有江湖人士想要截囚。这商客的言语,自然是向着商客的,说是那江湖客竟然去官府中告发杨家人走私刀兵给草原人,却不知道官府的人就是杨家的,这一下可惨了,直接被打了一个半死,弄了一个诬告的名头。语气中之幸灾乐祸,无以言表,周遭也是一片“活该”之声。

    “这武林中将要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啊……”张天野摇头晃脑,下面人说的这个故事如果抛开了立场,无疑就是:

    一个有着民族大义,拳拳爱国之心的江湖豪客在得知了以杨家人为首的走私势力里通外国,贩卖管制物品进入草原获取暴利,却陷百姓于危机之中。于是,大义凛然的回来向官府高发,却遭受了官商勾结的压迫,身陷囫囵。而后外部的江湖人士有心奔走,要把人弄出来的故事。

    这里面的杨家人和那官府无疑就是反派。但在商人们眼中,这个江湖豪客才是名副其实的反派。

    好人?坏人?

    安落问:“咱们凑不凑热闹?”

    “必须的啊……”

    听听这故事情节,分明就是“主线剧情”啊,不去凑凑热闹怎么行?

    之后,又有一个商人讲起了怪谈,传授自己的生意经。说是自己家里供奉了一个招财娃娃,特别的灵验,让自己一个穷小子成了富家翁之类的。又有人问这娃娃从哪儿领的,那商人就变得神秘兮兮,低声耳语。大约是说这个不能随便说,我冒险告诉你芸芸,然后告知了地址,让人自己去请……而这个商人自己却浑不知自己被东西寄居在身上,看似健康的身体,实际上却有随时病倒的趋势。

    这分明就是一种“出马仙”一样的东西。这个风尘、韩莎二人光是听他说话,就听了出来,何况冥冥中还有一些感觉呢?

    只是这种事情,和他们无关,所以也不怎么理会。只是听那天南海北的怪谈,诸如说是半夜遇见了赶尸人,有人敲门,问是不是需要“特殊服务”之类的,听的人却是分外的精神,一直到了深夜,一群人才是意犹未尽的睡觉了。风尘不需要睡觉,但韩莎却需要一个合格的抱枕,便抱着风尘睡了一夜,一点儿都不顾及祂的感受。王佳乐乖乖的自己谁,第二天很准时的醒来一个大早……

    醒来时,正是日出时。精确的时间把握,让风尘、韩莎都很满意,这无疑是心灵的境界把握,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有的。

    就在屋子里练了一下夭生功,听韩莎简单讲了一些东西,众人吃过了简单的炸豆腐后,就开始去街上逛……

    街上很热闹,牛马的声音络绎不绝,在牛马市上转了一圈,又去了皮货市场,街边随意买了一些小玩意儿随手的把玩。之后,就遇到了一个杂耍卖艺的班子画圈子,这班子的人不少,有六七个,班主拱手作罗圈儿揖,大声说道:“在下胡三柱,领着一班子人讨生活,初到贵地,少了些盘缠,故耍上几手,给老少爷们儿们开开眼。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若是有不服的,咱们也可以过两手试试,真金不怕火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