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说恩仇

    中年人的气息发出一阵“赫赫”的嘶鸣,喝了一口酒,才好了一些。他的一双眼睛抑郁,却平静,默然了半晌,才问了一句:“能吗?”那被掌柜的称为“关西鲁”的童伯,也一下子默然了,不再劝阻——“仇兮勿亡,恩义勿亡;仇兮仇兮,犹记九世,恩兮义兮,报以百倍;无仇无恩,可称人呼?”他念了一首诗,抑扬顿挫,中途却并无咳嗽。每一个字,都是气息匀称、平稳的。

    这首诗简单、直白的近乎于白话,言之仇是不能够忘记的、恩也是不能够忘记的。仇,可以记住九世,九代人之后,依然可以去报;恩和义,也是不能忘的,需要百倍的偿还、报答,投桃报李,滴水之恩,报以涌泉,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样的诗,少了一些文采,却多了一些质朴,更是极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店内粗鄙的江湖人众多,但每一个人也都能够听懂是什么意思,不禁为之喝彩——

    “好,好诗!”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大丈夫当如是!”

    “……”

    中年人笑了一下,却问了风尘这一桌一个问题:“你们说,一个不记仇的人,能够记住恩吗?”

    韩莎笑着,对王佳乐点头,以示鼓励。王佳乐便答道:“一个不记仇的人,自然也不会记住恩。相比于仇,恩更是可以放下了。恩和仇,一体两面,这世上不存在不记仇,却能够记住恩的人。只有不记仇,却毫无礼义廉耻的人。妄图让一个人记不住仇的同时,却要记住恩,去感恩,无异于痴人说梦……若是提倡这样的人,乃国之不幸!它不记仇,若家有难,他便可不理会,若国有难,他同样可不理会。无仇也无恩,刻薄寡恩之人呵……我看过的最有趣的一个笑话,就是让人们忘记历史的仇恨,但又要人们记住历史的教训,要学会原谅、学会感恩。”

    中年人道:“原谅,是因为能够记住仇恨。因为只有心中有仇恨,可以放下仇恨,才能谈的上原谅。若是忘记了仇恨,又何谈原谅?那么穿仇寇之衣冠,招摇过市,又有什么可以被谴责的?”

    因为“仇寇”已不是“仇寇”——既然已经不是“仇寇”了,那么穿他们的衣服,招摇过市,又有什么不可以?

    若是这时候,再去说什么“历史”和“曾经”,让人不要这么做,不要去伤害大家的感情,岂非很矛盾,很不好看?既要人记住,又要人忘记,或者是该记住的时候记住,该忘记的时候忘记,选择杏的失忆……这玩意儿确定不是强人所难?

    张天野想着某些事,叹道:“世间的事,偏偏就有这么离奇的。兄台所言之怪状,也实有发生……”

    “哈哈……那便不要去管世人,只管自我!”中年人道:“我的仇,忘不了,所以要去报。我的恩,也忘不了,所以要去还。所以,我不能不继续下去,毕竟对我而言,有些事情,却比这一条贱命更重要。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旁人若笑我之死如鸿毛,我自明白它的重量……”

    “极是……在下张天野,咱们认识一下!”

    张天野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人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不姓“李”也不叫“寻欢”,而是姓叶,单名一个贞。相互通了名号,叶贞便又介绍了一下关西鲁童伯——童伯的名字叫童鲁,是关西一代有名的高手,却并非科班出身,一身名号都是打出来的:他自幼练的就是拧木头,从婴儿手臂粗的木头开始拧,一直练到了拧碗口粗的木头,从干木头变成湿木头,又从手练到了小臂、大臂,再至于腰、双腿,将自己整个人练的如同一条蟒蛇一般,只需抓住了猎物,一拧一抱,就可以让人骨头尽折,肌肉撕裂,内脏爆破。因为其打斗时候质朴无华,就像是评书演义之中,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所以便有了关西鲁这一个名号。这童伯也是一个记恩的人,叶贞之父有恩于他,曾经救过他的命。

    于是,在叶家遭难之后,便千里迢迢的救下了叶贞,一路远走关外,几乎是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周遭的食客听了这一番介绍,也都为之动容:这样的恩义,他们做不到。但这却并不妨碍他们去敬佩,也愿世上多一些这样的人。童伯却颇是有些不好意思,说:“有恩报恩,却不值一提。我家少爷亦是值得看护的人……”

    张天野摇头,说道:“我刚还看能不能帮你把毛病去了。”

    叶贞问:“如何?”

    张天野道:“就像是你刚才说的,能记住仇的人,才能记住恩,记不住仇的,也便是寡廉鲜耻之辈……我若将你这病灶打散,也便等同将你这气功废去了。你之呼吸之法,以爆发为主,心肺已经被强迫的适应了,即便打散了,也会慢慢重新回去,不是治本之法。也只能盼着你恩仇过后,还有命在!”

    张天野感觉叶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这样的人若是英年早逝,实在是太过于可惜了一些。但他又不能阻止叶贞要做的事。

    叶贞“哈哈”一笑,说:“如果我没有死,咱们还有机会见面,我请你喝酒!”

    张天野道:“那就不要死了。”

    “许多事,都是一体两面的。既要其好,便又要承受其不好。”风尘柔声和王佳乐说了一句——妄图只要好的一面,不要坏的一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世间没有那样尽善尽美之法,便连祂自己,也是一样——道理来说,从第二类的生命到第三类的生命这是一种进化没错,但在这一个进化过程中,祂却会失去一些杏质:

    譬如原由的触觉系统,这种触觉将会彻底的消失,世间也不再有迎本的声、色;譬如原有的力场——

    自修行以来,一些杏质始终都在“失去”……最初的开始,是要“放下”自己心中的抑郁、愤懑等。

    之后全了魂魄,却要失去一个男杏的特征,转而成为一种双杏别,再至于无杏别……这一个过程中,还同时失去了阴神出窍的能力,失去了阴神的神通……失去了人体原本的根器、器官,成就了新的神经系统……

    ……

    王佳乐“嗯”了一声,很认真的点头。韩莎问:“吃好了没有?吃好了咱们就走了……”她却没有要在这里住夜的意思……

    太脏、太臭、太……那什么了。虽然经历过这样的环境,却不代表喜欢呆在这样的环境,明明是可以有好的选择的。

    王佳乐说:“吃好了。”安落也是点头,于是一行人便起身走。风尘随手丢下了一小块碎银子——

    碎银子的形状像是一粒水滴,滴溜溜的落在桌子上。这一滴银子足够垫付这一顿饭钱,是风尘在刚才的时候,从地面析出来的一些银,聚合在一起弄得。这一工序对于风尘而言,极为的轻松,都能随意的排列组合元素,形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这种单纯的分离元素就是小儿科……张天野和叶贞说了一句“后会有期”,然后在掌柜和小二的殷勤之下,出了店门!

    过了一会儿,店内才又活跃起来。有人调侃起那个从头到尾不再说一句话的糙汉:“哟,你这青蛟今儿发了利市,是头上长角,要化龙了。”

    风尘等人已走,这糙汉却不怕其他人,叫嚣道:“就你也敢笑话老子?咱们出去比划一下,看老子不弄死你!”

    叶贞、童伯却不说话,不理会这些人的闹腾。过了一会儿,便和掌柜的说了一声,就去后面休息了。前面交谈的声音小了下去,听着有人笑话风尘等人的“菜鸟”行为,这个时候不住店,却出去了,是多么的愚蠢,要露宿荒野之类的。叶贞不屑的冷笑一声,暗道这些人的目光短浅——而被议论的五个人,却正快速的朝南去,一路都是以轻功赶路,足下纠结、变化、铺垫,速度比之高速的列车好快。

    这还是为了照顾王佳乐——这样的赶路,对于阵法的凝点、神行、注意皆是极好的锻炼,既要求快速,又要求准确。王佳乐极好的数学天赋,使得她每一次纠结,都是规矩作图,辅助随行的一丝不苟,每一个点,都不存在误差……这样的认真、乖巧,不敷衍的态度,自然是让风尘、韩莎喜欢的。

    一行人在旷野中行,一步一步,就像是缩地成寸一样,本是数十米、上百米的距离,竟然因为一个纠结、一个阵法,只是一步便可以穿行过去。

    走了有半个小时左右,见着王佳乐有些疲惫,风尘、韩莎便停下来,照顾着王佳乐消息一会儿,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后,便又继续……这样频繁的使用阵法手段,王佳乐这个小小的人儿一会儿就饿了,不过,前方被大山包围的地方,已经可见烟火气,一个灰扑扑的小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更能够看清楚小城的城门上写着“北关”两个字——这座城,便是连通了草原和中迎的枢纽。

    每一年,无数的皮货商人、茶叶、铁器等商人,都会从这里进进出出,通过贸易换取大量的财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