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旅游团开团

    又去看了实验室、认识了研究天团的各大牛——现在却已不是原本的十多人的规模了,更添了不少天才人物,达到了三十余人。完了之后,三魂七魄、句芒、王佳乐就和青丘们玩儿到了一起,丝毫不见生。凑在一起各讲一些彼此经历的、新奇的见闻,又去外面耍,说了一会儿话,大家才发现,原来彼此都是“妖精”,关系却更见亲密了。箜云岚则是抱住了王佳乐,感慨一句:“原来就咱俩纯的!”

    王佳乐“咯咯”的笑,说道:“姐姐说了,一个人从后天到先天,实际上也就是成精了。既然是成精了,实际上都一样的……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成精之前不一样……云岚姐姐,反正你是掉进妖精窝了……”

    “我又不是唐僧,我怕什么?”箜云岚作怪的去捏王佳乐的脸蛋儿,说:“还都是一群女妖精,合该……哇哈哈。”

    她可是被称为“混世魔王”的女人呢!

    过一会儿,箜云岚又许诺:“等我有本事了,就带你去我家玩儿。嗯,给你封个大将军做做……厉害吧?再给你封一个教育部长,啧啧……整个地界儿都横着走,没人敢扎刺儿。谁要是不服气,直接打他。都不用自己动手的,直接勾勾小手指,你身边的卫兵就能把他揍的生活不能自理……”

    王佳乐不乐意道:“才不要呢,欺负人不好。我不欺负人。”满是童真的话,惹得箜云岚又是一阵笑。

    “我听说你数学很厉害啊少女……”箜云岚是很喜欢王佳乐这样的年纪的小孩子的,逗着玩儿了一会儿,便作死的开启了数学副本——然后她就后悔了:全程的听不懂!而且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给她说怎么证明维度上限,怎么推导出大衍金丹,以及大衍金丹中一些简单的运算规则……懵逼了一会儿,箜云岚忙喊“停”,厚着脸说:“乐乐,咱们重新开始一下,从头来,嗯,就从我问的时候开始。”

    王佳乐:“那好吧,姐姐你是没听懂吗?”就目前来说,基地之中能够听懂这些的不过十七个人,并且不包括三魂七魄和句芒——听不懂的人多了,王佳乐也知道原来这玩意儿理解起来,对不一样的人,接受程度是不一样的。

    箜云岚挣扎了一下:“我怎么可能听不懂?”怎么……可能?“反正,咱们重新开始一下……”

    王佳乐:“……”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啊,大姐!

    “我听说你数学很厉害啊少女?”箜云岚重新来了一遍,不过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

    王佳乐无语。

    心说:“我一般都不跟三魂七魄说这些的,都跟伽罗瓦老师他们讨论。是你要问我的好不好,我还以为你也是数学上很灵杏呢……”别看王佳乐年纪小,但在获得了大衍金丹之后,实际上却已经是基地中除了风尘、韩莎之外的“魂境第一人”了——对于大衍金丹的理解,全部都成为了她的资粮。她,是少有的,能够理解、推导大衍金丹的人之一,已是远远的超过了外界的那群数学家——本身的天赋,加上研究天团里面的数学大牛、物理大咖,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王佳乐、箜云岚二人的对话很自然的就传进了风尘、韩莎的耳朵里,二人正在父母那里,许久不见儿媳,风父、风母拉着韩莎的手问东问西,韩莎便讲了一路上的各种见闻,风尘则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风父、风母对于风尘身上的变化的接受度很高:

    不过是黑了而已……脱了头套就是乌漆墨黑的一片黑影,连厚度都没有。但也就是黑了,也更强了!

    仅此而已……

    夫妻二人则是另开了私聊,在生物芯片中交流。韩莎说:“乐乐是故意的吧?不过这妮子的天赋真好,大衍金丹不仅仅参与了,还能够理解。咱们下次出去带着乐乐吧,贴身教导比较好……”

    “离开了三魂七魄她们,跟着咱俩,会不会没人玩儿寂寞啊?毕竟还是孩子,天赋是天赋,过些年再带身边也一样!”

    “你懂什么?孩子乐意着呢……”

    ……

    商议了一下,感觉彼此说的都有一些道理,于是二人就做了一个决定:到时候问一问王佳乐的意见。

    张天野、安落二人吃了午饭后便回了张天野的父母那里,风莎燕则是和三魂七魄、青丘们在一起,商量着带她们出去玩儿的事情。风莎燕说:“青丘、云岚你们才来,我打算带你们到处去看一看,选一些代表杏的地方。你们有什么想要看的,都说一下……”风莎燕就是风尘——所以彼此之间,并不存在隔阂。只是“姐夫”变成了“姐姐”,稍微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

    青丘们叽叽喳喳的探讨了一阵,决定:听风莎燕的。

    三魂七魄们还想要去海上玩儿……游泳、冲浪、潜水、晒日光浴……

    到了箜云岚这里,箜云岚却想要去一些知名的大学看一看——于是,翌日起,风莎燕就带着自己的旅游团开团了。大家都穿了统一样式、统一颜色的衣服,都是保暖的灰蓝色的冷色调的,带着麻点的紧身裤,白色的毛茸茸的靴子,浅蓝色的长袖的厚连衣裙,白色的腰带,大概巴掌宽厚。头发都也扎成了扁圆的发髻盘在脑后,装饰了嫩黄色、绿色、白色相间的头花,一人一个毛茸茸的粉色护耳。

    再加上白色的口罩……出发!京城无疑是大学林立的地方,风莎燕带着一群人从华清一直到影视、传媒一路走、一路看,还旁听了几节课程……一群人统一服饰的旁听,让台上的老师一阵侧目,忍不住还问了几个问题。事实证明,风尘这一行人无论是三魂七魄还是青丘,那水平都是不差的……

    一晃便是一个星期,京城内外的、周边的学校,包括一些小学在内都逛了一个遍。箜云岚本人每天更是会写一些感想,整理在一起。

    “有什么感想?”韩莎问箜云岚。箜云岚皱着眉,说:“有一些颠倒,有一些……怎么说呢,学生们并没有那种如饥似渴,他们好像只是在完成一个任务。这让我感觉很不好。大学之地如此,中学、小学也如此——这不是一种学习的态度。我看到……”她琢磨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比喻——

    就像是一场长跑,一群人在开始的时候就拼尽全力,拿出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锋。跑不过半途,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无力继续。当有的人咬着牙快要到达终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用那么努力了,因为背后……已经空旷无人。超前的奔跑、煎熬,淘汰了许多人,他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过去终点。

    但……

    “如果,跑是一种人生,那么跑,是不会拥有终点的。我们的生命就是奔跑,不断的向前,那或许无意义,但跑的本身,就是一种意义——如果本身就不喜欢奔跑,那么奔跑就是有终点的,跑就是为了达到终点……但他过了终点,就不会继续跑下去——这样的人是我们需要的吗?不是!”

    “这就是我说的颠倒。学习刻苦没错,但为了什么学习刻苦,却很关键。我爸爸练习作画不刻苦吗?但我爸爸却乐在其中——但他们乐在其中吗?并不是!”

    “……”

    韩莎听的笑起来,嘴角的笑容荡漾开,说:“你知道,那些所谓的废寝忘食,在旁人看来无比枯燥的事情,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多么的难以割舍,多么的……令人欲罢不能。你看他们为了一些数学上的难题,可以几十年、一辈子的在那里重复枯燥的事情。但他们并不枯燥,对他们而言,就和对大多数人而言的打麻将、玩儿游戏是一样的。你玩儿游戏上瘾,他们玩儿数学、物理、化学也上瘾——这是人类天生的瘾头。只是,不合理的教育方式,会将这种瘾头磨灭……”

    箜云岚说道:“对啊,所以我感觉这很不对。学习,难道不应该是一件让人上瘾的事情吗?为何需要人去约束、督促,制定任务?我们的古人,为了学习,远赴千山万水,走遍大江南北,可以程门立雪——若是没有本身的爱好去推动,什么人可以做到这样?学海不苦,可偏偏有人要说学海无涯苦作舟!”

    “那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可为什么有人非要将之变成一件痛苦的事?又是头悬梁,又是锥刺股的?”

    “任何一个人,对于未知都是有兴趣的,只是这个兴趣的强弱有别。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好奇心——学习,是认识未知的一个过程,学习的本身,也是一个充实的过程。那么是什么让人厌恶?让人以为那是痛苦?”

    韩莎问:“那,是为什么呢?”

    箜云岚的回答干净利落:

    “不知道!”

    韩莎“噗嗤”一笑,说:“其实很简单,因为人生而自由,没有人喜欢被别人强迫着去做一些事。被强迫,便会有抵触,有抵触,便会厌恶……这就是主动、被动的区别。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四个字:培养主动。在于:一习惯的养成;二把控厌倦值,不把兴趣提前消耗,反倒是要把兴趣最大化的调动起来——就跟跑步一样,不能把人跑废了,而是要做有氧慢跑,等跑的习惯了,人们就喜欢跑了,一天不跑都不舒服。但老不跑,你突然要求他跑几千米,一下子就跑的头晕恶心,不仅仅不舒服,还会难受的厉害,谁愿意坚持下去?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